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天下无贼,只因我们有尿布- -  |  首页  |  写到自己都觉得厌烦- -  >>
       
      2005-01-04
      猪笼城寨是子宫的形状- -  -  [ ]

      终于得空去看了功夫,猪笼城寨的美好生活,大隐隐于市。尤其是镜头长长摇过那段,好似旧上海的小市民百态,昏黄慵懒的灯光下,这个世界神奇到不可知,到处藏匿着奇人异事。正如孩童眼中,在弄堂奔跑就是让人迷醉和眩晕的探索,每个打开或者关闭的门里,都藏匿着一个和小小身躯不相称的庞大世界,陌生,未知,足以容纳一切寄望和幻想。我们经过温暖弥散的光线,兹兹作响的油香,面目模糊的人影,在邻里大人们林立的腿间安全的跑过,饥饿和好奇构成了生活的全部。为何我们长大之后,认知逐渐清晰,一切神奇皆归于土,却不曾感到深深的失望,或者这失望已经被遗忘了。

      猪笼城寨是子宫的形状

      猪笼城寨的土楼是一个半包围的形状,好像安全温暖的子宫,外面是已经残酷乏味到充满电车路人斧头仇杀的无趣世界,猪笼城寨却依旧可以保持着生机勃勃的童真。隔壁的三姑六婆是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这不正是我们孩童时代深信不疑的幻想吗。当星仔告别了相信乞丐的秘籍里可以容纳绝世武功的年代,被残酷生存法则覆盖着的成人世界逐渐同化,却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猪笼城寨,目睹了曾经心目中的神奇世界被还原,怎会不受到深深的触动。这是怎样的救赎,就象婴儿回到子宫,被污染了的麻木灵魂获得洗涤和重生。

      当年幼的星仔开始明白,一掌劈出后令树叶摇动的其实是风,梦醒了,世界就是这样现实和乏味,他可曾感到深深的失望,或者这失望已经被遗忘了。曾几何时,他心中的梦想已被加入斧头帮的现实愿望取代,直到他来到这个宿命中相逢的猪笼城寨。

      夜袭是晚饭后的世界

      孩童的眼中,昼夜是截然不同的两块,晚饭就是一道分水岭,因为晚饭后是很少可以获准外出的,所以夜晚的陌生和诱惑远甚于白天。当白天逐渐可知和乏味,我们还有很长的夜晚可以寄望,想象中侠客间的决斗也多半发生在夜间。正如三大高手离寨,天残地残夜袭的一幕。当我们不情愿的在被窝躺下时,侠客们的夜生活恰恰刚好开始,不由饮恨错过了多少热闹和精彩,黑暗中风声鹤唳,是高手在对决。

      酱爆是星仔的镜子

      其实我很希望那个眼神坚定,表情木讷,软硬不吃,坚持露出小半个屁股的酱爆才是功夫的主角,和星仔相比,他不曾长大过,不曾放弃过梦想。从第一次对峙开始,他就象星仔的一面镜子,面对勒索毫不退缩,相信自己是万中挑一的武学奇才,因为他不曾离开过猪笼城寨。他是星仔不曾长大,不曾放弃过梦想的心灵投影。

      当猪笼城寨高手云集,神雕侠侣不是传说,镜头回到被击烂了的交通灯,现实和神奇接轨,童年的梦想破茧而出,星仔终于发出了如来神掌。

      一言难尽的功夫。




      发表于 00:00 引用(1)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fifixu  [ ] @ 2005-05-19 00:19:41  at   2005-05-19 00:19:41
      酱暴实在是周星驰片子,最闪耀的亮点,少林足球里面被删掉的片断实在是可惜,非常期待酱暴兄在功夫2里面有更多的戏份!<br> <br>

      Posted by  fubi  [ ] @ 2005-01-06 00:21:19  at   2005-01-06 00:21:19
      第一次看你的文字!看得还满爽的!<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5-01-04 15:26:48  at   2005-01-04 15:26:48
      <img src=/jsp/images/emot/em48.gif border=0 align=middle>好像有点变化哦,好像是多了一分从容,也就显得更冷静~<br> <br>

      Posted by  杨来  [ ] @ 2005-01-04 13:02:00  at   2005-01-04 13:02:00
      热切期待着搂主成为酱爆的计划~<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