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2005-12-12
      着陆的鸟人- -  -  [ ]

      清晨

      鸟人降落在世界的边缘






      2005-12-11
      受虐- -  -  [ ]

      1,孙大午秘书檄文
      2,孟静点评套套事件

      忙里偷闲看了最近的孙大午鞋套事件,鉴于此人面目可憎,不想贴相关的专题连接,为什么可憎,就因为此人长得就是一幅任重道远的鸟样,需要说明的是这完全是人与人的面缘问题,和具体事件给我的印象并无直接联系,当然我选择把这个观感说出来还是暗示了一点看法的。

      网民的起哄叫好还是跟仇富心理有关,就像那个天涯周公子一夜情的辩论大会,我就觉得那么多人推崇周公子实属奇怪,细想了还是自卑加仇富,一个富得没边儿的人压了一个富得有边儿的人一头,大家都觉得痛快,一边羡富一边仇富的复合心态得到了宣泄,大概因为有钱到超乎想象就对现实没有威胁感了,其实大家还是一样的穷。同样一个富有的人对另一个富有的人宣战,大概不少人有这样的心理需求吧,大家都对德艺双薪的富人牵头拯救道德翘首以盼啊。

      这里面可看性最强的是孙大午的两秘书写的檄文,我没怎么上过班,对老总们缺乏理解,所以对孙大午没啥可说的,推荐孟静的套套事件,她说的就很好,我对两个秘书更有兴趣,因为我觉得他们比较普通,易于琢磨,施虐狂部分也是受虐狂养成的,大家讨论孙大午的时候,我要贡献一点对其秘书的人文关怀。

      两秘书文章结尾处的经典摘录:

      “在李老师家里坐了也不过五分钟,室内的暖气很足,我穿的衣服多,有一种燥热,很难受。她家的茶几上放着一盘冬枣和一盘苹果,我清楚的看到一只苍蝇在果盘上飞舞,我想,这温度,适合苍蝇生存。”

      “我相信,多少豪宅已经不再是家,也不是孙先生所说的老鼠洞,老鼠洞毕竟是老鼠的家,而它已经成了一只阴气重重、光怪陆离的巨大的鞋套。”

      你们一定要看看这两篇才华横溢的文章,都得了鲁毛的真传,见得语文教育的精髓,我猜想创作过程可能是这样的:或许开始不是全发乎自己的本心,但写着写着就被魇住了,不知不觉就文思泉涌,才华横溢起来,感情深邃饱满寓意深刻悲悯,发挥到最后不得不收尾的地方连我都觉得,简直是意犹未尽哪。我想象了一下他们阖卷吁气时半空虚半满足的神情。

      或者起头也有屈辱,但成就佳作的热情洋溢起来,文章逐渐不受作者控制,按自己的逻辑发展(这是佳作的共性),最终令作者产生了已成为孙总义子义女的错觉,暧昧的屈辱和取悦自动被由衷的孝顺替代了。

      “孙先生今天虽然骂了我的同事小马,我也知道那么一个字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大的分量,但我想到,小时候母亲带我们出门前总是要对我们说,到了亲戚家,不要随便吃人家的东西,妈让你们吃你们才能吃。孙先生带我们出去就像父母带着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大人都受到了这种侮辱,孩子还在那要吃苹果,怎会不气呢?”

      “小时候的同类记忆忽然被孙先生的一声怒骂唤醒,我想起我倔强的妈妈。如果我还小,如果是我的妈妈,也许她早就按捺不住,像当年一样当场打我的手,甚至扇我的耳光了!不,我那个没见过世面、没有多少文化的妈妈根本就不会带我进门…… ”

