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近况,四地行  |  首页  |  两本与我有关的新书  >>
       
      2008-06-02
      继续推荐杨不及 (更新)  -  [ ]

      保范美忠的镖: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1649230.html

      跑没什么,出来炫耀就很可敬了: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1782613.html

      爱国青年好批,国殇青年难办: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1938697.html

      保莎朗斯通的镖: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1956919.html

      简单保范美忠的镖: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2014588.html

      保王石的镖:
      http://www.blogbus.com/storyof-logs/22855293.html




      发表于 12:5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秦川  [ ] @ 2008-06-15 19:46:52  at   2008-06-15 19:46:52
      http://bulaoge.com/topic.blg?dmn=chunjun&tid=676888#Content

      Posted by  工王  [ http://blog.sina.com.cn/gb2006 ] @ 2008-06-13 18:39:12  at   2008-06-13 18:39:12
      另外,我觉得《保某人的镖》这类标题。
      应该是表达方式和表达意图的矛盾。
      原因是:中文中能准确贴切的反映表达者的真正意图的词汇太少了。
      比如说,“我打算和魔鬼做交易”这句话。
      一般人都会认为我对宗教文化感兴趣,但我是比较反感基督教的,如果有合适的词的话我不愿意用“魔鬼”这种神神叨叨的词。
      如果把魔鬼理解成破坏力极大的人,这句话完整的表达就是:我打算和破坏力极大的人做交易。这种表达方式显得可笑,文学价值也低了不少。
      又一个矛盾。

      Posted by  工王  [ http://blog.sina.com.cn/gb2006 ] @ 2008-06-13 18:21:46  at   2008-06-13 18:21:46
      storyof :谢谢你这么认真的回我,我没有把交流太“交换式”的想法,我只是担心怕我的话伤到了你们,你们就断绝与我交流,断绝一切关系,这对我来说损失很大,因为我的交流经历证明了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会尽量小心措辞,正像你说的,我心态还不够从容,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不过我觉得从容是对我的特质的损伤,很矛盾。
      我交流的主要目的是真的想从交流中彼此能从对方得到点新鲜的信息。
      或许在交流过程中排除一切人情世故的元素,把彼此的交流对象都当成没有感情的“电脑”会更有利于把理说清——可这想法也太不人道了,很矛盾。

      恩,具体人的心理和性格如果有足量的信息材料,我觉得还是可以预测的。你说我软弱?我是死过三回的人,不软弱。真的。修炼和完善是必须的,共勉吧。

      杨不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你心里别扭别怪我好吗?我已经被你伤得不轻了。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8-06-13 17:44:22  at   2008-06-13 17:44:22
      我对工王的政策是,不理睬他的废话。因为那确实是废话,他是因为我得罪他而在与我找别扭,而不是在交流,这是我的感觉。我感觉不到他在和我交流。他不仅低能,而且对自己的低能非常麻木,人为什么会到这种程度,我就判断他是在跟我找别扭而已。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6-13 14:18:33  at   2008-06-13 14:18:33
      你的互换思路问题在于,具体人的心理和性格是难以预测的,你说如果你是杨丽娟,不仅不领情,还会因为杨不及的文章感觉冒犯,这是可能的。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表达观点的时候,不能太多考虑对方是否领情,也无法以具体人的领情为目的。另一方面这也是你心理较软弱,心态较激烈的体现,努力修炼和完善吧。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6-13 14:01:31  at   2008-06-13 14:01:31
      不知该怎么回复,我对你是更了解一些的。你应该是多虑了,而且将交流想得太“交换式”,仿佛需要彼此给于支持和好感,投桃报李,达到平衡,我想这个“自觉”是真实的,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但不要因此影响判断和心态较好。还是需要更从容。

      Posted by  工王  [ http://blog.sina.com.cn/gb2006 ] @ 2008-06-11 00:06:09  at   2008-06-11 00:06:09
      昨天发言后,想了想,上一条发言令我觉得心里别扭,我和你们属于天平的同一边,但怕因关于“把人当成螺丝钉”的言论引起你们的误解,从而又少了两个有力的心灵支撑点。留这个言实在是为了表达的需要 ,而不是为了占用博主的阅读时间。如果博主不感兴趣,就不看或者删除,我都不介意。

