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2006-12-21
      关于狗吧的梦境  -  [ ]

      我和h在夜晚前往一个类似酒吧的娱乐场所,牌匾上的店名只留下依稀的印象。我们商定不能太晚回,因为想要保证3点之前的睡眠。

      屋内有超出预想的大空间,进门的两侧是半人高木板的隔间,有些象马厩。里面匐着一些巨大的犬类,原来这里是一处宠物吧,即付费与宠物玩耍。我走到柜台发现营业时间自12点半才开始,因此还没有别的客人提前光顾。

      我看到这些犬类大多雄健凶猛,卧着也有人高,询问是否危险,店员一再强调不曾发生伤人事件,于是我购买了两张两小时的宠物券(似乎就是两个一元硬币加一些碎角子)。打算在这儿待到午夜2点半。

      h很快选择了一只白色的大狗玩耍起来,我则胆怯犹豫。店员把我带到一只金毛犬的栏前,我看到它动作敏捷,体型和样貌接近成年狮子,更生惧意。店员一再解释,我手中的硬币(宠物券)上涂了可以让猛兽镇定的药剂,大约功效是两小时,此外的一些碎角子亦作此用,只是药效更短,是续费或者结账时应急用的散币。原来栏里这些巨型猛犬神态安详,都是药物控制,于是我更不安,决定另行挑选。

      店员跟着我四处寻看,走到和门左侧兽栏背向的纵排,又向我推荐一款称作人形犬的,我往隔间看,却只是一个身量较小,相貌老实的普通男人而已,未免无趣。这时已经逛了半天,一来已经过了午夜,费用开始计时,再不确定也担心店员不耐烦,于是我在右手边随便点了一个,算是撞运气。店员牵出来也是人形犬,竟然长得和我高中好友j一模一样。虽然感觉怪异,却因熟悉而心安,复又有些别扭。

      此时人形犬开始变化,我看着高中好友逐渐变成了一只过半人高的黑狗,这下牵在手里不别扭了,却又有隐隐的畏惧,毕竟还是野兽。店员叮嘱几句就离开了。

      本来应该和黑狗玩耍,突然一阵困倦袭来,不知觉我就倒在地上睡了过去,睁眼已经是天亮。h大概也在不远处熟睡,我们都没及时醒来。我保持了睡姿不敢起身,猛犬也许就在周围,宠物券的2小时药效早就过了,万一兽性大发。。。这时我缓缓伸手进衣袋,摸到那几枚应急的散币还在,感到一丝宽慰。






      2006-12-16
      恐惧的若干问题  -  [ ]

      >>SC<<命题的文案:

      恐惧是什么(你觉得),你遇到过恐惧吗,你和别人有同样的恐惧吗,你曾观察到不同的恐惧吗,你愿意分享恐惧吗,

      恐惧更需要了解还是感受,分析还是表现,消化还是传播,

      恐惧何时发生,发生在何种情况下,你怎样看待恐惧,怎样面对恐惧,什么是恐惧的反面,

      恐惧会自动生长,还是自动消失,恐惧会因某种介入而改变吗,恐惧会因某种介入而滋生吗,

      恐惧是否可以吃,恐惧是否可以用,恐惧能飞吗,恐惧有五官吗,恐惧怕光吗,你想过利用恐惧做点什么吗,你曾被恐惧驱使去做了什么吗,

      恐惧是物体还是事件,或是人,还是某种情绪,或是某个角度,恐惧会传染吗,恐惧能预防吗,谁携带恐惧而来,

      描述恐惧让你害怕吗,讲述恐惧会笑场吗,恐惧能带来喜悦吗,恐惧会带来悲伤吗,恐惧令你后悔吗,

      恐惧总是瞬间发生的,还是持续一个阶段的,或者是如影随形长期困扰的,要么是定时反复的,

      如果你必须拥有一个恐惧,你希望它在过去,未来,还是现在,你希望它存于记忆,还是想像,或是锁在用不着的柜子里,

      恐怖,畏惧,焦虑,害怕,惊骇,吓一跳,糗大了,滑稽,荒诞,难过,伤心,悲痛,绝望,空虚,麻木,尴尬,无知,健忘,自卑,安静,寂寞,黑暗,荒凉,虫豸,明媚,耀眼,暴力,淫乱,贪婪,圣洁,高尚,

      这些词和恐惧有怎样的关系,可以用它们来诠释恐惧吗?