      我认为没有叫爸爸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操守,那是更符合孙总性别的称呼,当然他们既然是秘书,都是离孙总很近的人,行文间暗含了对孙总的性别判断也未可知,我觉得还有一个理由可能是,孙总的细腻作风的确更像一个妈妈,但妈妈不会在吃饭的时候把脚拍到桌子上(妈妈桑或许会),那又显得很雄性和匪气,所以孙总真是一个刚柔并济的人哪,这样一个人说话是什么腔调呢,我想到可以给他配音的是:黑山老妖,到此我的想象力就落入了俗臼。

      最后要补充的是,我对孙大午其人真的是没什么实质看法,如果他饱受批评,我也完全可能在网络骂战时站在他这边,基本上谁站在道德争议的正面,我就站在谁的反面。但是对于这两个秘书,我觉得多说一点是有必要的。我不太清楚孙所谓讨论文明礼仪的大旗举起,麾下的6000员工会如何表现?在孙大午考虑收员工为义子,名正言顺的把孝道写到公司章程里去之前,我想这个讨论文明礼仪的载体,是不是首先该有独立的人格,面对两位忠犬的率先表率,我想到他们也是血肉筑成需要为生计妥协的普通人,另一方面自我催眠以及被道德异化也是可能的。那么正如孟静所描述,这个邪恶的企业文化通向何方,人在江湖,终成忠犬,每个人都是受虐者,是不是最终只有服从施虐者和爱上受虐一途?由于我选择自由职业,基本不会在类似事件中通过体验得到答案,但是我也在其他方面受虐,所以这个问题也指向了自己。






      2005-12-06
      梦境和记录之其二- -  -  [ ]

      这段时间很忙,做的稿子有难度和挑战,压力之下效率反而降低了,自然更没时间精力记录梦境,遇到这种状况,我通常会采用画一点带表现力的草稿,加些自己能明白的注脚,来快速完成粗略的记录,好像速冻保鲜一样,把记忆和感受都储存下来。然而事实证明,这不是有效的记录方法,因为草图很快就变得难以理解,注脚更加不知所云,有不少梦境就这样遗失了,虽然通常还能余下一两个片断的记忆,相对完整的情节已不可考,当然很多梦境就算刚醒来,记忆也已经是支离破碎的了,为此我的梦境记录分作两类:关于xx的梦境,xx的梦境片断。

      经验表明,相对详细的草图加上文字注脚效果不佳,那么有效的记录是什么呢,似乎正相反,是相对详细的文字记录,加简单的示意图。这很有意思,可能图形为主的记录还是无法承载太多信息,内容遗失,而感受这种东西,也不能被有效记录。相反相对清晰的文字对内容的记录,倒可以唤起我对彼时梦境的感受,不过我也很怀疑这是我画插画久了形成的专业素养,不管怎样的文字,都能立刻产生画面联想。因此记录局部地沦为创作,也是难以避免的。与此相应的,我面对完成的梦境图文作品时,常会觉得陌生,至少不如尚在本子上的那些文字和示意来的亲切,虽然那也是走样的。






      2005-11-24
      庸医- -  -  [ ]






      2005-11-21
      塔荆普尔彗星下的海啸- -  -  [ ]

      塔荆普尔彗星下的海啸(节选)

      文:最普通荞麦
      图:storyof

      PART1  一瓶子的运气

      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寂寞的看海人。海在身边,但是我寂静又茫然。
      我常去那家碟店,名叫“Cherry”。店主是个年轻的男孩子,去第一次,就由衷的喜欢他。我问他的名字,他让我喊他“鲸”。看上去年龄要比我小个两三岁才是。
      为什么叫“鲸”呢?
      我觉得非常奇怪。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瘦弱的男人跟“鲸”会有什么关系。
      他满不在乎的说,那还能叫什么?“抹香鲸”?“海豚鲸”?“独角鲸”?“长尾鲸”?
      我非常惊讶,因为除了第一种之外,其他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真的有这些奇怪的鲸?我很好奇的趴在柜台上问他。

