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2004-12-05
      梦境和死亡,对本质的揣测- -  -  [ ]

      我有时也会害怕死亡,但这种时候非常少。最近一次发生的时候,跟睡眠有关,是很疲劳之后实践睡眠的意图,因为精神很兴奋没有消退,神经不断的跳动,但是身体疲劳的要倒下,这时候会想到,一睡下去,就无法活过来了。对睡眠产生类似死亡的恐惧。因为这种时候感觉很清晰的,是在谋杀无法安宁的意志。
      思维的延续是很奇怪的事情,按说睡眠是可以看作死亡的,按理说每一份一秒人都是在死亡的,人活着是因为意识存在,但记忆是自我意识的墓地,所以每时每刻的存在都是暂时性的,随着之前意识的消失不断的死亡,思维的模糊延续才使人产生活着的感觉吧。
      ——————————————————————————
      格里高尔 说:
      ann是梦境画手没错,我当时也觉得她在这方面比我走得更远,才如此推崇她,梦境应该还是有相通的。
      这两天我又想到,梦境跟记忆也的确很相似,很多感觉是从记忆当中来的,
      而那种努力记录的感觉,跟努力回忆的感觉也很相似。
      都有一种吃力和徒劳,因为回不到记忆当中那一刻,再美好也无法重复,就象在现实中也无法进入梦境,感觉始终隔了一层。
      杨来 说:
      很好,这些描述都很好啊
      格里高尔 说:
      也许真的有很多平行的世界,只是跟现在的世界逻辑不同,所以在梦里我们的理解才会这样混乱,但实际上这些平行的世界是存在的。
      可能是我们活过很多次,每一次活过来的世界都有不同的世界逻辑。
      我们的梦境就是陷入到我们活过很多次的记忆里面去了。
      杨来 说:
      我觉得吧,人是感知的动物,但是一切感知都是不可被证实为真的,所有的世界和逻辑都不能自证。
      格里高尔 说:
      这一层是很有趣的,也触不到底。
      也可能一段世界的寿命和我们感知的时间一样,也就是只有我们活着的一生那么长,之后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用一套完全不同的逻辑。
      确实我们是活在虚无之中。
      杨来 说:
      我觉得可以更cool一些,一个世界的逻辑是一秒,我们的生命是无尽的。
      或者,一个世界的逻辑是无限小的,因此我们的生命是无尽的。
      格里高尔 说:
      根据火鸟的说法,人死了之后,就溶入了火鸟之中,成为所有存在过生命的一部分。
      也可以理解为人是一种信息的载体,活着的感觉来自信息,人死后信息就融进了庞大的宇宙信息之中。
      杨来 说:
      噢,日本人很喜欢这些聂,这跟中国的天人合一差不多吧。
      但是千万不要走上庸俗化的气功大师的道路亚。
      格里高尔 说:
      我感觉说到信息是有点,
      但我说的这个信息是数据化的,只是这个说法被气功用俗了。
      其实信息这个词的确是有点准确的,既然感知不可确定,有什么不是信息呢,本质就是信息。
      杨来 说:
      是吧,倒霉的地方但是在与你现在想到的有趣玩意儿已经在90年代初期被俗人用完了。
      格里高尔 说:
      我不这么想,我觉得这部分是没有止境的,
      就象死亡一样终极和先验,不可能用尽。
      杨来 说:
      死比梦伟大,
      性欲的能量很强,所以有很多这方面的艺术,死也是,不过为什么没人写吃呢,
      可能对人来说获得食物还是太容易了。
      格里高尔 说:
      我觉得死跟梦是一样的。
      杨来 说:
      死是单向的,伟大很多呀。
      格里高尔 说:
      梦也是单向的,
      死就好比你到达了一个地方,永远无法回来了,
      梦好比你到达了一个地方,始终蒙着眼睛,所以不知道来去的路。
      杨来 说:
      你怎知是这样?
      我认为还是不要描述和比喻。
      格里高尔 说:
      我的比喻是针对梦和死的。
      杨来 说:
      针对死比喻不好,我觉得,
      因为不知道死是怎么样啊。
      格里高尔 说:
      梦也同样阿,
      我的意思只是觉得死亡和梦境都很终极。
      杨来 说:
      嗯,是阿,
      所以我很喜欢伊藤长梦那个故事。
      格里高尔 说:
      假设死亡是信息的中断,其实梦境也同样是,当然这个只是假设。
      杨来 说:
      恩,全是假设
      因为一切也是不能证明的。
      格里高尔 说:
      正因为此可能性才不会被用尽,
      理论上有无限的余地。
      杨来 说:
      恩,西阿,
      不过,这些我很久就想了,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什么新东西来,也就算了,哈哈哈。
      我想到的是两个点,一是虚无,,就是我刚才说的,二是无限,人的感知和想法都是不受时间单位计量的。
      格里高尔 说:
      我觉得可以不断出新,不过我不晓得我有没实际做到过,还是我尚未做过这种努力。
      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关于瞬间转移,
      好象说这种是利用空间当中的虫眼什么的。
      不过是否也有一种方法是直接复制,就好比在一个地方消失解除掉人体,在另一个地方完全复员。
      如果这样,信息会不会复位。
      我想如果有这种技术,然后用人来做实验,进去被转移,实际上被消解掉的人,从另一个地方完好无损的出现。
      杨来 说:
      好像很早以前就有个电影叫苍蝇大约是这样的意思吧。
      倪匡应该也写过,这边删除一个,那边复制一个。