      2006-12-13
      敏感  -  [ ]

      还要看手法。用指甲划过后背,和往穴位上呵气一样管用;用手做不到的还可以用舌头;性器官尽管留到最后;冬天亲吻冰凉的小手可以达到很高的催情指数;如果对方很饥渴,那更是草木皆兵。(----颜峻《敏感》)






      2006-11-29
      无谓的愤怒  -  [ ]

      今天早上(其实是下午)起来,看了一些八卦和新闻。

      开始是这一则:孙俪经纪人回应资助事件,因报道倾向性过于明显,究其源头,寻着了:为什么善良的种子结下的都是变异的果实。心中又被一股无谓的愤怒填满。于是首先,出于某种迫切感,我给一场风暴中的当事人写了封简短的信:

      “你好,张海清,我支持你,贫穷不是你的错,不管你家境是否贫穷,你都有权力做自己想做的事,做学生干部,或者像许多正常的年轻人一样喜欢价高而不那么实用的东西,或者交女朋友在约会的时候花钱,当然也有权拒绝资助者的教诲,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好像人们都认为,一旦贫穷了,或者受人捐助了,就只能保持生存的最底线,一点奢侈的愿望都不能有了,却不知道对哪怕是不量力而行的微小欲望的念想,也是人生来就有的权力。我们一生出来都是一无所有,只是父母和家庭所能给予的不同,每个人都是负着债在这个世界长成的,每个人都只有在有能力施予别人的时候,才能真正谈论感恩,你的理解是对的,放低自尊的表面作态并不可取。在这一点上,来自旁观者的任何道德优越感都是不当的。希望你卸下包袱,不要被无谓的口水淹没,成为喜欢和认同自己的人。”

      实际以上信文并不是我完全的观点,需要补充和理顺。一方面是关于捐助,我不知道一个人来到世界,自由的生活,其使命是不是成就一段佳话。我觉得人们对受捐助者的期待往往如此。搭好了一个布景虚假的巨大舞台,潜在的剧本写好了。观众们茶余饭后过来看两眼,要是演员悟性高,洞悉了那份不存在,但有德可依的剧本,就能令他们满意但若有所失,而多数时候,这套东西他们总能千方百计的暗示和硬塞到你脑子里。有些受捐人悟性不高,在聚光灯下还想忤逆他们的意思,意识不到那份受到捐助即失去灵魂的契约,还敢追求点个人价值或者个人无价值,无疑是一针鸡血,傻叉们都刺激起来了,道德的大棒一早就提在手中。

      一个受捐助人应该怎样表演自己的感恩,除了大张旗鼓的出卖自尊,或者保持着一种近乎卖弄的朴实天真,大概别无它法。正如人们曾经对农民的煽情期待就是跪地感激,一张风霜布满的老脸上涕泪横流。或者步履滑稽形容可笑的,从里屋当宝一样捧出碗不值钱的棒子面。这时候人们就感叹了,多么有感恩之心,仿佛人就该为了这姿态活着。前段时间好像死去了一个叫什么的有点文采有点影响的孩子,我没详细了解他,但我想,当他成为了某个受关注的弱势群体代表,从此该怎么区别演员和路人,布景与真实,就是个问题了吧。他该怎样艰难的证伪,弄清这个世界欺骗自己的巨大屏障。

      哦我想起来了他叫子尤。虽然他现在高尚无瑕的死去了,但我不知道是否他本人的意愿或选择。他的父母会否同意在他去世前为他安排一个妓女(假设他有此愿望)。虽然人性不等于性,而且性也不一定通往快乐。但我总觉得,只有人性中那些最被卑视却不会伤害到他人的欲望被尊重,才是基础。

      回到主题,另一方面我体会到的是对围观人群指戳和谩骂的愤怒。多卑鄙的人这一刻脸上都镀了金,多空虚的人这一刻都有了魂,所以我知道他们是乐于参与的。又想起前几年在西祠的某讨论版,一场针对大作家张斌的风暴,每个人都在指责他成年了还在用母亲的钱,争相鄙视他不能够尽到赡养的义务。这些蝇蝇苟苟,丑陋势利,活了一辈子也等于无的人,只能在这点对异己的道德优越上建立存在感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任务极其艰巨。






      2006-11-19
      鹤止步,图解  -  [ ]

      虹影的一部自选集《我们时代的爱情》,约年尾或明年初出版,只8幅插画,却做了很久。这是其中一篇《鹤止步》,画不算合意,构思却最为曲折有趣。

      《鹤止步》是启发自古代笔记小说的同志小说:明王同轨《耳谈》中二子同性狎玩,其中一人误殴一美男子致死,男子代坐死罪,初期友人常为探望馈食,后忽不继,遂怀愤在心,举发友人,友人受刑死,自己亦触木身亡的故事。虹影的新写框架不变,细节则肆意横流,时代背景置换成充斥了军统特工间谍暗杀的旧上海,仍然是两个男子间的爱情和生死。

