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当代艺术的三种悲观论调  |  首页  |  继续推荐杨不及 (更新)  >>
       
      2008-05-15
      近况,四地行  -  [ ]

      霸州,梨花节 

      4月初应赵丽华老师邀请,赴霸州参加梨花节,临行忐忑,长年在家习惯于线上交谈(msn),已经不知该怎样面对生人,但也正因此,越发不能放过自己。于是怀着对赵丽华的好奇,以及对他人生活的好奇,还有对相聚和交流的好奇,前往霸州。

      其间于人事的交往观察就不细说了,单说主角赵丽华,声音柔和,个子较想像娇小,举止较想象局促,全不似有能促成活动的圆通城府,热情张罗时,倒看出不那么善应酬。却让我印象更好,要是很会来事,不象能写出那样淡然灵巧诗歌的人。

      大家都戏称她为梨花教主,活动更索性名为梨花节,当初的闹剧伤害,能以这种方式戏谑消化,再好不过了。那么看一看梨花教主的照片吧(摄影:吴宏),据本人说有些憔悴了,但掩不住美质。

      节目之一自然是观赏梨花,到梨园正是阳光耀眼,入眼白花花的一片,杂有几株粉红的桃瓣,让人心情明朗,只可惜梨树行距均匀,更没有地形的错落,但原本就是农家为了果实栽种的,不为观赏。大家在梨园中心的空地旁三五成群赏花聊天,我迎着横纵扑面的梨花独自走远,人声渐渐隐约,俯下身子,透过树干间的空隙,远远还能望到众人的小腿。

      到了梨园边缘,白花和在旁的农田绿树映照,反而更能衬出美好。空旷的田地虽不算辽远,也开阔,地里都是些收割后拗成弯形的金黄麦杆(?)。自相邻的树林遇到羊群,于是随着牧羊的老人走了一段,只是羊群警觉,始终不能靠近将高处折下的树叶喂给它们----据说这正是羊群对绿意饥饿的时候。最后找临凹陷处的土坡坐下,微风拂面,羊群在不远的下方,寻找啃食稀疏生长尚不能覆盖地面的青草。难得有这样清爽舒适的午后。

      北京,流水帐

      自霸州回来经过北京,停留了三天,只是气温一下子转热,灰扑扑的城市越发令人躁厌。头天赶上小众菜园的聚会,见了一些熟不熟悉的id,也有好奇和坦然,难得出行,索性再多接触些人类吧。席间最沉默最特殊的是马路虾,据说正当红,一直没搜索他的成名作来看,不过片断闲散的文字已显出有趣来。散后又随三位美作去喝了下午茶,分别是大长腿,小蛮腰和大波妹(语出曹臻一)。第二天第三天,也分别见了久违或久仰的几位朋友,很愉快,不细表。

      武汉,城画展 

      紧接着就是颇费周折才促成的合作,城市画报邀请sc在51期间做了一个“漫漫痛快”中国独立漫画展,因为场地和时间都是动漫节的一部分,所以非常有趣,我也很想知道,对那些基于主流动漫节入场的人们来说,会如何看待我们这些相对别类的漫画。可惜时间太紧迫,5月中还要去香港,我没能亲自前往武汉的漫展现场观察,好在从sc的拍档张迅和子杰那里,得知一些有趣的,如意或不如意的实况,据说布置还是有些简陋(太仓促,需要多方的协调和沟通),据说有家长带着孩子到展厅,看到鲸鱼那组布满小JJ的成人漫画,尴尬不已。哈哈,其实更生猛的没展出。

      香港,漫四拍

      然后去了香港,5月中旬,应欧阳应霁老师邀请。所谓“漫四拍”,即两地四人展,乃是香港的杨学德智海,南京的我和唐彦,这阵容其实极令我不安。唐彦也是sc的拍档,不说了,智海和阿德可说是我仰慕的前辈,尤其阿德,六年前买到他的锦绣蓝田,已确定他是我知道最好的华人漫画家,可以和任何国外的大师相比不逊色。这次深入接触智海,原来他在漫画上也已经走得非常远。和他们一起展出,相识,是莫大的荣幸,更感到惶恐,这并非谦虚,因为我希望自己更好,才能毫无惭色的向他们介绍自己。

      在香港受到多方照顾,杨学德和智海两人,活泼随和到不可思议。短短3天,日程安排得满满,除了布展和开幕,我和唐彦就一直穿越在香港的大街小巷,寻找书店和二手书店。是第二次到香港,仍然觉得香港的城市景观特质强烈。我们住在铜锣湾,名目繁多的招牌告示布满沿街,中西文的字体及装饰,夹杂混揉。和内地不同,许多店家要沿狭窄楼梯到几层之上,显然是一层的店面太珍贵了,恐怕已不是寸土寸金能形容的。就连居住楼高层立面上间距狭小的窗户,也常见如“”“斗数协会”之类的店家或场所的招贴字样(顺带说香港人对中文的敏感和内地不同,也是特别有趣之处,除了招牌所见常有新意,就比如智海的代表作灰掐大骑劫,标题都另有韵味和曲折,难以一目了然,读来却齿间回味),加上靠山楼对空间的利用更错落复杂,往往上下求索别有洞天,非常好玩。大街上行人的穿衣打扮,多障显个性,见到一群欧巴桑在某个店铺门前抗议,时而呐喊,时而鼓掌,走远又听到欢呼,似乎是抗议奏效了?还有统一服饰的港民在向路人贴标签,发宣传品,似乎是某个公益事业,经过立交桥底,还有一个光线晦暗的狭长广场,许多桌椅设施,是某区的区议会(?)。

