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床事- -  |  首页  |  关于荒地的梦境- -  >>
       
      2005-01-23
      2004年尾的几句话之其一,一场别开生面的葬礼- -  -  [ ]

      2004年尾,有几句印象深刻的话,其一

      杨来:“美女是社会的良心”

      这句话说了几次之后,终于促使我想到表面之下更多的含义。最近的一次是关于海啸的辩论,安站在了正义和良心的一边,当时我跟来来谈起,说她大概不会认同我们的立场,即使因为朋友的关系在观念上有所妥协,心底也会维持自己的原则,在这样的原则里我们可以被谅解,但仍然是错误的,迟早是维持鄙视的原判(当然后来证明并非如此)。于是杨来来又说:美女是社会的良心,小猫也跑去捐款了。

      实际上我跟小猫的谈话中,也经常可以感到她对社会的责任感,认真到有些笨拙的一面,比如她曾很郑重的跟我讲诚信和按规则办事的道理,我这样是非观念模糊的人当然很无所谓,这个社会即使病态,个人也仍旧存有保持独立的希望,比如寻求夹缝和边缘,虽无心迎合也无改造它的责任。然而如果都是迎合它的人和逃避它的人,社会很难变得更好,这时候我就看到了美女身上闪烁的正义光芒。

      我渐渐认为,人们不需要彼此的认同,而仅仅需要相互的理解,这个很简单的道理,却让我觉得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个认识不是反省和自我完善,而站在了中庸之道的反面,就是不要极力去修正自己偏执的一面,相信它是对世界多样性有益的补充。

      是的,我们的目光更有穿透力也更冷漠,美女们的良心则让世界保持温度。如果是一场海啸,终得有人哀悼,有人欢笑,有人无视,有人重视,不需要我们每个人都有四平八稳的心,这世界就可以到达平衡。

      如果有一场漫长的葬礼,每个人都无限的肃穆下去,忽然有一个混蛋敲着棺材板唱起歌来,每个人心中都会松一口气,道德忽然有了垫底,每个人因为相对高尚获得了安全感,谁更悲恸的攀比终于结束。忽然有一个仇家寻上门来唾骂,每个人又都松了一口气,关于死人的是非得失再也不是无法碰触的禁区,每个人在心里都获得了小小的盘算一下死者欠款的自由。

      如果说这多样性中我有所厌恶,必然是那些借以各种名义(尤以道德)对自由挥舞大棒的人,他们表情愤怒,用维持葬礼肃穆的借口破坏肃穆。他们开始装作愤怒的样子,然后立刻就相信了这是由衷的,这种转变甚至不用一秒钟。他们以尊重死者的名义扼杀生者,他们抓住那个率先欢笑,为世界的多样性做出贡献的人,用大棒来招待他,甚至从中获得了名正言顺的快感。

      我喜欢那些不合时宜的人(这判定甚至超越善恶,但不包括那些掌握了权力的人),他们是时代的异数,有时候你会奇怪,一样的水土养出了不一样的人,我想每一个特别的人背后都有使命,是世界为了平衡给出的多样选择。这也就是我喜欢大作家,喜欢杨不及的原因,也是我一心想要维护这些异数的原因,虽然我自己并没有那么极端,虽然我的力量是如此有限,仅仅是在网上面说说而已。

      他们中的很多生来注定了是弱势,却为世界带来转变的契机。他们因为不同付出代价,而我们从这代价中受益。没有他们,世界就会单调无趣的象一潭死水。他们每一个,都比一百个平庸者加在一起还要伟大。

      最初的话题说到这么远是否有些奇怪,试着回到美女。

      如果我参加了这场肃穆而荒诞的葬礼,带着冷淡却不至于触怒他人的表情,美女怀着责任和良心,或许会站在反面责问我:死的是多好的人,你一点不难过吗。然而当异数受到压制和棒打,我会站出来为他们辩护,这个时候,冲进人群护住弱者的,又必然是怀着公正和良心的美女,一切跟形而上的概念无关,只为了抵制这不合人道的暴力。这个时候,美女就跟我站到一起了。有分歧亦有合作,有牵制也有补充,每个人保持自己,为世界的多样性做出贡献,即是我理解的平衡。

      当然这仅是假设一场虚拟的葬礼中虚拟的暴力,是关于多样和平衡的寓言,现实中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大脑或舌头那么强壮,了解这一点正是我将自己排除在异端之外的理由。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冷蕖  [ ] @ 2005-01-27 00:26:14  at   2005-01-27 00:26:14
      “所以我主要是感慨一下有不同的人存在,就可以平衡的奇妙格局。”我曾想明白过这一点。以前上政治论坛,会看到各种不同的想法,也会认识这些想法的主人,我会发现,其实他们所说的都自有道理,而且持着这样想法的人若是会实现自己的理念,那么也各有作用。我不知道一个社会要怎么样才能改变,据说没人对中国的改变提出过一个系统的方案,既然无法设计出,就只能由有着各自想法的人各自努力,让历史或是人来甄选出正确的方案。后来便不鄙视妥协的人了,因为觉得妥协和坚持都只是一种选择,妥协的人维持了社会的正常运转,坚持的人如果还肯做些什么,则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坚持的人可贵,大概是因为坚持的人比较少,因此更难得。如果这世界上大部分是会坚持的人,那么肯定是妥协变得珍贵起来。<br><br>杨来的这句说得极好,于我有启示。“人可以选择在哪个层面上消极――譬如说政治上,哪个层面上积极――譬如说文化上”<br> <br>