      格里高尔 说:
      不过其实这个问题等于说,意识能不能被复制,这个倒不是很新鲜。
      这个问题也相当于,有延续性是否意识的唯一衡量标准,如果复制的意识同样具有延续性,是否应该被视作原有的意识。
      这种删除法是否成立永远是不可证的,
      但是这个问题也相当于,人在空间的移动,每一秒钟肉体的死亡,直接导致了肉体的不断变化,意识却是具有延续性的。
      杨来 说:
      所以说人素无尽的嘛。
      格里高尔 说:
      那么这一秒的意识也同样不能被视作下一秒的意识,这个问题倒也不算新鲜。

      杨来 说:
      其实不必苛求新鲜拉,
      只要角度,观察和描述的方式不同,同一个问题也有新意思。
      格里高尔 说:
      所以中学的时候我想爱因斯坦多牛阿,它触及到了生命更深处的内核,比如时间和空间。
      而且你发现这种触及居然是可能的!
      杨来 说:

      格里高尔 说:
      我们无法想通的问题,为什么爱因斯坦可以在很物理的角度深入更多,接触更多呢。
      如果它是哲学,那么似乎就没有这种压迫感,但他竟然是物理学。
      就好比用一根铅笔触及到了灵魂,这怎么可能呢。
      当然这仍然是不严谨的比方。
      杨来 说:
      即使现在我们也不能企及他真正思考的范畴把。
      若干本质的问题,他已深入到我们无法企及的程度,噢赫赫
      所谓无法企及,我想大概是指,即便他亲自讲,或者直接灌输过来,也仍然不是可以了解得。
      格里高尔 说:
      总之想到有人可以触及到时间和空间的秘密,但同样生活在时间和空间当中的我们却不知道,有一种感觉就是爱因斯坦活到无限当中去了,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这个层次该是怎样的阿。
      杨来 说:
      上到高境界了,sigh
      巨大的乐趣把,呜呜,巨大。
      格里高尔 说:
      就好比如果面前有一个不存在的桌子,只有爱因斯坦看得到,那么它活着的意义确实高过了我们无数倍,
      但是它是怎么知道的,是通过精密的推算得出来的,是不是它也是通过一种循环的证明来验证一种存在的呢,
      那么并不是直接的,它复杂的演算证明了桌子的存在,但并不是看到的。
      杨来 说:
      我想开始肯定不是这样,
      开始一定时直觉哪里应该有个桌子,然后通过复杂的演算,果然。
      至少从我的经验,不可能直接演算一个看不见得坐姿。
      格里高尔 说:
      没办法了,我们凭想象是不可能知道的。
      杨来 说:
      不过我觉得我的猜测时对的,
      肯定是一开始觉得应该这样,然后去证明,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就去证明。
      格里高尔 说:
      但如果这样的话,假设哲学的定义暂不包括数学,数学岂不是比哲学伟大。

