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写到自己都觉得厌烦- -  |  首页  |  告别薇安- -  >>
       
      2005-01-07
      这是一股邪火- -  -  [ ]

      >基本上我对海啸是后知后觉,我知道国内新闻对这种境外灾难有异乎寻常的热情,国内的灾难就不能随便捅了,影响大好局面,所以无论什么报道,都不能让我有平常心。我不看新闻,因为里面充满无耻的谎言和卑鄙的欺骗,不看,是我控制自己的偏执和怒火的唯一办法。所以可劲儿报道海啸吧,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眼不见心不烦。然而捐款事件愈演愈烈,终于我不得不知道,一旦知道,自然要多了解一些,一股邪火腾的蹿起多高来。我怕这邪火蒙蔽了我的双眼,甚至都不能给死难者适当的尊重和同情,然而事件的发展总是意料之中的越来越丑陋,终于捐款走向了摊派,这股心中的邪火也就越烧越旺,恶毒的话就到了我的嘴边。而有些朋友,则已经骂出口了。> >终于看到悲惨而恶心的灾难画面,终于看到善良而恶心的老大娘热泪盈眶的捐款,终于产生自觉而恶心的同情,终于激发由衷而恶心的愤怒。就如同有一陀无处不在的粪便,在你的每个感受里面加上恶心。你还能尝到酸甜苦辣吗?不,你首先会指出,这里有坨大便,拿开先。知道怎么戒烟吗,加点料,把恶心揉到烟的味道里,所谓厌恶疗法,多几次你看到烟就会本能的恶心。所以呢,我怕这股恶心,渗透进我们感情的每一部分去,久而久之,我们甚至再也分辩不出什么是真正的悲惨,真正的善良,真正的同情,真正的愤怒,那一股粪便的味道,甚至混合到我们的良知和信仰里面去。> >我担心这股恶心引发的邪火肆意燃烧,最终能把所有的热情和善意焚烧干净,甚至扭曲了我们的本性。所以海啸了,我该说,什么海啸?捐款了,我该说,什么捐款?只有选择漠不关心,才能不让这股邪火烧穿我的脏腑。> > > >以下转载:> >政府如何遭遇了“海啸门”> >――一场自由选择和政府强制力的冲突 >
      这几天,中国正在启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针对国外的募捐活动,募捐对象是在印尼2004海啸中惨遭劫难的印度洋沿岸各国。然而这本应是一场纯粹人道主义的行动,却出人意料的掀起了一场由下而上的政治大争论。>
      最先加入争论的是俗称民族主义者的国内新兴力量,由于受海啸破坏最严重的是一个曾在1998年以及更早的时候以国家行为对华人进行大肆屠戮的国家,和中国在南海石油问题上又历来有摩擦,所以募捐行动遭到了他们――至少是口头上――的坚决抵制。从人民网强国论坛到天涯网国际观察,再到网易、新浪,抗议的呼声此起彼伏,在这些抗议声中,印尼被认为是一个残忍的、野蛮的敌对国家,最极端的表达甚至将海啸视作对印尼的来自于神的惩罚。但这些争论正在四处兴起时,来自新加坡和香港有关媒体的,关于华人在灾难中再一次成为当地人打劫主要对象的消息不胫而走,旧恨加上新仇使民族主义者的怒火达到顶点,对正在呼吁向以印尼为首的受灾国家进行捐款的政府的不信任和责难,也随之高涨。>
      就在民族主义者们激烈声讨印尼并埋怨政府的“不顾民情”之际,自由主义者的心理也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原先,自由主义者出于人道主义的思考,是募捐行动中最真诚的群体,许多自由主义者以个人的名义在互联网上发起募捐行动,获得了同阵营中许多人的支持。然而随着政府开的募捐价码的不断升高(已超过5亿,同时期全球为40亿),和其想通过大规模募捐而实现其某些政治目的的用意日益明显。一部分自由主义者开始察觉,人道主义正在成为政府的外交筹码,自己完全出于个人的人道主义行动也竟有成为政府政治工具的可能。>
      事实也正如这些自由主义者所忧虑的在发展。国家正极有可能通过非公开方式对各地方的募捐数目下达了模糊指标,一些国家企事业单位为了完成这些指标,将本来完全应出于自觉的募捐变成了强制性的任务。一位来自海南某政府事业单位的网友声称,如果她不主动募捐,单位将在她下月的工资中扣除一部分作为募捐款。同时,在过往的一些募捐行动中,时有发生的大量募捐款被私人独吞的现象也再一次被人们提起,许多自由主义者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并最后发展成对政府强制“募捐”行为的公开质疑。于是,在海啸募捐事件上,原本出于不同阵营的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中的相当一部分意外的达成了一致。>
      可能很多人会对这个“一致”不以为然,认为两者不能等而论之,从其各自外观上,似乎也是如此。>
      民族主义者是出于个人的民族感情反对募捐,自由主义是出于“不服从”反对“募捐”,各自有截然不同的出发点。并且两者都未可厚非。>
      在98年的惊人大屠杀面前,任何出于民族主义的仇恨都属于正常现象(笔者甚至认为没有这种民族仇恨反而是令人忧虑的),那么如今民族主义者对募捐的反感也是情有可原,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如果自由主义对这种情绪多加指责,反而是违背了自由主义固有的原则。因为自由主义从没有要求人人都去做到以德报怨。而自由主义的“不服从”呢?公民有权不接受政府的超逾法律条文的强制,所以这里的“不服从”显然同样合情合理,同样出于个人选择。> >所以两大阵营的“一致”就在“自由选择”一项上显现出来,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反感都出于合理的自由选择,而政府的强制行为恰恰同时构成了对两种“自由选择”的集体伤害,所以它同时遭到立场迥异的两大阵营的联合抵制,就不足为奇,漠视自由选择而片面崇尚强制力的政府必然会遭到大部分公民的反感。 “海啸门”的出现自然也是无可避免。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nna  [ ] @ 2005-01-08 04:38:02  at   2005-01-08 04:38:02
      咱们的区别大概就是自由主义者初级阶段和觉醒阶段<img src=/jsp/images/emot/em11.gif border=0 align=middle><br> <br>

      Posted by  nna  [ ] @ 2005-01-08 04:34:30  at   2005-01-08 04:34:30
      成了,这篇文讲的非常清楚了<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