      Posted by  nna  [ ] @ 2005-01-24 22:52:00  at   2005-01-24 22:52:00
      仔细想想,我认识的男孩子普遍要比女孩消极一些。。是因为看现实问题更透彻些吧。。女孩对时事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对社会信心多一些。。女生敏感的可能是男人吧?但受了男人的打击,起码还有别的无数男人可供选择。。但是对社会失去信任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社会可供选择了。。。我觉得我的留言有些自做多。。小s这样的人是不该被误解的,除非自己本来就内心模糊。。。<br><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5-01-24 12:33:15  at   2005-01-24 12:33:15
      我表达得不清楚,正义和良心发自内心,跟秩序和权威无关的,安表误解阿。而且我绝对没有将你划如某一类中,人都有复杂的层面,只是这个例子引发我想起很多。其实我是偏执的,而且有消极的一面,但你就不同了,你对真挚的同情有信心,对重建秩序有热情。可能你觉得这文章里面包含的意思有,有良心有正义就是傻的,但我的本意并不是这样,这只是一种选择,更多是差异性决定的。所以我主要是感慨一下有不同的人存在,就可以平衡的奇妙格局。最后我一定要说明,我认为你也是异数,你知道异数是一种荣誉,我没有这么称呼自己原因之一也是不敢自居。这篇文章的错误在于混淆了异端和弱势,我只是同情被大众排挤的异端,并始终对这一点感觉愤怒。但实际上有些人虽然不同,却并非弱势,甚至具有影响别人的能力。给人分类是绝对不好的习惯,容易引起误解,向文中提到的美女道歉,因表达不清,言下之意并不完全是我的本意啦。<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5-01-24 10:27:10  at   2005-01-24 10:27:10
      我觉得吧,这是无良者站在秩序外对正义保持坚持之心的美女表示敬意,认同嘛,或者说示好,我们素一边儿的哦。<br><br> 消极,不管是消极的什么,都是没有推动力的。这个世界永远是被主动的人推动,我感觉毫无疑问。人可以选择在哪个层面上消极――譬如说政治上,哪个层面上积极――譬如说文化上;这其实也是趋利避害的,或者说是明智的行为:因为对前者的消极是因为前者的无法撼动或者说是层面过深。<br><br> 我想所有人,包括消极的或积极的,不可能认为自己不是善的,不过冷漠还是热情,这里说话的人其实都还良心大大的。但是问题是介样子,消极的人看到历史上的良心者努力的后果,于是认为不作为可能更加有利;积极的人看到历史上的良心者努力的后果,于是认为应该更努力一些。不管怎么样,消极的人多少是没有对现状发表意见的权利的。<br><br>

      Posted by  nna  [ ] @ 2005-01-24 00:31:16  at   2005-01-24 00:31:16
      如果把我们说成维护正义维护秩序维护权威的政府“良心”份子,不仅有些小看我们而且和我一直的原则背道而驰。喜欢艺术如我的话,我不相信有几个人是愿意跟在权威和主流规范道德后面走路的。异类,常常都是自由灵魂,创造力,和善于思考者。这是为什么我一直爱他们而且以为自己身在其中。<br>但中国的精英分子,问题不在于不够锐利和极端自由意识,而是他们过于把自己划分在精英的圈子里面,和大众划分清晰的距离,对平庸者冷嘲热讽。我可以理解愤怒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是异端,而且想保护他们,但我也希望他们能更有包容心,更靠近愚昧的人群并且与之并肩前进。这个,才真的叫尊重物种多样性。<br>去理解异端,是一个层面。<br>去理解大众,是精英分子应该思考的另一个层面。<br>不过,被描画成维持秩序的美女,真的是令人开心的一个I.D,一张喜闻乐见的脸,我很愿意扮演。好像北朝鲜的交通警察,都是全国选美出来的最漂亮的女子,以向外人显示国家的美好面貌。我对此无比神往的呀,让我也来站在马路中间,做个美女警察吧!<br> <br>

      Posted by  nna  [ ] @ 2005-01-23 23:53:36  at   2005-01-23 23:53:36
      奇怪的是,我还以为自己是一直坚持物种多样性原则的。。不然为什么总是躲避主流,反对被控制,靠近亚文化,喜爱另类创作。。同意你说的,不需要每个人都中庸,而是每种极端都可以被理解。。<br>只是我上次的不乐意,是因为看到有善心的人被嘲笑为傻比。正象可以理解异端一样,我忽然发现我也可以渐渐理解和靠近愚昧的主流,我也不再看不起随波逐流的大众。昨天看了《十面埋伏》在伦敦的首映。我已经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张艺谋不去做尖锐的艺术的东西,我甚至可以为他的平庸而喝彩。<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