      杨来 说:
      数学是比哲学伟大阿,
      数学是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的基础吧,
      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
      格里高尔 说:
      又或者说爱因斯坦所做的,是为了让我们能都利用这个桌子,可以坐下来喝茶,而哲学,却没有这样的功利性?哲学教我们认识,我们仍然有机会达到,数学教我们应用,享受成果就行了?
      杨来 说:
      数学比哲学伟大的地方我觉得还在于,数学不为人的意志而转移。
      哲学上一些不为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地方,都有数学性。
      数学是方法。
      数学绝对不是纯粹的应用,应用是小技巧吧而已。
      把数学看成应用太肤浅了吧。
      我是这么想的,数学是人类描述物质世界的工具,当然这个物质世界还是从经验来的,不能肯定为真实,但如果首先假定为真的话,那么数学是真的,而且是绝对的。
      哲学是人类描述自己的意识和经验的工具,首先就有真伪之分。
      数学是一切的方法,不过现在却是最没有实利的。
      格里高尔 说:
      好像是谁写的:哲学家讲座,物理学家是居高临下的听,而物理学家见到数学家,却又得毕恭毕敬。
      看来我们应该学数学去,更接近生命的本质。
      (以上有删改)





      2004-12-03
      面目- -  -  [ ]

      >>>>> >> >






      2004-12-03
      私- -  -  [ ]

      >住在马桶里的人脸,每到冲厕时幸福的呐喊:> >>> >






      2004-12-02
      天生插图者- -  -  [ ]

      >我发现我天生是做插图的,我的画能给文字增色,反过来脱离了文字画也会变得黯淡。> >二宝:>> >李金:>> >以上选自最近帮朋友做的一组插图,十二张,其余的等成书之后再贴吧~~






      2004-12-01
      杨不及,飞行器,变形记- -  -  [ ]

      >这两天做稿子。来不及多说,略谈一二:> >昨天杨不及被天涯封杀了,理由是在他个人资料中那段著名的四操,管理员要求修改,杨不及拒绝了,于是被封,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再次印证了我所说的:它们恶毒势利的眼里容不下异端,如果你认为说出印证二字时我心里有些许快意,就错了,我觉得难过,因为这证明在大多数情况,都是庸俗取得了胜利。> >昨晚有一小段梦做的十分酣畅,是我回到了曾任职一年的游戏公司,不知怎得,就坐上了新研发的飞行器,在公司的隔板上方流畅的飞行,整个房间似乎变成了游戏世界的版图,下方变成了形态各异鸟瞰的城市,飞过窗边的时候,看到窗外与楼层平行的茂盛树冠。> >今天又有朋友特意打电话来说:看到了作家出版社的绘本变形记,这也难怪,我的变形记画本拖了一年多,已经成为全国上下众人皆知的秘密。结果倒是别人给先画出来了,每个看到的朋友无不特地知会我,谢谢大家。。。其实,当年我最先是人在北京时听安妮说的,也深感惊骇与惭愧,第二天就特地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跑去西单观摩,所幸结果不坏,这本变形记固然不错,但跟我的方向着意完全不同,所以我有信心做得更好,看我淡定的眼神你就知道了。






      2004-11-30
      大作家,法国影展- -  -  [ ]