      PART2  像一场病或者潮水

      他低下身体,贴着我,将肩膀靠近我,轻声呢喃的说,我也有一块这样的骨头。
      我向他的肩膀看去,一瞬间有点发呆。真的是。一块相同突起的骨头,在左肩,呈三角形,薄薄的,固执的长在身体里,似乎那里曾经长过一个小翅膀,但是被折断,留下春笋般的骨。
      我惊奇的碰碰它,亲亲那块骨,我们互相亲吻对方的骨头,我发现自己已经湿润得像海草一样。
      我们在那张舒服的沙发上做到半夜,才沉沉的拥抱着睡去。
      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被连根拔起了。或许是一棵树。也或者是一朵乌云,总之忽然身体中突然有空空如也的感觉。辞职之后,我大概没有这么美好沉静的睡过。这一睡,简直不可收拾,几乎是睡得不省人事。
      又似乎做了些凌乱的梦。

      PART3  失踪的男人

      沙拉摸了摸脖子上的银饰,忽然说,其实完全不必介怀。
      啊?我没明白她在说什么。
      就是关于失踪的事情……一生中我们注定要弄丢很多人。这一点毋庸质疑。他们有的受了委屈,有的则是实在不知如何是好。总之他们就相继失踪,退场,有些永远不会再见,有些则有机会再见一面。但也只是再见一面而已。
      这一点我倒是清清楚楚,注定要丢掉一些人。只是有些人丢得委实奇怪,无法不想。倒不是说我对此人有如何深厚的不能抛开的感情,但是他留下一个奇怪的谜语,倒确实是令我不能释怀。
      恩,这其实是小事,只要你自己努力忘记就好。我倒是曾经经历过更困难的情况。一个失踪的人,拿掉了我身体里某些东西,使我至今深受影响。
      是什么?
      唉,估计你也不能理解,是……很奇怪的东西。

      PART4  神秘短信

      报摊老板在把报纸递给我的时候就带着卖弄的语气说,今天的新闻很有意思,据说有人被外星人绑架了。我当时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但是她又再次强调一遍,唉,哪里会有外星人这种东西。她将报纸翻到中间,将那条新闻指给我看,我仔细一看,果然,标题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青年自称被外星人带进飞碟做实验”。

      PART5  沉默之车

      车子急速的行使,不见停下,也没有报站的声音,从头到尾只有我们两人。我们听天由命的坐着,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终于开始看到隐约的灯光,接着饭店五颜六色的招牌也映入眼帘。我跟沙拉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报站的声音随之而来,我们便在一个略微熟悉的地点下了车。
      一脚踩到熟悉的地面,这种感觉无与伦比的美好。我跟沙拉松了口气,往亮光的地方走了几步。
      沙拉忽然扭头跟我说,或许刚刚我们也丢失了。丢失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或许刚才,我们曾有机会,永远不再回来。永远被困在一个那样的公交车站上,从东走到西,从西走到东,看到亮光而怎么都无法走近。
      她说着,忽然停止了。仿佛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PART6  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哭泣

      我是哭醒的。醒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钟。泪眼朦胧的看去,这个时间显得非常不真实。我哭得无法抑制,泪水不断的流下来,仿佛是在洗脸。并不觉得饿,甚至也不觉得特别伤心,但是眼泪就是无法止住,我用纸巾刚刚擦去一行眼泪,另一行已经又流了下来,简直是坏掉的水龙头一样。
      我第一次发现我对自己的眼泪原来毫无控制力,对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它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而流。

      PART7  斯里兰卡的海光

      你是21岁吗?我问她。
      是的,我今年21岁,我哥哥比我大4岁。那时候他刚上到高一的样子,新学期很兴奋,还跟我说班里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不过还是高二高三的师姐更漂亮些,同班的女生虽然漂亮但是有点傻傻的。
      然后呢?
      然后有一天说是有彗星看,哥哥的班上就组织着去看彗星。因为是班级组织的,所以爸妈也就非常放心。哥哥于是骑着一辆自行车,带着一架老式望远镜,就走了。但是,爸爸妈妈等到凌晨也没见哥哥回来,就打电话找老师,结果老师说看彗星的时候就没见到他,以为他不来了。他就这样失踪了,再也没回来。