      因此至少很喜欢表面的香港,崭新和残旧交替,商业和小众兼容,欣欣向荣,仿佛每个角落都隐藏有生机,有不知意义的群体在活络,又仿佛不断目睹浮出水面的新陈代谢,绵长细碎,到处都有伸足就能踏入的旁支和分流。虽然这也许是被我误读的香港。要说到一个笑话,在香港期间,每天都去唐彦热爱的许留山吃甜品(特别提示:内地无分店,上海许留山属侵权嫌疑,口味不能同日而语),饭局于是谈到香港人为何爱吃甜品,沿街几乎布满了甜品店,每几步有一家,而普通店家的冻柠水,也甜到不行。欧阳说如果食物和地域气候存在联系,香港湿热,甜品本无理由适宜的。智海答,香港人喜欢吃甜品,是因为香港生活太苦了,众人哄笑,连连称是。

      也是啊,以阿德已被誉为国宝级漫画家,在“东Touch”每周刊载一则两页漫画,据说尚且不够生活,还要另接单维持生计,而智海特别提到瑞士STRAPAZIN所谓较(香港)高昂的漫画稿费,不过折合6~700港元一页,想来在香港做漫画或自由职业,应该都不轻松,而以他们上班族的工作节奏强度,也应该是苦的。但是说到苦的问题,我想内地当然不会输给香港,收入因机会不定,我们尚属幸运的(我个人似乎不以为苦)。生活却显然更无保障,更忧虑忐忑,更无尊严,怎么没爱吃甜品呢?或者苦到木了,或者无钱消费吧?




      发表于 16:36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秦川  [ ] @ 2008-06-15 19:01:30  at   2008-06-15 19:01:30
      喜欢香港这篇观感。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8-06-01 00:17:05  at   2008-06-01 00:17:05
      注明一下,我的意见基本上是提给摄影师的,不是提给模特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5-31 12:54:34  at   2008-05-31 12:54:34
      王工,原来是你呀。徒劳之美对徒劳者的伤害,这我明白。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5-31 12:51:26  at   2008-05-31 12:51:26
      当然,我认为那几张照片还是美的,不然也不贴了,至少能看出人的气场。发给一些朋友看,有不了解赵丽华的,印象都为之改观。杨不及说有些浮肿,倒是和她本人说的疲态相近了。

      Posted by  工王  [ ] @ 2008-05-26 02:44:11  at   2008-05-26 02:44:11
      杨不及:你的欣赏力忒俗。
      赵丽华:哇!惊艳!惊得让人目瞪口呆!不得不相信那句古老的传说了:散发着智慧光芒的女性是每个爱美人士心目中的女神!(逗逗你:))

      这条回复对博主blog的整体氛围有非常大的破坏作用,希望博主别介意。介意的话删除也可,我不介意。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8-05-23 09:38:20  at   2008-05-23 09:38:20
      那几张照片不显美啊,比我以前在赵丽华博客上看到的照片要稍显得浮肿一些,还让我觉得有点象谢东或者候宝林了。

      Posted by  工王  [ ] @ 2008-05-22 11:47:51  at   2008-05-22 11:47:51
      难得在乱世中还有如此闲情雅趣。
      博主欣赏徒劳之美,分担部分的徒劳。
      却不曾意识到这种徒劳之美对徒劳者的危害。

      微风拂面,痒痒的,痒到疼痛。
      似乎也只能对着微风,想象着狂风暴雨的来临。
      让所有的疼痛都烟销云散。

      Posted by  人猫GG  [ ] @ 2008-05-22 03:23:47  at   2008-05-22 03:23:47
      一楼那个什么你们我们的?那些玩"自嘲"的,不见的你都喜欢撒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8-05-18 19:50:41  at   2008-05-18 19:50:41
      我感觉用这样的规格对傻X们的闹剧来消解,有太隆重之嫌,太重视傻X们的小玩艺了,显出自己的不够见多识广不够清风明月。

      我说规格高,并不是说梨花节活动规格高。而是从梨花教主这个称谓这里就规格高了。本意是自嘲,但傻X们的小玩艺下贱、无意义得不应该引起我们这样的自嘲。

      Posted by  桑桑  [ ] @ 2008-05-16 19:29:07  at   2008-05-16 19:29:07
      似乎满记比许留山更好。我吃最著名的芒果野捞,竟不觉得如何。
      香港已让人觉得bored,恐怕很久都不会再去了。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