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老宅的梦境片断- -  |  首页  |  旅梦人(附下载)- -  >>
       
      2006-01-06
      无极,被误解的荒诞- -  -  [ ]

      实际上我并不想写这一篇,我对无极的感情已经趋于平缓了,在影院并没有听到传说中下贱的哄笑,而无极的票房也走高,于是我怀疑网上的这些乌合之众仅仅是群众的少数,似乎有不值得一打的落水狗之嫌,向弱势开炮向来不是我的风格。

      然而还是需要一说,因为宵小的谎言已经四处散布,在我所身处的网络环境内,充斥着因无极而膨胀的猪尿泡,所以我又觉得,这就是需要矫正和打击的多数们了吧。加上观众对于热闹的喜爱,也可能是他们蜂拥而入观看无极的动机,为了让自己能加入说两句,我早就说过他们是怯懦的一伙儿,跟自己的卑微有仇,抱团就可以一起俯睨比他们大得多的东西,这可能性让他们手心出汗,通常这种情况可以称作狗仗狗势,他们相互引证壮胆和彼此推举为人,因此获得了空前的自信。

      关于无极的傻话之一是导演意图讲述太多东西,甚至有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这话的人期待更纯粹的娱乐,还是可以理解的一群,除了令人同情的大脑容量之外没什么可指责的。关于无极的傻话之二是剧情令人错愕失望,没法感动,说这话的人期待更纯粹的正剧,也是可以理解的,除了令人同情的趣味和局促可怜的应变能力。真正可憎的是通过各种傻话的铺垫,自以为凌驾于无极之上,居然从此怀有笃定优越感的人群,他们是谎言制造鸡。

      无极呈现的荒诞被误解了,而对无极的误解正以荒诞的形式热烈呈现,我们不缺少荒诞,而之所以不能领会无极,在于缺乏对荒诞的自觉。

      以下是我的部分观感,为了更好表达,对话中我的发言作了少量修正:

      意 说:
      还有就是无欢原来是因为一个馒头的表白...还有光明说...我被你感动了..我是真笑了...
      格 说:
      这个很正常
      格 说:
      我觉得我如果是编剧,我这么写这句台词的时候,一定在偷笑
      意 说:
      我被你感动了..估计是故意这样写的..
      格 说:
      肯定不是真想要观众直接的感动
      格 说:
      直接煽情有这么写的嘛
      格 说:
      所以我喜欢这种台词

      意 说:
      但馒头的表白..至于吗..一边哭一边说失去了做好人的机会..这个有点恶搞了吧...应该说.这电影还是比如果爱强...我觉得...相比之下..如果爱太形式了..乱折腾.
      格 说:
      不会阿,我喜欢这种
      意 说:
      如果爱让我觉得没有形式..它就不必存在了...无极还可以的.我觉得..比英雄要好
      格 说:
      很荒诞,显示了跳离的智慧
      格 说:
      我觉得我写一个感人的故事,就不能容忍老套,与其用套路煽情,不如让套路呈现原型
      意 说:
      对对对...我觉得有荒诞感..这点很好.

      格 说:
      就是一个馒头,但是换成别的,不就能感动了吗,但是就要荒诞的馒头套进煽情的公式
      格 说:
      而失去了做好人的机会,是一般煽情套路的潜台词
      格 说:
      这里却把潜台词直接说出来,结果也起到了有趣的效果
      格 说:
      直接把对观众煽情的意图表达出来,过程却省略或者变形了

      意 说:
      你看了一个叫崔卫平的人写的无极影评了吗
      格 说:

      意 说:
      天哪..太无聊了..据说还是个权威评论人
      意 说:
      发在新京报上..我刚看完..在看别人的评论.
      格 说:
      我现在不是很愿意看无极的评论
      意 说:
      确实没太大必要看.
      格 说:
      我觉得无欢那一段讥诮了很多东西,比如作为编剧本身的煽情意图,深刻感情的滑稽因果,总的来说这个手段不算特别复杂,但还是比较准确的呈现了荒诞
      格 说:
      包括道具的使用等等,本身对电影的很多套路是嘲笑和消解的,当然不是特别高明需要仰视,我觉得还是很亲切的
      意 说:
      很多人说他高高在上拍片..我倒不觉得
      意 说:
      奇怪的说法.