      >今天因为删贴的事情跟某版主朋友理论,原因就是关于一再删除大作家贴子的问题,我坚持要他恢复,很久没这么激动过了,居然还说出了“我就是大作家,大作家就是我”的豪言,这里头固然有豁出自己来迫使朋友让步的动机,却也没料到自己对大作家的认同度居然这样高,其实从某个角度讲也并非不是,我们都一样有所坚持,一样的属于边缘人群,不同的是我比他健全(仅从社会的衡量角度讲),更善于保护自己,也就因此显得幸运些。我不知道大作家想要的,是靠自己愿做的事自食其力这么简单(却始终不得其法而入),还是做成自己的梦想这么伟大,我只知道这都不容易。> >在趋利避害,灵巧生活的人面前,大作家多么笨拙可笑,安于规则纳入正规的人不需要独自的灵魂,只要咧开嘴嘲笑跟自己不同却陷入窘境的人,附和跟自己不同却获得成功的人(心里或许仍旧保留着一触即发的排斥和仇视),却不知道一旦拥有内心的信仰和力量,成功就不再成为标准。归根结蒂,它们恶毒势利的眼里容不下异端。> >到了晚上跟朋友去看了法国影展,因为天气寒冷路程较远,原定的两部就看了一部:吸血鬼,就是那个法国跟张曼玉有过婚史的导演,而这部片子也是张曼玉主演的,过程中不断有人退场,有嘟囔着“这是艺术我们欣赏不了”的一对儿从我身边走过。开始我也有点犯困,看到3分之一处却已经被吸引住,这个片子的构图和运镜大约是不太讲究,内容平淡到我的朋友说:“这就是部dv,拍的就是生活,剪也不剪就拿来了。”我想这部片子最妙的地方在于对戏剧性的消解,一如片中片的导演所主张的,戏剧性都消失了,平易沉默的让人难忘,但这是生活吗?我觉得完全不是,它仍然是经过了精心提炼的,具有无庸置疑的表现力。> >回味几个我喜欢的片段细节:导演反复传达对张曼玉和某旧片导演的神秘迷恋;性感的皮衣情结;一次轻松的私人聚会,张曼玉试图融入人群的小小努力;导演私人生活的闹剧;一次意义含混的偷盗和一个群众演员的裸体;女演员笨拙的跑过屋脊;新来替换雷米翻拍旧片的导演,观摩旧片时困倦的睡着;转述中导演雷米开始安逸的疗养;5分钟或一整晚,张曼玉的拉拉女友在人群中孤独的high;雷米离职前留下顽童般的作品,传达了游戏般的虔诚和迷恋。――这是富有张力,耐人回味的结尾。> >全片有很多可以发展成桥段的线索,最终却都被消解了,我以为这是本片最有魅力的地方。若要概括为还原生活的无意义,这种主题当然已经不新鲜,但影片的生动气息显然甚于苍白的概念,丝毫没有做作,平淡间甚至拍出了少许诗意。> >注:这是一部讲述拍片的影片,有很多戏中戏,所以上文所说的导演都是指代片中演员扮演的导演角色,并非本片的导演奥利维。






      2004-11-28
      关于天气的梦境- -  -  [ ]

      睡眠质量不高,做了整晚的梦,起来还觉得有些疲乏,在梦里游玩太久了吧,不过所能记得的,只有一两个片段:

      我跟几个高中的同学站在一栋教学楼的前廊,周围的情景跨越了三个层次的记忆,教学楼的熟悉感觉既象高中又像大学,花坛则令我想起外公所住粮站的院落,那是我小学暑假常去玩耍的地方。此时天光明亮,似乎是下了许久的雨刚停,楼前竟然淹成了大半个人深的水池,同学纷纷连衣跳入水中嬉戏,好朋友招呼我下水,我在下水的酣畅与湿衣的烦恼间小有踌躇,最终还是婉拒,独自沿着廊子向前走去。

      我看到雨水蓄成的奇妙水池,水质清澈,可以看到底部五彩斑驳的石板,以及各种微出水面的怪石,其间有鱼游动。远远看见两个大学同学正在水池中央下棋,凝神屏气,半身都浸泡在水里。

      这个梦的后半部分记不真切了,可能有天气瞬息万变的奇景,只还记得梦中的一点感想:天气这么冷,水都该结冰了,下棋的同学也该已经上岸了吧。这段梦境大约是十分精彩,以至我竟然在梦中假醒了,假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记录梦境,掐断电话杜绝一切打扰,还刻意保持了半梦半醒的状态,就着昏暗的天光坐在桌前边记边忆,写下来满满几页,心中大感安慰,却又开始担心究竟有未真的记下来,莫非仍然在梦中,如此患得患失若干次,挣扎着记忆数回,最后醒来才知道原来都是梦中的演绎,亏我在梦里这样努力,最终也就只记着了个开头。