      “把人当成螺丝钉”,这个想法我本以为在博主的兴趣范围之类,因为这涉及到个体对个体正当意愿(欲望的满足)的尊重的问题。
      回头想了想,“把人当成螺丝钉”这种理解是片面的。
      我打算这么理解,你们已经把范美忠、莎朗认做了广义上的朋友关系,保他们的镖是在邀请他们加入我们这一边,是个友好的表达,事实上确实如此。

      我为什么有“把人当成螺丝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因为我不曾换位思考过范美忠、莎朗面对保镖文章时候的感受,原因当然是不了解他们。所以只能自己换自己。
      我是这样换的:
      当我像杨丽娟那样,只为了当面多看几眼张柏芝的因坚强而显美的面孔,我不惜一切代价去香港找她,引来追击者无数,成为众人焦点,网络上议论纷纷。就杨不及这架势,显然是要写一篇题为《保工王的镖》 的文章了。如果我事先并不认识、了解杨不及,我会对他的这篇文章不以为然,反而会感到他是冒犯了我 (王者)的虚荣,反而会把这篇文认作是对我的羞辱,不大可能会想到他是在邀请我做他广义上的朋友, 这势必会对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相互伤害。

      为了表达对杨不及保镖事业的理解和支持,我决定也通过我的blog推荐这五篇文,也算是为天平这一边加上一点绵薄之力。希望杨不及别因我的这一幼稚行为而不快。
      重新认识保镖事业后,我决定赞美杨不及的徒劳,以满足他的虚荣。赞!
      同时我也有点担忧别的与我类似的王者会误解保镖事业而造成不利局面。

      关于“虚荣”网上有这么一条参考资料,把这条资料放在这里是避免误解的需要。
      人的欲望有四大种:贪婪、竞争、虚荣、权力
      虚荣是一种有巨大潜力的动机,它是人们内心深处一种最重要的欲望,它的表现形式多样。虚荣带来的重 要问题之一就是自我不断地膨胀。满足虚荣心的是荣誉。

      Posted by  工王  [ http://blog.sina.com.cn/gb2006 ] @ 2008-06-09 22:34:50  at   2008-06-09 22:34:50
      经博主“利”,“己”,“他”的三字解释,对保镖行为的社会价值和保镖者的行为初衷以及推荐者的推荐初衷认识清晰多了。我收回关于“扭曲”言论的批评,但这一侵犯是作者主动侵犯后的被动侵犯,我不道歉,只对博主推荐初衷的误解表示道歉。
      对莎朗的恨是属于“恨屋及乌”,若没出现保镖行为,我对莎朗的侵犯是不以为然的,只当她是不懂事的小孩子闹着玩,或许还会因她对中国人的刺激言论表示赞赏。
      但还是觉得《保谁谁谁的镖》这样的标题有点不妥,这里的被保护者的个人接受保护意愿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进去?或者这个被保护者已经被抽象化了?被动成了某一方的一个天平砝码了?成了个螺丝钉了?这太可怕了,请原谅我这么冒犯的思考!
      看来我对“五十步推百步”这话又误解了,惭愧。
      分工不同,层次的需要,有理。趋利避害的私心大小取决于心灵支撑点的力度。如果我有足够的心灵支撑点,我想我会推到100步的,但推这100步的初衷主要是为了发泄对另一方的私愤,徒劳的成分会很少。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6-09 18:26:25  at   2008-06-09 18:26:25
      五十步推百步倒是有趣的说法,这也是分工不同,层次的需要。但差别很根本,可能五十步的还有不少,百步就不多了。也许最理想的推,是我应该退五十步,以清白的零步姿态来推荐百步吧,但我还是难以抗拒五十步层面对我的需要。

      有一些朋友支持我,他们这样说,自己不会是我那样的人,但他们觉得需要力挺我,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对余地的需要,可能内心向往的方向比较一致,更形象说,他们也是至少部分倾向天平这端的人,或许是10步,20步,30步和40步的差别吧。