      格 说:
      我喜欢的片段是昆仑撑开大门,他的主人和女人在他的头顶轻盈越过
      意 说:
      嗯这段是很漂亮..很有意思.
      格 说:
      羽毛我不算喜欢,相信大家都能猜到,好在不肉麻
      格 说:
      还有后面风雨中的海棠,光明用许多草席围之,也是一种清新的煽情手段,我喜欢,基本是那种日本人细腻的带点变态有意显着笨拙来掩饰煽情意图的煽情方式
      意 说:
      其实蛮现实的..这世界上的人们争来争去,可能也就一个馒头...人自我辩解的时候,总是让清醒的人觉得可笑...一个得到一切的女人,当然得不到真爱...
      格 说:
      光明在各色风光中的等待我也很喜欢,还有他的骄傲倔强脆弱虚荣卑贱高贵猥琐无助无赖这些面,我觉得对男人的心理而言,描绘算是很到位了
      意 说:
      这个人物是很有意思...崔卫平嫌光明的爱情不完满..很贱..我倒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这个人物最饱满..
      格 说:
      是啊
      格 说:
      昆仑太简单纯粹了,无欢太变态荒诞了,鬼狼太绝然超脱了,唯有光明是现实中的矛盾人物,只是把各个面都发挥的极致

      意 说:
      倾城这个角色也苍白的很..纯粹是工具..
      格 说:
      倾城完全没有发挥余地
      格 说:
      还不如满神
      意 说:
      我也觉得...
      意 说:
      这是个男人的世界啊..呵呵
      格 说:
      陈好像比较擅长这个
      格 说:
      刺秦也是这样
      格 说:
      女人就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并不具备人性
      意 说:
      刺秦挺不错..
      格 说:
      女人是固定的,不会成长也不会变化,只有男人是复杂多变的,而且因她们而成长和改变
      意 说:
      陈凯歌自身性格里的东西.这是..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2-14 01:28:04  at   2006-02-14 01:28:04
      关于电影还是可以进一步探讨的~~过两天有时间再说说别的,霍元甲啦,金刚啦。<br> <br>