      插画的最初我想还原它的古趣,于是画中人物是古装的兵与囚,取意笔记小说,情节却取自虹影的新写。最后一幕是虹影的演绎和古文出入最多的地方,相通之处同是一人自杀,区别在古文中自杀(触木)纯为殉情,《鹤止步》中男子自杀(饮弹)的情谊却更为戏剧,可说是抱了以命换命的决心,也可说是以死剖白心意,主动担下行刑的责,却举枪自尽引发混乱,纵了爱人一条似有还无的生路。

      兵是那个最后舍身的男子,令我想到霸王别姬(因电影和小说,作为同志的隐喻),他既是血性刚猛的霸王之躯,同时又是虞姬怀有自尽成全的柔情,因此我画一个以半跪女性姿态自刎的霸王,左臂更换成了一截水袖。囚笼中的男子,我最先想到的是京剧里那种甩辫,带些绝望,自我和表演性质,后来用了劈腿,同样是舞台感的奋力姿势。这人物在囚笼中,尚有不甘于运的生命力,即是我对他的理解。

      读《鹤止步》的时候,我始终在揣度题目的含义,这个意向直到小说的最后才出现,在江堤执刑,男子自尽后用余力将枪掷向爱人,他愕然间本能伸手接住,那男子于是倒地:“ 最后一眼看见的是从湖心里腾起的鹤。鹤欲飞,升起的腿却突然静止不动。”插画中两个男子各持一剑,其实有时态的先后之分,即是原作中自刎后抛出,复被接住的手枪。而这之间的抛物线,我就用了鹤欲飞的身影来表示。

      那么所谓鹤止步,是否可以理解为死亡的瞬间,万物变成静桢,凝结在一刻。由这个视角终了小说,或者可以感受到虹影在这个舍身男子身上倾注的爱情(当然是作家对人物的)。

      最后一段的意向,堤岸火光枪响,鹤欲飞而止步,人物的生死命运,构成瞬间的暧昧美感。在同一方向上文字已经达到的力度和微妙,为插画不能及,因此插画仍然要制造间离感,曲折暗合,在别处。这张图在画面上有很多不合意,造型参考京剧台照,缺了些到位的融合。构思则可以一记,文字由古意启发而来,画面将这个故事再放回到古代去,同与不同,由理解生出疏离的趣味,是我觉得可取的用意。






      2006-11-07
      火车经过的房间  -  [ ]

       






      2006-11-01
      关于人民和大众在审美中作用的存疑  -  [ ]

      因字数限制,无法发表在回复里,对well的作答。

      相关讨论见:>>赵丽华<<

      to well:我之前打算详细回复你,我认为你每句话都(蠢到)独当一面,而且是最容易混淆的那种愚蠢,但是我这段时间太匆忙,写了一些,始终没有精力理清了发上来:

      首先,你在我这里没有表现出独立的价值(当然,有借澄清普遍的谬误谎言,整理自己思路的价值),那么我需要细致到筛出你细微的个性吗,这是你需要面对自己的部分,我并不是审判你的上帝(每个人都要面对属于自己的审判)。

      比方你搬弄完自己那点捉襟见肘的常识,下一句就得出赵丽华文学上没有价值,这个思路就完全是跳跃的,你这么一个非文盲,能对多少东西耳熟能详呢,你是对自己同类的见解耳熟能详罢了。

      你说:“近年来几部大片在艺术和商业上同时失败”,这还不足以暴露你等同于类的面目,还要来我这儿伪装独立思考者吗,你们急于终审的嘴脸,毫无二致。艺术上失败居然你们说了算,商业上失败居然还是你们说了算。

      我认为你们个个一样,却又个个自以为不同,是为了获取可以代表同类的底气。你们把自己装扮的好像独立思考,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更好的代表多数人,轻松冒领以数量取胜的荣耀。如果你真是一个独立思考者,首先就要拒绝这种底气和荣耀。

      其次,来看看为什么会有国王,我不知道在审美趣味上抱团,打翻一个比你们庞大得多的东西。能带给你们如此大的快乐。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国王,这样的等级是如何虚拟出来的,这是你们需要自问的,比如,你为什么替我说:大诗人。而我不曾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只欣赏我认为好的,批评我不满的(虽然我的心态也未必能时时端正)。

      对我来说,陈凯歌,赵丽华,我或许会喜欢,或许会赞叹,也或者会不以为然,我对在我感兴趣和可以欣赏领域的先行者保持尊重,却不曾虚拟出国王的土偶,如果他们是国王,那也是统域了自己的国王。世俗的荣耀从来不是公正分配的,以质疑之名的人,往往行的是打倒之实。