      PART8  十二个结婚戒指

      我怎么也想不出会是这个结果。倒是令我很恻然。有很长时间不敢开自己的后备箱,怕打开之后发现她躺在里面。
      好古怪的想象。
      嗯。很古怪。总觉得她会来找我。一直保持着这种想象,想象哪天她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她眼睛好了,我也已经不介意自己的白发,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没想到她却死了,我总幻想她还是会来找我,就躲在我的后备箱里。我打开后备箱,就看见还斜着眼睛的她冲我笑道:詹君,好久不见,你过得如何?

      PART9  我的秘密树林

      此时此刻,在我自己房子的客厅沙发上,我竟然又再次梦到那片树林,这次树林并不是那么可怕,我看着自己的赤脚,似乎有点异样,仔细一看,很小,仿佛是才十几岁时的脚。
      我并不害怕,因为远远有个人正等着我,我向他跑去,他仿佛一团雾气,飘忽不定,忽左忽右,我紧紧跟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紧追不休。树林深不见底,简直比整个世界还要庞大。终于,我们走到林间一片狭窄的空地,他忽然站住了,转过身来。但是我似乎并不认识他。他面目模糊,或者说他简直就是一种模糊的存在而已。
      是鲸吗?又不是鲸?
      栗子。那个模糊的人喊我,他说,我见过你,你跟我走吗?现在就走。回到我们的地方去。机会稍纵即逝。

      PART10  彗星下的鲸

      但是眨眼间,不知怎么搞的,我们已经置身于我自己的家里,两个人相拥而眠,睡在一片漆黑中。万籁俱静,连我们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大概到了半夜,月光终于静悄悄的倾泻在我的客厅里,一寸一寸的移过,我仿佛一个旁观者,心里潜伏巨大的哀伤,清楚的看见自己,睡在沙发上,肩头的骨在夜里显得清晰透明,然后逐渐熄灭了亮光,平缓的匍匐下去,潜入身体里。
      我想喊醒自己,醒醒,你醒醒,还来得及见最后一面!但是我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而鲸则起身站在我旁边。他缓慢的穿上衣服,裤子,T恤……一件,又一件,然后他俯下身子,轻轻在我耳边说了声……再见……
      栗子,再见。
      但是。
      我们永远没有再见。






      2005-11-10
      关于孩童的梦境- -  -  [ ]

      一大早我去一个网络上有名的女人j的住所拜访,j不在,却和她的同屋攀谈起来,我翻看j在床边如同千层糕一样竖着叠放的被褥,想道:这就是她博克里面所写著名的被褥吧(这是一句毫无根据的感想)。稍后j和她的另一个女伴x回来了,一时不知如何解释来意,我忽然发现x很像我的大学同学(也许就是),于是避开面对j的局促,我和她的两个女伴反而可以模糊的顺畅交谈,于是j的态度也缓和下来,攀谈间不知谁还夸赞了我的着装。

      返回时我在自家楼道的门口遇到一个顽童,拿吸管对我获得好评的正装喷奶油,这似乎是他玩惯的把戏了,我曾记得路人被他喷得满头满脸,于是我努力擒住他的手,衣服上却还是溅了少许白点,打闹间似乎就为了证明自己的童心,我抢过吸管做作的提议:不如玩对喷奶油的游戏。

      纠缠时不觉离开楼门口甚远,忽然下起小雨,于是放开孩童,匆匆回来发现自己放在地上的包已不见,看到顽童跟远处一个鬼祟的男子打招呼,于是怀疑是存心转移注意的配合偷窃,呼喝着追了上去,那男子便逃走,这时周围蜂拥而上一群人,似乎是恰逢许多共同受害者的伏击,那男子被我们许多只手摁翻在地,我竟从他的怀里摸出一支手枪。