      Posted by  杨来同学  [ ] @ 2006-01-31 19:13:18  at   2006-01-31 19:13:18
      情颠大圣看完了。来这里汇报一下。<br> 这个比较难评价,从比较高的标准来说这个片子还是不行。但是从一般标准来说,很不错啦。<br> 里面的造型是很Q的,我很喜欢,爆赞谢霆锋的紧身流氓装。<br> 刘镇伟的想象力可以;他还可以搞下去。赞一个。<br> 实际上,电影整体素质不高,片子后半段无所不用奇迹的狂煽情,桥段老掉牙;估计部分女性观众会喜欢。<br> 有两句对白很提升我对情颠大圣的整体印象:<br> 蔡卓彦:“好,我拿贞操和你博!”<br> 谢霆锋(留在沙地上):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br><br> 突然就觉得他们对爱情的看法还是很天真地,因此印象瞬间提升了。<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20 12:14:39  at   2006-01-20 12:14:39
      我对电影的感受在于它有没有带给我什么,无极有,它就是好的,它带给我的目前而言没有功夫和孔雀那么多,但比英雄和七剑多,而且还有继续增加的可能。<br><br>关于无极的负面评价,谢老师的比较有意思,以下转:<br><br>中国洛可克 <br><br>9:53 2005-12-21<br>政治学习后感:<br><br> 政治文本的最大内在矛盾是:辩证法和强决定论的对立。其文化立场上的尴尬,体现在:对西方主流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都保持谨慎的距离和片面的批判。这也是“政治文明”本身的尴尬,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意识形态的僵化带给中国文化的影响无疑是负面的。中国电影当代浮夸的洛可克风格也正是文化领域多元博弈的结果??真正的[现实主义]在当代中国的意识形态话语场和市民娱乐的话语场的交集中是没有出路的。在这里陈凯歌的从1984年《黄土地》到2006年《无极》这二十年可以被看成一个上中国文化精英洛可克化的一出活剧。<br><br> 而在我看来,这是集讽刺性与悲剧性于一身的一出戏。<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6-01-16 20:11:26  at   2006-01-16 20:11:26
      不过如果把这个看作和功夫(几乎)完全不同背景的产物,我可以理解我的这种(缺乏真诚感)的感觉了<br><br>我想看到你完全抛开反潮流这个姿态,对无极的评论<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6-01-16 19:59:39  at   2006-01-16 19:59:39
      MD,不吐不快,其实跟无极没多大关系<br>没有激赏,只是举例。荒诞作为表现手法在网络无厘头的洪流中也许的确被糟蹋了,但并不意味着凡是这样的都是泡沫,不配称之为荒诞。如果你把血案和对无极批评的背景分开又如何?我说这个话的背景是,我只看过你和猫三关于无极的评论,而我自己看了你的签名跑去电影院看了无极<br>竹魂批评的是我对无聊人的态度,由我对二版冲突中对无聊人有所约束还是怎么的有关,她对无聊版是干什么的说实在都不清楚<br>所以说,更多的,你是指我对无聊的态度与你不同<br>我的确与你不同,然并非你说的从正面找意义,我从来不是一个在这方面有清楚理论架构的人,更多从直觉出发,无聊对我的意义是在某一个说法下聚起来的这帮人和一种风格,为我所喜欢,释放我性格中的某一面,除此之外的意义,实话我没想过。很多时候,理论方面,我是跟着你走的。出发点跟我不同,但是很有意思。<br>杨不及的意义我也没想过,说出来的是我最直观的感觉,没有你想的那么多。尽管我很喜欢你什么都能说出来一套一套的样儿,那非我之能,但我自认能欣赏这种思维之美,并且觉得在大的方向上有很好的契合。<br><br>如果说有情绪,来源于你我分歧如此之大,我不喜欢这种局面。(这个排第一可见我不是一个理性的人)<br>其次的不满在于,杨不及赞一个或者贬一个东东的时候其实跟这东东本身关系不大。你的表达让我觉得你受了站位的影响,有一种混淆,然而你并不承认。<br><br>如果放在论坛,我会更多从姿态角度解读,在博,我更多关注你对无极本身的观点。我觉得这里面少了一种真诚感。功夫的评论也充满了长句和繁复的字眼(相对少些),就没这种感觉。<br><br>界定不是好词,当时想换,懒了下,可以换成欣赏评论,或者其他。<br>我不会对号入座,不管别人如何评价,自己对某一东西的感觉是不应该被影响的,并不因为和某种该骂的潮流致就该或者会被侮辱。因此即使我的观点和这个潮流一致了我也并不觉得我在这个潮流里面。<br>如果你和杨不及在一个战线,他所反对的潮流我也觉得应该反对,然我不会故意和这潮流保持距离或者故意相反<br>也因之我会觉得,你反这个潮流没问题,但你对事物本身的观点也该和“反”这个动作无关。<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15 22:01:28  at   2006-01-15 22:01:28
