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梦境和记录之其二- -  |  首页  |  着陆的鸟人- -  >>
       
      2005-12-11
      受虐- -  -  [ ]

      1,孙大午秘书檄文
      2,孟静点评套套事件

      忙里偷闲看了最近的孙大午鞋套事件,鉴于此人面目可憎,不想贴相关的专题连接,为什么可憎,就因为此人长得就是一幅任重道远的鸟样,需要说明的是这完全是人与人的面缘问题,和具体事件给我的印象并无直接联系,当然我选择把这个观感说出来还是暗示了一点看法的。

      网民的起哄叫好还是跟仇富心理有关,就像那个天涯周公子一夜情的辩论大会,我就觉得那么多人推崇周公子实属奇怪,细想了还是自卑加仇富,一个富得没边儿的人压了一个富得有边儿的人一头,大家都觉得痛快,一边羡富一边仇富的复合心态得到了宣泄,大概因为有钱到超乎想象就对现实没有威胁感了,其实大家还是一样的穷。同样一个富有的人对另一个富有的人宣战,大概不少人有这样的心理需求吧,大家都对德艺双薪的富人牵头拯救道德翘首以盼啊。

      这里面可看性最强的是孙大午的两秘书写的檄文,我没怎么上过班,对老总们缺乏理解,所以对孙大午没啥可说的,推荐孟静的套套事件,她说的就很好,我对两个秘书更有兴趣,因为我觉得他们比较普通,易于琢磨,施虐狂部分也是受虐狂养成的,大家讨论孙大午的时候,我要贡献一点对其秘书的人文关怀。

      两秘书文章结尾处的经典摘录:

      “在李老师家里坐了也不过五分钟,室内的暖气很足,我穿的衣服多,有一种燥热,很难受。她家的茶几上放着一盘冬枣和一盘苹果,我清楚的看到一只苍蝇在果盘上飞舞,我想,这温度,适合苍蝇生存。”

      “我相信,多少豪宅已经不再是家,也不是孙先生所说的老鼠洞,老鼠洞毕竟是老鼠的家,而它已经成了一只阴气重重、光怪陆离的巨大的鞋套。”

      你们一定要看看这两篇才华横溢的文章,都得了鲁毛的真传,见得语文教育的精髓,我猜想创作过程可能是这样的:或许开始不是全发乎自己的本心,但写着写着就被魇住了,不知不觉就文思泉涌,才华横溢起来,感情深邃饱满寓意深刻悲悯,发挥到最后不得不收尾的地方连我都觉得,简直是意犹未尽哪。我想象了一下他们阖卷吁气时半空虚半满足的神情。

      或者起头也有屈辱,但成就佳作的热情洋溢起来,文章逐渐不受作者控制,按自己的逻辑发展(这是佳作的共性),最终令作者产生了已成为孙总义子义女的错觉,暧昧的屈辱和取悦自动被由衷的孝顺替代了。

      “孙先生今天虽然骂了我的同事小马,我也知道那么一个字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大的分量,但我想到,小时候母亲带我们出门前总是要对我们说,到了亲戚家,不要随便吃人家的东西,妈让你们吃你们才能吃。孙先生带我们出去就像父母带着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大人都受到了这种侮辱,孩子还在那要吃苹果,怎会不气呢?”

      “小时候的同类记忆忽然被孙先生的一声怒骂唤醒,我想起我倔强的妈妈。如果我还小,如果是我的妈妈,也许她早就按捺不住,像当年一样当场打我的手,甚至扇我的耳光了!不,我那个没见过世面、没有多少文化的妈妈根本就不会带我进门…… ”

      我认为没有叫爸爸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操守,那是更符合孙总性别的称呼,当然他们既然是秘书,都是离孙总很近的人,行文间暗含了对孙总的性别判断也未可知,我觉得还有一个理由可能是,孙总的细腻作风的确更像一个妈妈,但妈妈不会在吃饭的时候把脚拍到桌子上(妈妈桑或许会),那又显得很雄性和匪气,所以孙总真是一个刚柔并济的人哪,这样一个人说话是什么腔调呢,我想到可以给他配音的是:黑山老妖,到此我的想象力就落入了俗臼。

      最后要补充的是,我对孙大午其人真的是没什么实质看法,如果他饱受批评,我也完全可能在网络骂战时站在他这边,基本上谁站在道德争议的正面,我就站在谁的反面。但是对于这两个秘书,我觉得多说一点是有必要的。我不太清楚孙所谓讨论文明礼仪的大旗举起,麾下的6000员工会如何表现?在孙大午考虑收员工为义子,名正言顺的把孝道写到公司章程里去之前,我想这个讨论文明礼仪的载体,是不是首先该有独立的人格,面对两位忠犬的率先表率,我想到他们也是血肉筑成需要为生计妥协的普通人,另一方面自我催眠以及被道德异化也是可能的。那么正如孟静所描述,这个邪恶的企业文化通向何方,人在江湖,终成忠犬,每个人都是受虐者,是不是最终只有服从施虐者和爱上受虐一途?由于我选择自由职业,基本不会在类似事件中通过体验得到答案,但是我也在其他方面受虐,所以这个问题也指向了自己。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5-12-16 14:15:04  at   2005-12-16 14:15:04
      耶<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5-12-11 17:53:03  at   2005-12-11 17:53:03
      由于我身处一个主流的环境,所以更加感觉到,企业文化真的是一件非常要命的事.<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