      你看到的是他们身份的庞大(一半鄙薄一半崇拜,可能有压迫感,随时因自卑而激起仇视),如果没有积极拓展自己的愿望,那么确实,那些走得更远,能够衬出卑微的人,始终会是你们心中的毒刺。至少,戳破它们可以让人生变得更愉悦轻松一点吧。但是,如果你们保有一个安于自己,宽容异己的心态,又何尝不会成为智者呢。

      是谁给赵丽华加冕的,是你们这些试图从戳破权威那里获得释放和快感的人。

      在赵丽华之前,你们以为自己和诗歌无关,但你们对这些异于自己,或者无法涉足的领域,早就有潜在的仇恨,就如一个眼盲的臭虫妒忌一切荧火。在赵丽华之后,你们获得了空前的自信,诗歌这种东西原先不被你们需要,现在竟被证明是不复存在的(原来你们的扬弃是先验的明智啊),真是大快人心。

      然后再说你所谓的大众,有现在的大众,有过去的大众,有未来的大众,具有裁决权的是哪一个大众(在我看来一个也不是)。你现在站在人多的一边,这个抱团意淫出来的安全感,能保存到几时。

      从精神意义上来清算,由大众选择保留下来的,只能是和本能直接有关的淫词小调,当然这些有价值,但仅仅是一面,而其它的,超越了生存基本需要的,间接的形而上的智慧成果,则需要通过学习来传承。

      然后再回到人民的概念,什么是人民,我不是人民吗,陈凯歌赵丽华不是人民吗,当然实际上所有人都在人民之中,你可以列举出很多流传至今的出色典籍,但它们是象你这样的“人民”创作或发现或保存下来的吗,你和你们共用的一个大脑,结论一概来得如此便宜,有足够的自知,经过了足够的学习吗?

      作为个体我们的利益是相关的,因此我们是人民。但是,除了利益共通之外,审美趣味的趋同只能通往不幸。通常这些总是被混淆,人民这个用语本身具有的政治意义,让它出现在审美趣味上(乃至精神领域)的时候,十分邪恶。

      最后提一提你的两个鲜活比喻,我相信它们源自深入人心的谬误。“国王的卫兵”就不用再说了。“猪身上的跳蚤”,这个比喻的言外之意是寄生虫,引申往往用于那些批评大众或者不能为大众价值观接受的无用之人,但他们是你嗷嗷待哺的小犬吗,是你每月赡养的老犬吗,为什么使用这个比喻的“大众”往往会升级为“人民”,进而都以异己的养育者自居呢。这一段是题外话。






      2006-10-19
      人偶  -  [ ]

      收藏性经验,和多数的收藏癖一样,要花掉主要的时间去统计、积攒、把玩,在数字的积累中获得快感。就像从来不读书的藏书家一样,性经验收藏家很难了解一个女人。(----颜峻《收藏》)






      2006-10-02
      访谈:图与文之间的暧昧  -  [ ]

      和绘画更多需要面对自己不同,插画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文字,理应在默契中呈现不同范畴的美,具有装饰性,却不仅仅是花边,游离在文字延伸的想象边缘,却又保持紧密的联系。实际上插图是一门传统手艺,祖先是那些宗教壁画上不留名字却影响深远的匠人。(--STORYOF《红拂夜奔插图后记》)


      CA:请介绍一下您的学习、工作经历。做这个行业多长时间了,怎样进入这个行业的呢?

      STORYOF:我的本专业是建筑,毕业后有短期工作经历,自2002年6月开始自由职业做插画,至今4年零3个月。以插画为生必须有足够的稿约,最初我曾到北京的十几家杂志,带着作品挨家登门推销自己,可能编辑较少见到插画作者这么做,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好奇和耐心,这次北京之行差不多铺成了我进入行业的基础。自荐加上朋友的引荐,是我进入行业的方式。


      CA:虽然在商业插画中,书籍插画与其他商业插画相比,自由创作的空间更大,但这种类似命题式的创作和自由发挥的绘画还是有不同的,“和绘画更多需要面对自己不同,插画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文字,……”您为何选择面对文字?您在此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STORYOF:总的来说,出版物插图大多因商业价值较低有更大的自由空间,而且因为国内的市场没有成型,所以可以享有更多自由,我喜欢这一点。再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我同时具有对文字和画面的敏感和悟性,因此面对文字,也就是结合图文的插画很适合发挥我的长处。实际上我甚至更加偏重和信赖自己的文字。我从书籍插图中得到的最大收获是“借用别人的体验”。因为一个人自己经历有限,以别人的体验为母本拓展自己的创作,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比如我没有经历过战争,却可以通过“间接体验”为一本描写战争的书插图。


      CA:在创作中,您如何理解和把握不同的语言风格?您倾向于为哪种风格的文字做插图?