      不用再讨论无极了,我们在这点上的趣味看来没有交流的基础,馒头血案音频方面还算有趣,除开这一点实在不入流,你说它是荒诞的表现形式是侮辱荒诞,这种叫做网青特色的无里头。本来无里头也是荒诞的一种,但网青特色的无里头不是,荒诞已经被愚蠢消解成泡沫了。<br><br>我向来不喜这类无里头的玩意儿,这种东西获得喜爱不奇怪,得到推崇且作为无极的对立面得到激赏,则证明人们的品位不是提高了,而是太低级。<br><br>你对杨不及的欣赏很可能是误解的一种,难以领会它的精神,因为你太严肃,习惯从正面寻找意义,当初为什么竹魂批评你对无聊的态度,其实就是这样的。<br><br>比如说这里,我是在表达对一个什么东西的界定的兴趣吗?不,我这里面的多数话,都是在攻击大多数,我在告诉他们,他们是何其愚蠢,而对一个什么东西的界定,是只有我和我认可的人才有的特权。在他们传达这种对无极的sb优越感的时候,我正在把自己对他们的优越感呈现给他们,说他们是何其的下等,不配说三道四。<br><br>而我是比无极更接近他们,所以他们无法像对待无极那样直接把仰视变成藐视,也不能享受到安全攻击的快感,相反,我要让他们感受到被攻击,以及一目了然的恶意。<br><br>其实我认为你不用表现出对我语言的理解,因为你完全不需要在这里跟我讨论界定,只要不对号入座的感到自己在人群里就行了,我不是说不值得与你讨论,但至少在无极和荒诞的问题上没什么好说的。我尊重无极就说明了无极值得尊重,我用自己来说明无极,这就是观点的全部。<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6-01-15 16:29:10  at   2006-01-15 16:29:10
      我没什么野心,但我欣赏杨不及的站位,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杨不及偏激~你连这一点都没看懂只能说你比我更没有耐心~<br>荒诞本身和以荒诞的形式来表达还是有挺明显区别的~<br>在我眼里,无极就是荒诞,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就是以荒诞的形式来表现~<br>对一个东西的界定,应和大众小众没有关系~我觉得这是对智力的尊重~<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6-01-11 13:22:13  at   2006-01-11 13:22:13
      这个直觉和智力,我觉得还可以用另外一个描述来说明,就是在观影的过程中,你能不能感受到编导是很high ,很过瘾的。<br><br>香港电影有一种感受很特别,像闹剧,你在看得时候会觉得从编导到演员都非常开心,有的不是闹剧的类型,情绪不是开心的,但是非常饱满,就是刚才说的,从编导到演员都很过瘾,很high,好比做爱找到了高潮,汁液淋漓,当然不是每次都能找到,能不能找到就要靠直觉;但是你能感受到这种情绪,被他们带动起来。说到商业化,我觉得这算香港电影很不商业化的一个侧面,好莱坞电影也很精良,模式比香港要成熟得多,但是没有这种high的气氛(也可能是语境差太远感受不到)。<br><br>有时候香港编导让我感觉他们完全是自己在玩,自己过不过瘾(娱己)最重要,娱人是附带的效果。譬如周星驰后期很多电影,大内密探一类,我觉得完全是他自己觉得“这样很有意思”,观众(或者说,庸俗的市场)什么感受他根本不关心。<br><br>但是大陆导演,从来没有一次让我觉得是编导很开心地在搞。所以我说他们有直觉地很少。<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11 02:13:13  at   2006-01-11 02:13:13
      另外说到徐克,这个问题也是挺明显的,我非常喜欢此人,但他确实也是很有直觉,但思考能力不行,在直觉无法一步企及的地方,就很吃力得深不下去。比如他的动画电影小倩,正是这个动画让我觉得看到了他才华的边缘,比如七剑,我在影院有明显的感觉,就是某些应该进一步的地方被他力不从心带过了。所以约翰克利斯朵夫里面谈到创作,从直觉和灵感攫取的,最终需要智力来完成。(大意)<br><br>说起来还是唯有周星星又有直觉又会思考,但他也显然是更接近香港类型的导演,只能说他太有直觉了,同时不是学院派,却具有天然的哲学气质,完美。至少看他的电影,我是真心诚意的没有感到才华的界限,虽然功夫后半段略有乏力,但考虑到之前的爆发,在同一部电影中一时蓄力发完也是情有可原的。<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11 01:52:27  at   2006-01-11 01:52:27