      2004-11-28
      偶像的稀粥- -  -  [ ]

      >大作家继震耳发聩的觉醒吧道德之后的又一记力作强音,>作词作曲并亲自演唱的第一首歌:我请你喝稀粥。>http://www.dzjzb.com/200411262.htm> >对偶像寥表敬意:>






      2004-11-27
      观影的架势- -  -  [ ]

      >今天我写写观影,这个词儿听起来有点假模假式,但若是给博客上的自言自语分类,很多人都愿意给电影留一个位置,无论是观影,看碟,高级一点的还有影评,碟话。总之是一种看了不白看的定位,这定位不够娱乐,架势挺累人的。但看完了有话要说,也没什么不对。> >谁说了,买碟看碟是为了收集时光。我是这样理解的:每看一张碟,你生命中有两个小时就沉积下来,如果能带给你一些感动,相应的你就会记住这个特定时期的一些情境,这两个小时,在未来就成了一张夹在时光里的书签,可以帮助你翻到记忆的那页。但仅从这个角度讲,可以没有电影,不能没有书。电影之不同,还在于它的造梦更彻底吧。> >我谈论过自己的极简主义,居然这还是长时间以来,我几乎不看电影的主因,因为我没发现自己有看电影的“必要”,这是极简主义导致的懒惰和保守。说到这里我很遗憾自己把看电影当作了一种“必要”,很多以此为娱乐的人们应该鄙视我的做作,不过昆德拉解放了我,他说,人活着就是媚俗。这应该成为我们做一切事情的座右铭。> >我的心理是这样的:因为家里还有很多书以及画册要消化,我无意接触电影这样一个全新类别,它会给我的精神造成额外的负担。此外一个人看碟其实是很孤独的体验,我觉得甚至需要胆量和心情。它跟电视不同,看电视的时候你能清楚的知道有成千上万人和你同在,节目愚蠢,但很有安全感。这种感觉放大了就有点类似印象深刻的某年元宵节,我曾在夫子庙的人山人海中挤来挤去,感到自己既清晰的保有自我,又不用担心被人群抛弃(这之后的第二年我打算重温这种感受时,元宵节却因为某伟人的逝世取消了――题外话)。总之看电视就是这样,可以同时享受温暖和保持超然,希望这种说法不会很怪。> >回到不看电影的话题,但我同时也在等待一个契机,我知道这个契机迟早会到来,正如上一年我突发对现代绘画的强烈兴趣。于是今年的5月,因为想丰富躺在床上的娱乐方式,买了dvd机,随后又因为需要做跟电影有关的四格漫画,想找一些商业片来发掘素材,于是开始零零星星的买碟看碟,并在随后的几个月到达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活着大致是这样吧,体验,然后寻找体验的共鸣。阅读(他人的)体验:观影,看书,都不外如是。表达(自己的)体验:涂鸦,写博,都是其中的一部分。说到这儿我打算直接收尾了,本来是要谈今天所看的电影,结果扯了这些。就这么结尾文气大约是不通顺,不过这是写博,我要解放自己:)> 






      2004-11-27
      奇闻- -  -  [ ]

      >昨晚刷牙的时候,拉伤了背部肌肉,也是奇闻一件呐。> >






      2004-11-26
      废话的墓志铭- -  -  [ ]

      我真服了这个鸟地方,才博四天就当了三次,难得新官上任,愣不让我纵火。今天的好些废话又被等待消磨掉了,但我会记得它们曾经存在,是以立碑纪念。ps:最近嘴吧上火了,我发现我嘴巴一上火,就特想吃一些会加剧上火的垃圾食品,可能是愈堕落愈快乐吧。






      2004-11-25
      马- -  -  [ ]

      >昨晚睡不着画的:






      2004-11-24
      博姬会,极简主义- -  -  [ ]