      好奇向天空扣扳机,并无子弹的啸声,头顶却立刻聚集了一小堆乌云,只笼罩了方圆十几米,并落下来几点小雨,原来是一支气象枪,联想此前的小雨,悟到这也是配合行窃的道具吧。






      2005-11-08
      膜拜- -  -  [ ]






      2005-10-31
      to杨不及- -  -  [ ]

      因为限制字数回复不了,我贴在这里:

      如果我没记错,虽然你开始用莱卡和超女作比,但后来你也关注了超级女声,所以我想到这个地方我们还是没有问题的。之后应该是一个层面上的问题吧,无非是我比较喜欢lyc,你比较喜欢zly和zbc,实际上看你的文章我也发现对这几个选手我们的理解和感受都完全不同,但这应该不算分歧,她们出自同一个选秀比赛,只是个人的偏好不同吧。

      我看到你说:“这让我觉得放心:我喜欢的,始终是最不受欢迎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我的想法会跟你有一点相似,多数人跟我的趣味相似会让我觉得不安,但这里面就存在三个问题:

      一,你有没有注意到,在广大男性观众当中,喜欢李宇春的恰恰是很少的一部分,更多是讨厌甚至仇视她(虽然它们的理由跟你不同),而喜欢zly或者接受zbc的则是大比例,所以我反而很高兴自己跟广大的男性观众保持了距离。实际效果是,在面对多数男性朋友时,我恰恰充当了唱反调的极少数。

      二,在于我对偶像的态度,实际上多数情况下,只要是个艺人我都喜欢,对于明星的狂热或者迷恋,在我看来是非理性的精神需求范畴,并不需要对这种喜好进行严格的理性审核,就算跟很多人一致也并不丢脸。

      当然不能是类似港剧83迷那种,混淆理性和非理性的界限,自以为理性地表现出非理性的侵略性。

      三,另外一方面,即使我跟多数人的喜好一样了,多数情况下,理由和方式也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我本身和他们的不同。

      我有一点点理解你的意思,但也不完全理解,更多的时候,我对你的文章是趣味上的认同,而且我喜欢不合时宜,比方说你如果写了一篇拿李宇春做饵的文章,可能广大玉米接受不了,我仍然会觉得有趣,就像即使我是王葳的朋友,也不会觉得对死者有必要尊重,我觉得这一层意思是不是比喜欢哪个大众偶像更为关键。

      如果以上我都理解错了,不知道你的说法里面是否包含某种责任感,我也看过崔永元的访谈,焦虑来自于完整体系的如何建立,等于需要对每个问题都作出透彻的思考和负责的判定,包括喜欢不喜欢。






      2005-10-28
      睡觉- -  -  [ ]

      把睡觉变成了做爱,这是很多糟糕的故事的开始。但更糟糕的是误解别人的需要,像两个客套的小市民,履行着社交程序,却失去了爱的机会。而困了就是困了,身体不会撒谎。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兴奋是正常的,但一旦有了安全感,幸福漫溢,时间停止,体温是在上升但心跳却未必飞快,冷酷而荒谬的世界变成了温柔乡,铁汉敌不过绕指柔,怎么办?抱着,睡呗。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天上一日,世上千年,何必要打破沉默,让废话和性欲浪费这黄金的片刻。(??颜峻《睡觉》)






      2005-10-16
      热烈祝贺李宇春签约太合麦田- -  -  [ ]

      如题,不多说,因为不曾关注揪心的人,不会了解,我无法用语言跟你们分享。

      直接转贴这个百度春吧的置顶:

