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命运- -  |  首页  |  读书- -  >>
       
      2006-05-16
      关于重复的梦境- -  -  [ ]

      在沙发上睡着,醒来已经半夜,几乎梦到奔走和搏斗了整晚,而且似乎都是曾在以前梦中发生过的事件,过程中因为重复感而更加疲惫。

      首先是我和某熟人q的一次奇怪恋爱,似乎是因为她写了什么小说,我根据此小说创作了一段故事,应该仅仅是bbs式的接龙故事吧,似乎是手写的稿子,又似乎是正在亲历亲为的表演。以往的经验也会常有这样的情况,梦里正在发生的事,自己忽然变为观众,原来是一段电视剧或者文字故事,具象和抽象间似乎没有明显的界限,随时带入和抽离。

      但这个梦境有重复感,似乎是梦中的过去我曾写过这样的故事,不知为何再次提笔来追忆,因为思维和感触接近,自己也知道正写成以前那样的故事,这重复循着某种必然深入。同时我也在亲自演绎,但这演绎似乎也曾发生过,在朋友q为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选择主角的时候,忽然发现身边的人合适,在那时我变成一个长着韩国式苦相的男人,或者说我不是他,因为我能清晰的看着他,同时又能直接体会他的部分内在感受。

      这个双重(创作以及演绎)的重复感受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也就是说,并不是以前的梦境曾发生过,令我在这个梦境中记忆起,而仅仅是这个梦本身,在单一时态中关于重复的错觉。

      然后我能回忆起这个梦境的若干具体细节,我和朋友q并不来电,我们都知道这是一段表演。其核心的感人情节在,我驾车(现实中我不会开车)去某个巷子的理发厅,去为她(女主角q)取几本书,其疯狂和卖命来得毫无理由,我开车横冲直撞,但因为自己的蹩脚技术不断受阻,最后仅仅我拿着书走出店,迎面就遇到我那徒步而来的朋友q。随后我怀着失落离开,明白这仅仅是煽情的开端,这番表现根据剧情将在q的心中萌芽,只是作为角色我已经知道结局才能表现得这么义无反顾。

      关于小巷中的理发店,本来我担忧自己会迷失方向,但似乎是因为新年将至,巷内的大部分小店都关张着,甚至巷子被一个关闭的店铺横截了,变得很短。于是我轻易找到了q落下书的理发店。似乎是夜晚,一些还开着的小店显然是色情场所,各自站着赤裸的年轻女人招揽生意,她们阴唇上穿了闪烁的环,十分美丽和醒目。

      那些关着的小店我在梦中也给出了解释,原来新年将至,人们都去马路狂欢了,我的另一个分身收看了这场直播,我看到在狂欢队列的最前面,不断有赤裸的女人类似运动员进场那样翻跟斗前进(也许更像马戏表演),翻完跟斗以后她们才纷纷穿上衣服,我一面惊诧电视台的尺度已经如此之宽,一面注意到翻跟斗它只给了远景,白花花的裸体到近景就已经穿上衣服了,显然是剪接过的。

      关于取书我同时又产生了意向叠加的另一个情节,似乎那不是一个理发店,而是一个书的摊位,那里同时有q的小说,和根据q的小说一年一度的征文,我想我的剧本也混杂在其中(就是正在演绎中的)。我迫切的想要找到它,看看当时的构想和现在有什么细微的不同,我知道它们应该是重复相似的,找到它,我对现在尚未推算完成的结局部分就不会感到费力了。

      在书摊女友s催促我离去,很自然过渡到了下一段梦境,我们回到家,有两个人闯入(其一持枪)来杀我们。这段梦境仍然曾发生,我知道最终他们失败了,但需要经过漫长的打斗,于是接下来的整晚,我都在和他们进行漫长疲惫的搏斗,而这搏斗的每一点细节,几乎都似曾相识,因而感觉厌倦。这个感受现在令我想到jojo的死神十三,在梦中的记忆只存在于梦中,多半醒来就忘记了,入梦却又再记起。

      我操起室内每一件可以拿起的器具,在搏斗中打得粉碎,房间渐渐变得空旷,最后我试图用厨房的刀具结束战斗,一个笨拙些的歹徒没有造成什么威胁,昏倒在另一个房间,另一个则很难对付,幸亏他的手枪在击碎了我许多器具后被打落。此时他正头抵着厨房门被我压倒,却忽然反手揪住我令我无法动弹,一面伸手够着了先前落地的手枪。于是我大声呼救,s却不知在厨房干什么,反而很小女人的惊叫说,洗手池里有蜘蛛。