      我的link上添加了一些开博的朋友,他们有的写作有的画画,所以就被我分成了博姬会和图录所两类,我挺喜欢博姬会这个名字,显得有趣而不失品位,我也喜欢美作这个称呼,它的全称是美女作家,同理美思就是美女思想家,我觉得这简洁明了,也符合我对秩序的爱好,传达了一种数列式的美感,每次登录自己的主页我都会拖到收藏夹多看几眼,因为那里让我深感满意。

      我不打算考究美作的严格定义,网络把美女和作家都平民化了(原本两者都是稀缺的),只要打字熟练就可以称为作家,取个妩媚点的id就可以称作美女。可能是使用率太高消解了意义,几年前美作还是个不太友好暗含机锋的提法呢。我的有些朋友不太喜欢,有的甚至反对,但我还是厚着脸皮用了,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称呼里面包含一点调侃,更多的却是亲切,还温和的迎合了大众审美。当然我的朋友都是货真价实的美女,以及童叟无欺的作家。

      对于设计我的趣味是秩序和极简,不只是收藏夹的分类,也体现在对模版的选择上,中国博客的模版我就无法忍受,尤其是那些庸俗不堪的图片,小气的窗口,不知所谓的颜色搭配。我曾尝试在博客bus上建博,使用一种名为简单酷的版式,功能和样式都简洁到位了,但背景却有一大朵丑陋的菊花,我尝试了一下午也没能把它去掉。相较而言动力就好多了,模版设计大多干净利落,所以我最后选择这里,虽然网站不太稳定,世事总难是完美的。

      关于极简主义,可能也正是这种态度导致了我的设计感始终未入门,这包括了我的本专业建筑设计,虽然已不做好多年,因为我对元素有意义方面的苛求,这在设计上就过于理性了,其实你做一堆花里胡哨的东西上去,感觉总有对头的地方,这种设计感的进步就应该体现在不断的磨合到位和有效的扬弃上,而我从开始就严苛意义和秩序,追求简化,固然有这方面的大师密斯说:less is more,但我在成为大师的道路上,这种极简倾向令我完全不得其门而入。应该说这是一件很古怪的事,因为每个人看上去都入门了,我却被挡在了门外。

      这同样体现在对绘画的学习上,我们的专业有一个学期的色彩课(按说这是不对的,建筑应该对绘画的要求更专业),我没有完整的完成过一幅画,看到很多同学大胆的使用互补色作画,我会忍不住问,你真的看到这里有紫色了吗,实际上是有的,不过这需要一些观察的经验和对颜色更深的理解,然而我是那种需要想通理由清楚感受再去做的人,所以很难跟别的同学一样,先全盘接受再慢慢体会。我对学习需要的切入点跟其它人不同,这不是说我比其它人高明,而恰恰表明我是一个学习和适应能力极差的笨蛋。






      2004-11-24
      梦见坡  -  [ ]

      刚开博就遇到网站故障,挺挫伤积极性的,泱泱万言忍到这会儿就先对付个一两百字吧。

      何以叫梦见坡,是临时想到的,因为这个博,主题之一是用图文记录我的梦境,所以起名儿得跟梦有些关系,然后到嘴边的恰好是梦见坡,如果没记错,这是当年天堂鸟汉化推出的一款色情游戏,在游戏种类尚且贫瘠的年代还是很有名的。单看这个名字颇有些诗意(第二个字是读jian还是xian呢?),不过也不排除以后换掉的可能。

      梦境乃是我觉得活着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其终极程度不亚于死亡,我经常跟人表达这么一观点,就是比方说吧,我画画,自然也看到很多大师的作品,有时候上来看到太好的东西,难免会让人泄气,相信大家都有过这体会:眼前有景道不得。不过有梦就不一样了,大师的作品虽好,我却曾在自己的梦中看过比它更好的,可能那一种妙处是要梦中才能体会的,然而货真价实的感觉却一言难尽。甚至创作是否只要最大限度的模仿和还原梦境,就可以到达终点呢?所以说梦是很终极的东西。

      有了文字,终于象个博了,这大概是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谁让我认识好些美作呢:)






      2004-11-22
      黑白性事- -  -  [ ]

      >> >> >> >






      2004-11-22
      开博谈- -  -  [ ]

      >博了> >>






       

      Page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