      差不多我对港片的感觉也是这样,往往琢磨得很浅,拚得就是气质和直觉。<br><br>比如这个刘镇伟,我之前就想说他感觉很傻,不过后来觉得没必要这么直接,其实真就是智力有限。他就想不到无里头的玩意儿已经被大陆的年轻人玩到了什么程度(当然我同样不欣赏),他还搞些一下子就能想到的玩意儿,自以为迎合了大家的口味,根本是脑子都懒得多动一下。<br><br>如果说大陆的导演过于有追求,香港的很多导演状态是属于太放松,过于没有追求,工作就是工作,市场要什么,一次撞到了就反复搞,把一个套路搞死为止,有一点赚头他就不费心琢磨新意。不过就他们搞出的些所谓新意,也往往是极有限,偶尔迸出一点好象捡到宝,都能感觉到他的得意和卖弄,但不是那种很清高的得意和卖弄,而是面带兴奋很浅薄的得意,酒桌上冒出妙语来那种亲狎的卖弄。<br><br>陈就算是大学老师吧,也无不妥,东西还是有嚼头的,我还是得说无极,其中有不少地方我很喜欢,可能看不到直觉四溢,但起码他有智力,就算不用直觉,硬用智力推导出来的东西仍然让我觉得有感动,受到启发。看一部电影,收获到新意,这不就是最大的意义吗。<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6-01-10 20:37:14  at   2006-01-10 20:37:14
      刘镇伟不算很聪明的类型,我觉得他肯定不会想复杂的东西;反正在我的认识范围内,香港导演很少有“精雕细琢”去设计的类型(我的意思不代表香港导演不重视细节,重视细节是工业化的一个显著标准)。我的意思是他们绝大多数是靠直觉,譬如我刚刚想到的徐克就是;前些天重看新龙门客栈,仍然觉得很厉害,那个本子也是张炭写的嘛,,一瞬间感觉到了,就非常cool,风格很好;没到就不行,纯粹碰运气。<br><br>相反,大陆都是搞得比较严肃的,就算闹剧也要很推敲的,就好像冯小刚,据我所知那些对白都是反复琢磨,很设计的。我觉得这两个type既是工作习惯也是文化,大陆还是觉得电影很高尚的。<br><br>两类一起工作,能不能搞好?对于陈导,他聪不聪明我觉得难说,但我觉得他肯定没有直觉(他给人的感觉不像导演,像大学老师,我很讨厌大学老师),他应该是只能搞他的哲学品味内的东西。至少无极这个案例不能作为正面的例子。<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09 20:49:15  at   2006-01-09 20:49:15
      关于刘镇伟,我的兴趣实在不大,大话西游我已经不算感冒,到了天下无双,我感觉此人脸上就写着两个字:过气<br><br>我觉着此人的气质又卖弄又小气,若不是周星星,大话西游也会很烂,情癫大圣回头看碟吧,看我判断的对不对<br><br>无极则相对合我的胃口。<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6-01-09 19:33:35  at   2006-01-09 19:33:35
      看了,总之是不够好。或者够不好。<br>不在我的趣味之内;不认为它传达出来的效果是编导的本意。<br>坚决不信陈本人是想拍一部荒诞的电影。对白是张炭的效果,他在这里显然没有和刘镇伟在一起的效果。<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09 01:30:18  at   2006-01-09 01:30:18
      对了,还有nix你的问题我显然是针对陈的电影而言嘛,是个尝试的判断而并非我自己的观点,我是说感觉陈的电影中有这样倾向,刺秦和无极都可以为例。事实上女性在情感角度的变化和成长较多,男人则在价值观等一些方面变化较明显,所以我想具体到这句话也是由观察世界的角度决定的吧。<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09 01:09:53  at   2006-01-09 01:09:53
      nix,我并没有觉得无极有所谓无数漏洞,荒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馒头影响人生是剧情的漏洞,可能是你对电影的理解与我没有沟通的基础。此外关于宣传,我的习惯是观影之前不关注宣传,评论虽然看了一些,但我略过了关于剧情的部分,这样以便保持新鲜感。<br><br>丫:我站得丝毫不勉强,这是我的本意,我的词儿你没听懂,但我很确切的传达了我的意思,用词都是斟酌过的,你不懂的原因可能在于你没有耐心,以及对这个电影的偏见。关于杨不及,我觉得就算他不是恰到好处,至少偏激这个词跟他毫无关系,难道你很有把握看出他偏在哪里吗,我觉得如果不是具有建立自己完整理论体系的野心的人,就没有能力对杨不及定义。<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6-01-08 23:22:08  at   2006-01-08 23:22:08
      哪面人多就站在对面。<br>基本上我脚得这是你站得最勉强的一回~~~~你拽的那些词儿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r><br>有必要比杨不及还杨不及么?最偏激的都已经在杨不及的度里了~~<br> <br>