      我被手枪逼住,似乎已经没有活路,此时却有蜘蛛从厨房门的格栅爬过来,正好落在杀手的脸上,原来s费了不少劲把毒蜘蛛引到这儿,这蜘蛛似乎是以前在家中走失的,一直很担心它隐藏在何处酝酿毒液,这时凑巧出现救了命。杀手被噬咬之后几乎融化,似乎又蜕成了幼儿,因为再无危害,我们就由那个笨拙些的杀手将他带走了。我将手枪留下防身,却总觉得这东西有随时爆破的危险,似乎不宜放在床头。随着手枪留下的是保养手枪用的一大袋油,s把油小心的倒在厨房的地上,油就顺着地上的裂纹渗入不见。我拿着手枪总觉得危险和烫手,就将它丢进水池,只听到砰的一声,莫非是走火了,s却解释说这是火药遇到水的声音。

      因为在沙发上睡着,电脑没关,期间不断醒来又睡去,于是每次浅睡就梦到起身坐到电脑前,这个梦境倒是真的在不断重复,等我真的醒来,有那么一会儿,感到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的模棱和奇妙。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5-25 20:40:54  at   2006-05-25 20:40:54
      不不,当然你特别喜欢对它是一种肯定,这个价值我承认的。但不要把我的特别不喜欢也当成某种成就的佐证。因为我实际是站在创作的角度否定它,认为它不够用心更不够好。所以我说它和我的插图理念不符。<br><br>相信二十年后会有这样的展览,哦有些可怕那会儿我们都几岁了面古。<br> <br>

      Posted by  绵谷  [ ] @ 2006-05-25 19:59:46  at   2006-05-25 19:59:46
      我觉得那个画特别衬那个故事集。如果作品出来,有人特别喜欢,有人特别不喜欢,对作者来说也是成就吧。开个王小波的插图展多好,二十年后。<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5-25 03:50:49  at   2006-05-25 03:50:49
      to 刀锋,记录梦境还是很吃力的,我现在记录不多,你那边有很多短句的意向记录,我在犹豫这些要不要记,多数时候较无清晰度和逻辑性的梦境我都没有记录。<br><br>比如前几天一个意向,一个女人,从侧后方看过去,一只眼窝里有一个电风扇,正面看发现整个人是一个电风扇。这样抽象含混的意向让人理不清状况,也记不起来发生的前后情节,我就多半没记录。但实际上他们是多数梦的原貌。<br><br>再比如今天梦到很绚烂美妙的情景,醒来想记录觉得有点力难从心,梦境中过于沉醉的,回忆比较抓不住神韵。刻意为之有时太伤神。<br><br>to t,不知道你这是来自生理研究还是心理学还是怪力乱神的说法。<br><br>其实很多人觉得做梦很累,但我没有上班的压力,所以睡眠时间自控,多点梦也是无妨的。<br><br>to grapefruit,是的我看到你也在记录和画梦,请继续我也喜欢看,近期的几张很不错呢。<br><br>to 面古,上海时装小女超人是谁呢。王小波的作品还是有不少遗憾,不过不着急,还有机会再画的。我画的是三部曲中的青铜时代,不过分成了三本出。唐人故事集我好像看到了,我却特别不喜欢里面的插图。可能因为它不符合我插图的理念吧。<br> <br>

      Posted by  绵谷  [ ] @ 2006-05-24 08:21:33  at   2006-05-24 08:21:33
      上海著名时装女小超人那里有你连接呢。<br>我看到你的王小波了,这活接得爽吧。我买了另一本唐人故事集-故事和画都爱不释手。<br>是不是官方作品都会拘谨了。也许你画三部曲更有趣吧。<br> <br>

      Posted by  grapefruit  [ ] @ 2006-05-18 23:12:02  at   2006-05-18 23:12:02
      很喜欢你的画,我也是几乎天天做梦的人。<br> <br>

      Posted by  t  [ ] @ 2006-05-17 14:57:58  at   2006-05-17 14:57:58
      有传闻说,详细记录梦境是一件危险的事情。<br> <br>

      Posted by  刀锋上  [ ] @ 2006-05-16 22:10:02  at   2006-05-16 22:10:02
      恩,梦境好详尽。<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