      有很多话要说,但不知道如何付以文字。昨晚见证人家族发了一个帖,花开的声音,凌晨三点半,沉默了半晌的我对晓静说: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理解,从不追星的大龄玉米为何会因为小孩沦陷入痴狂,因为,他们生命中不曾有过叫理想的这个东西。
      签约的消息在很早就从不同渠道得到,但不到最后发布,就存在变数。玉米这边,百度这边,不能因为急躁冒进给小宇现阶段最重要的签约哪怕一点点的负面牵制,以静制动,见招拆招,是我们的原则。

      上一周,传言纷乱趋于极至,最爱砍了娱记的楼,封了娱记的id,又砍了周三笔的楼,引发轩然大波。我说是否我出来表个态,她说万万不要,就让她做这个最铁血的吧主,如果签约太麦不成,她必然要下。但是保留了我还可撑大局。7个笔莉时代吧,基本上24小时不断人,人流高峰期,经常是四五个代吧同时在线处理吧务。说句实话,对于有工作有家庭的她们,义务的宇吧管理耗尽了所有的业余时间,而且,心累。
      我们只是等待,那个确切的消息公布。因为,那才是亲爱的小孩的最初梦想启程的第一桨。

      终于等到。

      祝贺李宇春,我们深爱的这个小孩,签约太合麦田。祝愿首张个人专辑精心打造完美面世,祝愿首个个人演唱会在可预期的将来成为现实。我们等你。

      买正版专辑支持,这还用说吗?
      首个个人演唱会,已经列入我们的约定:在此,笔莉时的7个代吧(最爱这个春天、轻盈小猪、玉米莫陌、缘南子京、苦菜花、绯言苍冰、春望),和我(舒穆禄雪梅ID为此浮一次水),相约李宇春的首个个人演唱会,不管在哪儿举行,不管八个人身在何地,一定齐集看她的演唱会,让我们相拥流泪,让我们相拥欢笑。

      我们一如既往地相信她,她的承诺,她的努力,她的音乐天赋,她的智慧,最初的梦想,一定到达!!!

         

      以上说中的也是我的心声,但和众多女玉米不同,我该称呼李宇春什么呢,小孩有些太亲了,春春有些太麻了,小宇有点生,直呼又有点远,感觉都不贴切,或者还是粽子们的称呼“宗师”更适合?我喜欢这样的距离感,不过又嫌作了。

      李宇春正式起步了,这个2005之夏的奇迹梦想,正由脆弱变得坚韧。实际上,最初喜欢李宇春,也是因为看到了这耀眼之下的脆弱,我能预感到这个光芒四射的小孩将要遭受的非议,将是所有成见中最廉价也最恶毒的一种,还好有超女,还好有玉米。

      附:宋柯、王鹏谈宇春签约(未删节版)

      ps:关于麦田和张亚东,经由各种传言,几乎是玉米们众望所归的选择,也许有很多小玉米对他们并不了解,不过我倒记得,自己在大学时候喜欢过的音乐,很多和这两个名字有关,我们有理由期待。

      最后也想祝福周比比(尤其是你,加油了)张靓颖何洁,我希望李宇春未来的巨星之路上,有你们陪伴。






      2005-10-12
      焦虑- -  -  [ ]

      因为没有记载私人生活的兴趣,博客有点荒,于是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会帖点近期的图,来维持生机。现在觉得,似乎一个时期的作品总有相近的气息,好像我都有点看烦了,画画的感觉也有低潮高潮,与其勉强发不甚满意的新图,倒不如贴些旧图,反而有些新意呢。

      今天翻看以前的作品,一个时期的作品还是无法替代的,如果你这个时期没有画,那么就永远遗失了,不可能在下一个时期弥补,就算技巧进步,感觉却已经不再。这对创作者而言其实残酷,它意味着如果你想完全对得住自己,就不该轻易放过生命中每一点瞬间的感受,一旦错过了,失去的是你永远不会再有的作品。也许沉积得久了,火候到了,可以集大成,从浑浊成一团的技巧经验记忆里面抽出明亮的丝来,且不说这境界如何难得,就算凝成了舍利,瞬间成就的纯粹本质,灰烬之下的精华万丈,我想还是概括不了当年的血肉吧。