      STORYOF:杂志约稿时需要插图的大多是快餐文字,所以通常我会选择其中较有张力的部分衍伸想象,图文间保持暧昧就足够了。书籍插图则不同,因为需要整体的协调和配合,首先我需要确定这是我喜欢的文字,或者至少有我喜欢的一面,然后再由此入手去理解和把握它。实际上我觉得这不困难,就如同水注入容器一样自然。通常我会找出文字(原作)的轴线,然后再设计出插画(创作)的轴线,让这两条轴线相互作用。我倾向于为有想象力和荒诞自觉,同世界有距离感的文字做插图。


      CA:虽然文字不同插画的风格也不相同,但其中会有作者的审美贯穿其中,请描述一下自己的作品的风格及特点。

      STORYOF:我会在不同作品中表现自己的不同侧面。我偏向较阴郁,充满想象,具有象征和寓意,冷峻而有荒诞感的作品,并且期待有约稿可以让我把这个风格做得更为极至和歇斯底里。但我在面对较轻快的文字,比如妖怪培养计划,或者是荞麦的塔荆普尔彗星,我会集中体现自己较为轻松想象的一面,仍然在我的审美趣味范围,只是侧重不同。我认为好的文字对插画创作的激发很大,甚至会拓展插画的审美和风格。


      CA:您的创作流程是怎样的?哪个过程是你最享受的?在创作的过程中,您的状态是怎样的?

      STORYOF:书籍插画委托我都会要求绝对的自由,不接受风格或内容的限制,因为我只对自己和文字本身负责。一般来说我会在一到两天内完成所有的草图,找到文字和画面结合的最佳节奏,这个过程我最为享受,因为一切都不确定而具有无限可能。书的插图类似对文字的二度创作,我需要通盘考虑各段落的轻重,理出文字的轴线,选取插画必须表现的要点,结合自己的趣味进行取舍。和很多人从一张较详尽的样稿开始不同,我习惯铺设完所有的框架之后,再依次深入到每一张。因为我觉得理清整体创作的脉络前,是无法对画面风格氛围做出确定设计的。创作的前半段我会就画面风格和一些可信赖的朋友探讨,到创作的中间阶段,则不再需要意见。我习惯在一幅画遇到障碍或想表现的内容受挫时坚持到底,因为绕行会影响信心,推土机一样的执行力是信心保障。创作过程中一幅图上做出的修改,往往会影响到所有未完成已完成的图进行配合修改,这是基于整体风格的考虑。


      CA:在创作的过程中,您用电脑做什么?请谈谈对于软件的应用体会。

      STORYOF:最初我是手绘线稿电脑上色,现在用手写板,从草图到正稿基本是全电脑绘画了。我习惯于使用较低版本的photoshop,因为我不是很擅长钻研,所以用熟快捷键比较重要,我的作品很少用到软件技巧。电脑能否代替手绘的讨论很多,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手绘中的新材质绘画。


      CA:请以您的某个创作为例,谈谈创作经历。

      STORYOF:《》是我前段时间完成的插画本,文字来自我的朋友作家小意,她的文字冷峻,是我喜欢的气质。《偷》讲述人在生存处境中的异化,这恰恰是我关注的内容,最着意的趣味。因此图文的契合与化学反应,是继《红拂夜奔》后,最令我满意的一套。构思上我以异化为主题切入,将原作中的荒诞感图象化。于是小说人物不断变形为鸟人,鱼人,木偶人,机械人,甚至臭虫,螳螂,食人鬼,玩具兵,骷髅等等。这一套十张画我都保持了构思逻辑上的一致,超现实色彩的阴沉风格,用象征和隐喻交待表面情节下的内在真相,由画面完成对文字的深入解读。