      如果我再进一步,比方说非但不介意莎朗的言论,而且还感谢她拒为面霜道歉的气节,那势必更进一步,达到六十到八十步,不仅令我对百步的推荐更难,而朋友们替我的辩解也更难,而且事实上这样甚至会令我面临损失。因此我加倍感觉百步的不易(范美忠似乎是个偶然走到百步的人,也必须保),推荐是尽义务,自己没有走更远,只是趋利避害的私心和悟性能力的限制。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6-09 18:24:53  at   2008-06-09 18:24:53
      这方面可能我们难以交流,所以最好不要交流。你确实没有看懂这个文章,且将它引申到了我不感兴趣的层面。

      保莎朗的镖,原本就是利己,但这个利己应该看作“往自己一端的天平增加砝码。”同样也是利他,因为天平这端还有别人。而谈到这里的“利”,争取时又该有徒劳的自觉。因此我们对“利”,“己”,“他”三个字的理解都不同,最好不要交流。

      Posted by  工王  [ http://blog.sina.com.cn/gb2006 ] @ 2008-06-09 17:09:37  at   2008-06-09 17:09:37
      只看了博主推荐第2第3篇文,好话不多了,说多了会把人说死。
      非常厌恶《保莎朗斯通的镖》这一篇。

      最主要的理由:保莎朗斯通侵犯了中国人,从地域上来说,我属于中国人,她对我的侵犯令我不爽,但想反抗也反抗不到她头上,反抗无效,只能憋着。从标题上看,作者看上有把她的侵犯行为合理化的意思,可恶。

      第二个原因:抛开对莎朗斯通的个人私怨,对这种保镖职业看不顺眼,觉得有点扭曲。
      理由:
      作者保莎朗斯通的镖之前,怀疑并没有对莎朗斯通这个人进行过全面的观察。
      作者有没有考虑过莎朗斯通需不需要他来保镖,有没有想过如果莎朗斯通知道中国网络上有这么一个人为她说话,会不会让她以为作者是把她定位为弱者、可怜虫才需要有人来替她说话,会不会觉得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她的傲气和自尊的打击。
      居我观察莎朗斯通是个大明星,能这么侵犯我不能算是个弱者吧?也就是说作者的保镖行为有可能会侵犯莎朗斯通,除非莎朗斯通本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保护。

      基于对作者的全面观察,我认为他并非只是在为莎朗斯通谋利益,而主要是在为他自己和所属小众谋利益,谋幸福,发泄对sb们的私愤。也就是说莎朗斯通只是他“伸张正义”的一个道具,这是不是有点不人道?如果是因为莎朗斯通侵犯了他(他也是中国人)而觉得她被当成斗sb的道具是合理的,这看上去实在扭曲的不行。
      如果把莎朗斯通当成是作者所属小众成员之一,他脸皮是不是有点过厚了?那我是不是也该把作者认为是有可能侵犯我的人之一而与他树敌呢?

      简单的说,明明是出于“利己”目的却打着“利他”的旗帜斗sb,这种斗法很扭曲,我甚至觉得已经严重到该称为是种假正义的无耻行为了,已经不是美不美的问题了。

      当然,如果《保莎朗斯通的镖》这个标题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化的处理,我上面的言论就相当于放p,但当这个艺术标题有可能因被保镖者误解而觉得受到侵犯的时候,恕我实在欣赏这么高雅的艺术。

      如果作者看到这些我从文章标题引发的思考,若有误解就说误解,别再毫不留情的又丢下“幼稚愚钝”这类臭帽子了,那简直比骂我娘还难受,我更爱智慧,在智慧面前,我娘只能算个p。另外,也建议作者别用自称高度精密的机械眼只观察人情世故社会动态了,那是傻瓜照相机在做的事情,还是把眼光死死地盯住“绝对真理”比较好些。
      ——————————
      推什么推,五十步推百步。
      这是句作者自知的大实话,而非故做谦虚之别扭话。赞!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8-06-02 19:35:08  at   2008-06-02 19:35:08
      推什么推,五十步推百步。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