      Posted by  nix  [ ] @ 2006-01-08 22:32:33  at   2006-01-08 22:32:33
      电影的宣传问题导致观众的误解,它被宣传成主流的大片。问题是无极充满无数明显漏洞等待戳破,如果你在开片10秒内意识到这是一部荒诞剧的话,会是愉快的观影历程。它只是想用3D和破绽对白意图描绘一种新武侠或神话题材的表达手法而已。作为一部电影,它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它有票房,但它还不够荒诞。<br>“女人是固定的,不会成长也不会变化,只有男人是复杂多变的,而且因她们而成长和改变。”请问你是认同还是说你就是这种观点?<br> <br>

      Posted by  nix  [ ] @ 2006-01-08 22:16:39  at   2006-01-08 22:16:39
      电影的宣传问题导致观众的误解,它被宣传成主流的大片。问题是无极充满无数明显漏洞等待戳破,如果你在开片10秒内意识到这是一部荒诞剧的话,会是愉快的观影历程。它只是想用3D和破绽对白意图描绘一种新武侠或神话题材的表达手法而已。作为一部电影,它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它有票房,但它还不够荒诞。<br>“女人是固定的,不会成长也不会变化,只有男人是复杂多变的,而且因她们而成长和改变。”请问你是认同还是说你就是这种观点?<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08 05:45:34  at   2006-01-08 05:45:34
      边:服装设计的风格挺有意思的~~等以后买碟研究,最好有加长版和导演评论音轨就好了。<br><br>heeleeky :哪面人多就站在对面。<br><br>nono和ht663,你们的评论我都看了,很有意思,赶稿到这会儿有点昏昏然,大致说一说,nono我的看法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一部电影能让我得到什么,对中国电影的责任感在媒体渲染下过于虚妄和廉价,导致大而不当的观影心态,反倒错过了貌似细微的感动和收获。<br><br>另外有些人付出两个小时和几十元,心态就极度失衡,这是很奇怪的,可能他们一秒钟几十万上下所以时间过于珍贵,或者就是穷到卖了血来看电影的,其实他们的混蛋时间一文不值,也只有买书看电影的时候才计较他们的混蛋金钱。<br><br>ht663你的无极评,主题很有趣,我也隐隐觉着是这样,张艺谋和陈凯歌:一个在地里,一个在天上,有很多微妙的地方,虽然我不尽同意你的褒贬。还有就是你在最后也把话题扩展到了中国电影,但我觉得你的思考可以立住,所以并不在我上面说的虚妄廉价之列:)<br> <br>

      Posted by  ht663  [ ] @ 2006-01-08 02:38:24  at   2006-01-08 02:38:24
      虽然我对这部电影极其愤慨,我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段落,陈凯歌展现了他理想主义的一面。<br> <br>

      Posted by  NONO  [ ] @ 2006-01-07 23:51:51  at   2006-01-07 23:51:51
      详情可看 http://windpig.yculblog.com/post.1000580.html<br> http://windpig.yculblog.com/post.1009456.html<br> <br>

      Posted by  NONO  [ ] @ 2006-01-07 23:43:33  at   2006-01-07 23:43:33
      难得看到一篇愿意严肃的态度看待《无极》的观众,呵呵,其实《无极》的错可能只在于没对上市场的口味,这还是非常纯粹的陈凯歌风格。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我博客上对无极和陈的评论^_^<br> <br>

      Posted by  heeleeky  [ ] @ 2006-01-07 00:02:44  at   2006-01-07 00:02:44
      很少听到这一面的声音呢。<br> <br>

      Posted by  勃士  [ ] @ 2006-01-06 23:25:19  at   2006-01-06 23:25:19
      我喜欢鲜花盔甲这个名字,读起来好听<br>最后的长老院还是什么,四周坐了一帮日本人?这个很奇怪<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