      比如有一个场景中,小说主角在警卫处遭到阻截审问,在这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一方掌握权力变得畸形,权力施与受的游戏中,人异化成了玩具,场景变成了乐高的玩具屋,插画把貌似合理的压迫还原成荒诞戏谑,更契合文字的原意。又如小说中某人喝醉瘫倒,一群人搀扶她起身,写实远不足以传达出这个场景的潜在氛围,人群的躁乱盲动,记忆中的诡异阴霾。因此在主角的视线内,我将倒地的某人画成了臭虫(既要同情更需警惕的卑微和猥琐),个性模糊的人们象蚂蚁一样试图扳动它。再如小说中核心一幕关于偷的荒诞情节,爷爷为了保持家中失窃的现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下班回来的孙女(主角)也只好僵立在原地报警。人们对制度规则的畸形尊崇,令自己异化成无行动力的木偶,在这个场景中,我在祖孙两个截了腿的木偶之间加了象征血脉的联线。在另一张里,主角去见男友的父母,推门进去一家人正围着打麻将,有着无法被融入的默契,用陌生排斥的目光审视外来者(未来媳妇),这是生活中常见的一幕。为表达人在面对婚姻和家庭关系时的异化,我把这种个人存在感被支解贬值的敏感不安,转化成躺在桌上被食人鬼(男友的家人们)如砌牌一样分尸的荒诞场景。


      CA:您最希望与谁合作?

      STORYOF:我曾对王小波的《万寿寺》有这样的设想,因为它是基于同一个母本进行不同讲述的结构,所以可以和几个我欣赏的插画师合作,对不同趣味的段落进行不同风格的演绎,我想这会很有意思。基于绘画角度的合作我构想就是这样,彼此平行独立,但可以相互启发相互促进的合作,可惜这暂时仅止于想象。和文字作者的深度合作也很有吸引力,我希望象电影展现原著那样深度演绎足够出色的文字作品。得到王小波插图委托时我曾想,这就是我期望的“合作”了,却可惜不能和王小波本人探讨。但王小波如果还健在,他的作品又很难获得这样的畅销和关注,出版都困难不用说反复新版,更不会有书商筹划彩绘插图本了。


      CA:您最喜欢的文学家或文学作品有哪些?为什么?

      STORYOF:这个问题展开将非常庞大。简单说,目前在价值观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作品是《约翰克里斯多夫》(罗曼罗兰著,傅雷译,麦绥莱勒图)。喜欢的作家如卡夫卡,卡尔维诺,马尔克斯,尤瑟纳尔,乔治奥威尔,加缪,王小波等等。此外我也喜欢童话作家如阿林格伦,罗大里,米切尔恩德,安徒生等等。


      CA:您认为成为一个书籍插画师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质,哪个最重要?

      STORYOF:实际上我对书籍插画师的概念并不明了,因为国内这个领域还比较空白,很多规则也许会慢慢形成。如果要我给出一些定义,我想书籍插画师最为重要的素质是悟性和控制力,悟性取决于素养,积累和眼界,包括你对文字的理解力,绘画风格的弹性。控制力则是对整本书的驾驭能力,保持水准和风格的统一,因为书籍插图也往往是一套完整的设计。


      CA:请谈谈您对国内的出版物插画行业发展状况和现状的看法。

      STORYOF:我对插画行业的发展不太关心,因为吸引我的正是它足够空白这一点。说到现状,据我在书市的有限观察,童书绘本方面,国内的前辈新人都不乏佳作,虽然也大量充斥枪手炮制的粗劣读物,但基本上优秀的作品可以生存,这个行业看上去也留住了部分优秀人才。更面向成人的出版物方面,则不容乐观,可能是因为文史哲这些书籍以文字为主,插画的地位不高报酬更萎缩,因此很少看到出色的作品。用我的一段插画后记来描述:

      “我首先要谈到自己绘制中所持的一贯理念,即插画是绘者对作者的解读,某种意义上说,是陪同你阅读的伙伴,这个伙伴是否被需要,是否讨人喜欢,而据我所知,她在阅读中甚至时常没有自己的位置,这些除去读者的积习,更首先取决于绘者单方面的智慧和诚意。

      我看到市面上很有一些歪瓜裂枣,她们丑陋的依附在文字身边,举止浅薄,言语寡淡,实在不宜充当阅读的良伴。作为画她们面目可憎,作为插她们呆板无趣,是作一个添头都让人觉得累赘和碍眼的东西。

      她们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文字说过的,好像一场拙劣的模仿秀,不看也没什么损失。她们在举重若轻的严谨文字旁边恣意轻薄,或者在已经显出愚蠢的文字上叠加愚蠢。也有一些面容较好的画,却好像京剧名伶在歌剧院客串,被强行请到了文字的身边,扮演风马牛不相及各说各的尴尬。”


      CA:对于想进入出版物插画行业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建议?

      STORYOF:基于现状的建议:你可以同时争取杂志和书籍的约稿,杂志插画是短线可以用来为维持生计和保持手感,书籍的稿费周期比较长,但作为创作更完整。无论杂志,书商或者出版社,稳定的合作关系都非常重要,信赖感是逐步建立的。因为插画市场不规范,注意保护自己的利益,防止被利用热情,多数情况下稿酬等于尊重。但也要明白,有些给你创作动力的机会不应错过,利益受损,获得的进步却是自己的。基于我个人的建议:不要为了接活儿做插画,这个行业报酬不高,单纯为了挣钱的插画不值得做。市场不成型并不都是坏事,如果你希望自己保持边缘感,插画是很不错的选择。


      CA:请问您的灵感来源? 通过什么方式收集这些灵感?