      一段时间不工作,我就会陷入焦虑,晚上不愿意睡觉。由于自觉性不够,被动赶稿的周期又非常集中,所以我经常会休息过头,有那么一个多礼拜啥都没干,最糟的是,我挣扎在工作和休闲的两难,眼睁睁看着一天天白白度过,不能真正安心休息,却又不断惶恐的延迟计划,直到再次引发周期性的焦虑。这次国庆,休息的时间更长,几乎两个多礼拜,握起笔都觉得畏缩了,焦虑再度袭来,我该做点什么来补偿呢?






      2005-09-29
      不自在- -  -  [ ]

      据传拿破仑同志战败是因为赶时髦穿紧身裤导致了痔疮,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假如仅保留两手两脚,上图的拿破仑同志能有几种姿势?

      看得出他浑身不自在阿:)






      2005-09-25
      内疚的梦境片断- -  -  [ ]

      我在一个类似停车场入口前,两边长了整齐茂盛的棕榈树,入口向下的斜坡积了薄薄的水,在白晃晃的阳光下泛着清澈的蓝绿色,四周是广场,外围环绕着高低错落的红砖色洋房,一个花园小区。

      我向入口走了一些,水渐渐深到了脚踝,我将头埋在水里,甚至整个人仰躺下来,在更深一些的地方,我可以这样仰着透过水纹,看到阳光下晃动的棕榈树,感觉耀眼和惬意。

      于是我招呼一个同来的朋友W,一起下来嬉水,我们看到这个类似地下车库的入口,停着一辆几乎横亘整个入口的巨型卡车,它的轮子露出水面几乎一人多高。

      我们顺着斜坡进入隧道,直接在车底趟着水行走,十分悠然,水却不曾更深。隧道光线阴暗,回头入口处的天空晴朗明亮,有些特别的感受。W渐渐向下走得更远。

      我仍在车底时,忽然有轿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原来这里真的是车库,轿车亦从挡住入口的巨型卡车底部通过,W此时已经在前方很远的地方,光线昏暗,我唯恐W留意不到车,大声呼喊起来,大约是司机听到了,我看到轿车在W的身前紧急打弯绕了过去。

      接着又有车从我身边飞速掠过,这次来不及叫喊,W应该会自己注意吧,于是我存着侥幸不再理会,而向入口张望,没有车再开来。少顷回头,看到隧道深处远去的车影和W被碾碎裂开的尸体。






      2005-09-20
      空间- -  -  [ ]






      2005-09-15
      推油- -  -  [ ]

      上一则:三国

      推油就是推油。橄榄油被软手涂上后背的感觉,阳光晒着屁股的感觉,微雨中裸行的感觉,桑拿后推油的感觉,很容易被复杂的心理活动所干扰,犯罪感或者犯罪的快感,都妨碍了身体。想的太多,对不起什么都没想的手,快感本身搀杂了做贼的兴奋,谁知道还是不是原来的快感??性这件事情,我们都知道,90%是心理的魔障,和想象的奴隶。(??颜峻《推油》)






      2005-09-11
      小意的新书出版了- -  -  [ ]

      最近小意的新书[过了青春]出版了,被出版社更名做[恋人未满],我们都不喜欢这个名字,但名字远不是灾难的全部。可怕的封面设计,恋人未满四个字用了四种颜色,以及巨傻的书签,甚至内文后记未经作者的删节,但这些仍然不是灾难的全部。最震撼的部分是,全书使用了一种极窃的鲜蓝色印刷,字体是蓝色的,自然,我的黑白插画也成了蓝色。