      STORYOF:有一段时间我曾试图在生活中记录一些灵感的点滴,但后来发现这样的方式不适合我。我不是个很生活化的人,主要的启发来自于阅读,观察,和冥想。关于书籍插图,实际考验的是积累,这个角度说平时给杂志的零散插图可以是感觉的练习,做书的时候就不能依靠一时灵感了,需要找到合适的切入点,然后推土机一样排除困难的前进。总的来说,我觉得个人的素养和积累是一个水平面,决定了你没有任何灵感和发挥时所能保持的水准,也决定了灵感来临时你把握它的能力,这个比较重要。灵感从来是偶然出现的,把握它的能力却需要长期磨练,《约翰克里斯多夫》里曾这样描述:“凡是由直觉感应的作品必须靠智力完成”,这是对灵感和创作关系的最好诠释。


      CA:您平时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STORYOF:我大概没有特别的爱好,或者是自己没有感受到,可能有些东西本身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不能够有距离的称之为“爱好”。我习惯于阅读,观察,冥想。阅读包括书籍,画册,影视。观察包括和不同朋友的交流,以及浏览各种新闻八卦。冥想包括发呆和记录梦境。也许“有梦的睡眠”是我的爱好?实际上我在观察和冥想上用的时间太多,有些趋于浪费了,而阅读则不够系统和全面。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很多有待建设的部分,我想更了解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自己爱好什么。


      CA:将来的计划或打算。

      STORYOF:如果是具体的计划或者打算,很容易回答,我的下几本书是变形记或者动物农庄,以及作家朋友小意和荞麦的新作,我还想出一系列关于梦的书,因为我觉得自己用图文方式记录的梦境,是我目前最好的作品。也许我还会改变自己的自由职业状态,应朋友的邀请,去做一段时间大学教师。也许我会换个城市,也许我会去旅行。如果是个人的方向或者目标,则很难回答,不是生存必须的问题,却是真正重要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比多数人对此考虑更多,却仍然会陷于迷惑。我需要进一步认识和拓展自己。


      CA:如果可以让你重新选择,你想做什么职业?

      STORYOF:我想重新选择对我来说不是很有诱惑力。我要做的事情,应该合乎自己生活阅读表述的综合体验和需要。我想知道自己因何而来,如何自救,在认识自己的道路上,对我来说插画并不是特意的选择,它更多是类似一个工具,比如拐杖,能让我走得更远。


      详见数码艺术杂志2006第10期






      2006-09-26
      赵丽华  -  [ ]

      关于赵丽华诗歌的两个发言:

      1,这个区别在于个人,虽然大家都可以模仿她的诗,但赵丽华只有一个(假设真的只有一个)。就如同你不能在杜尚之后把小便器送进艺术馆(这个比喻用滥了但易于理解)。

      这样的作品我认为是应该把受众考虑进去的,其中也包括了戏仿,无论你是否轻慢,加入这个游戏就构成了这个作品的一部分。赵丽华需要承受她将要承受的,因此她的诗有重量,戏仿者止于起哄,因此没有重量,这个是区别。

      回到这个诗本身是否有价值,我觉得这样的东西具有可替代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角度和思路,而意义并不见得在单个的诗歌本身,它本身可以是游戏。如果有很多观者因为这些诗歌产生廉价的优越感,或者群起而攻之,那么只能说明这些观者太傻而且不自知。

      虽然我几乎还不了解这个事件,但我基本可以认为赵丽华的诗,也是一块不错的试金石,大约有不少网络蠢民又要在上面栽倒了。

      2,查了一下,戏仿成风啊。然而网友们的作品大多做作又无趣,显出思维的寡淡。这样一比较,网友们觉得是反讽么,我看是它们自取其辱。反倒凸现出赵丽华这些诗本身的价值,节奏和韵味我现在是有些喜欢了。

      其它艺术比如绘画也有类似的创作,其实说它们是糊弄人,比如大师其实是哗众取宠的废人,这个说法很可能不妥。因为现在自以为是的傻叉儿童远比缝制皇帝新装的裁缝多,太多猥琐的家伙抱团起哄伪装成廉价的真话勇者们,整天幻想着什么复杂的东西后面是简单的花巧,对权威或专业人士可以一蹴而就的轻易戳破。