      此事一周前已经了解,一周后才有兴致说。当时听闻出版社的创举后,十分惊骇,第二天就坐了2小时车去小意那边看样书,不说比想象的更糟,是因为超越了我的想象范围。据说此创意是老总在下印厂的最后一刻决定的,连责编都不知道,领导就是领导。当天责编请小意吃饭赔罪,由于小意在msn转达了我要到社里去自杀式爆炸的决心,责编就很不希望我过去,但我仍然不期而至,令她发出措手不及的惊呼。

      点击过了青春






      2005-09-03
      超女奇妙未来物语- -  -  [ ]

      自打这儿当作了作品展示区,好象我已经不很习惯在博客上写字了,经常有时候想,这事值得一记,但总又觉得,还不如攒多了一块儿写,再没有两句话就愿意落笔的初衷,然后攒起来的事,一件件的时过境迁,又觉得不值得一记了。

      然而还是要说超女,最近常有人在msn上就超女的话题跟我搭讪,为什么喜欢李宇春云云,也有整年不说话的朋友,忽然因为坐到了同一战壕而再度惺惺相惜。总的来说,超女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就算是争吵也是肉帛相见,亲密得很。那么我为什么喜欢李宇春呢,如果不曾一起经历,解释已无意义,这感受其实难以分享,仅与同好共勉吧:)

      不过倒也有一些可以分享的感受,之前看过何李冯文张的一篇超女未来预测,是十强刚出炉那会儿,写的丝丝入扣很是精彩,令我错觉,那是入情入理必然会发生的未来。不过现在已经不同,宇春并未止步三强,而是一举拿下冠军,仿佛命运罗盘不知觉间已经改变。原本注定染上悲情梦想的2005夏天被替换了色彩,随着李宇春在总决赛上一曲玛丽亚,高高指向天空的手势,意味深长,仿佛预示重新开启的未来之门,扑面而来是暴风雨式,充满超现实色彩的狂喜。

      这感觉非常奇妙,犹如梦中,一次pk的上下,演绎全然不同的未来,亦真亦假,几乎不知道哪个才是现实,又仿佛都已存在。这令我不止一次想起平行宇宙的逻辑,在距离我们无限远的地方,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选择,都形成一个新的宇宙,在无限个宇宙中,必然有一个是与那篇预测吻合的平行世界,在那里,李宇春将在意外止步三强之后继续自己的音乐梦想,周笔畅将不得不在超越能力的名气重压下黯淡,何洁将在天娱的霸王合约中挣扎迷失直至解脱重返,而张靓颖,则将一路传奇进行到底,胸有成竹的完成她的英雄大满贯。

      然而现在已经不同,李宇春实至名归,在这个2005的超女之夏迸发出最强劲耀眼的光芒,周笔畅得以在亚军名头下相对轻松的韬光养晦,何洁签约英皇,似乎有望成为最早被资深公司打造的超女,张靓颖则在最后的阶段饱受非议,处境尴尬光彩黯淡眼神茫然,并未实现决赛中英雄归来的预言。这是怎样充满异数和变数的命运罗盘,又仿佛被来自更遥远未来的手拨动改变。

      最后我想抛却神奇,现实的谈谈超女的未来,超女的未来似乎已经都有了众望所归的设定,那么许多的资源和人才,都会被她们吸引,纳入轨道,作为她们前行的助力,这样一股力量,就是决定未来的力量。超女的未来已经成为了这夏天每个人梦想的一部分,牵动人心,那么众人的刻意促成也是自然而然。这是现实中同样奇妙的部分,超女的未来是一个作品,我们会一起完成。






      2005-08-27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 -  -  [ ]






      2005-08-23
      生命- -  -  [ ]






      2005-08-23
      三国- -  -  [ ]

      在往昔岁月里,异性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同性是兄弟、姐妹、同盟,可以一起去受用一个或多个异性。像博尔赫斯在《第三者》里写的,可以杀了共同爱的女人,然后“紧紧拥抱”。而在未来的时光,性的神秘和性的权力关系越发崩溃,天体营到处都是,毛片没人买了,3P就是三国,却不再有战争。(――颜峻《三国》)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