      但要说这类创作都是天才臻化境界的杰作,也不妥。因为类似的东西很多,甚至观念上可以相互替代,很多随意而生的变化是增加了艺术的可能性,但并不需要尊崇和膜拜。如果带来趣味,可能性和多样的角度,不足以带来变革,那么毕竟是游戏之作。只要创作者和推广者表述自己有恰当的诚意(有别于投机),那么作品本身至少是有趣的。

      无论赵丽华是什么(因为我还没怎么去了解),它充当了触发愚蠢的开关,再次证明网友是傻叉那是一定的。






      2006-09-23
      洗头  -  [ ]

      学习莱热的两张小稿子:

      我在一条街上数出来17家洗头房。是那种只摆了一瓶洗发水的,单间,后边拉着帘子,门口坐着茁壮的女孩。帘子是用床单挂出来的,有时候露出来一角廉价的沙发;女孩是短打扮,目光如炬的,吃着饭盒里的凉粉,织毛衣,或者在我经过的时候轻轻说:“进来。”(----颜峻《洗头》)

      我不记得当时有没有人鼓掌,因为一开始的“四个面向”就看得我目瞪口呆----原来这事儿也可以像广播体操一样的做啊!所以说,性爱体操从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从意义层面来讲,也非常必要。(----曾丹《体操》)






      2006-09-20
      停滞  -  [ ]

      很多事情观点本来可以谈一谈,写了却觉得有错或者并非原意,好像要继续补充解释,反过来想却也未必不成立,我觉得自己的思考停滞在了某处,离浅表不远的地方。面对更肤浅甚至没有肤浅自知的,我仍然可以保持锐度,然而要堆砌多个近义词来校准,或者给出数个并列的意向来模糊自己的语意,也经常觉得眼前锁定的交叉小径,应该包括了正确方向,因我受限于自己,却无法深入到下一步。




      2006-09-05
      世界  -  [ ]






      2006-08-24
      童年  -  [ ]






      2006-08-21
      飞龙的梦境片断  -  [ ]

      梦的最初似乎是游戏或者电视的情节,之后却成了正发生的事件。飞龙从未知之地来,人群慌乱的逃窜。我们聚集在临近陆地的岛屿上,又或者不是岛屿,只是和海岸分离然后拔高的土地,顶部是平台,巨大的飞龙在上空掠过侵袭。

       

      飞龙意图毁灭人类文明,似乎已经发生过一次,这次依然无可挽回。我了解到飞龙的特性是不会进入洞穴,于是召唤大家躲到横穿岛屿的隧道中。却不料有大只的飞龙飞进来。似乎是智慧的生物,和我进行了狡黠的对话,言语中透露人类的危机似乎已经化解。

      我再次走上平台发现已是一派和平景象,阳光明亮海风拂面,有一些小孩在自由散步玩耍。惊奇人力完全无法抵抗的飞龙,如何会被驱散。在标志人类领地的旗杆下,我看到老不修的童话大王ZYJ,于是上前询问,得知只要大声呵斥为“异端”,飞龙就会受挫而逃。






      2006-08-17
      乳牛  -  [ ]






      2006-08-06
      洗手的梦境片断  -  [ ]

      记忆已经零散。我在教学楼似的建筑找地方洗手,寻了几层才看到水池。一排并列着三个龙头,中间的拧了拧干干的没有水,右边的龙头自出水口接了钢管,水流封在里面一滴都漏不出来。好在最左边的龙头,虽然也直接了水管,当中却裂开一段,水流由上至下哗哗经过,正好可以伸手进去截住冲洗。

      然而觉得水里有许多小粒的硬物,冲洗时不断击中手面,仔细看发现原来水流有些胶质,里面镶着很多小虫,好像某种带果粒的饮品。于是撤手,触感不洁而有些恶心。转头看到楼梯侧方的空地,积了一层水,有许多学生穿着日式校服,纷纷卷着裤腿撩起裙边,正在洗手洗足。激起薄薄的水汽蒸腾,清新如雨后。我注视他们,他们也抬头看我,脸上却都带了日式的苍白假面。






      2006-08-01
      仿画- -  -  [ ]

      旅行前后,长时间没画画,手都生了。命题是:阳光从树间射入生机盎然的森林。首先想到卢梭,就拿来仿了仿。图幅比较小而简单,很快画好,用了灰调子,忽又想起要求是色彩明快,费了不少劲才把稿子的阴霾氛围改过来。

       

      最近正筹备新书,因手感不佳感到些焦虑。






      2006-07-15
      自救- -  -  [ ]






      2006-06-27
      出行- -  -  [ ]

      出游几周,暂别,回见。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