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心魔- -  |  首页  |  平安夜- -  >>
       
      2005-12-23
      今年插画小结(杂志)- -  -  [ ]

      鸟人(点击)

      鸟样的人系列,基本时间为序,大多来自一个医生专栏的插画,鸟人可以指代精神,肉体,灵魂,这个系列还将延续下去,开始的创意是人体的局部加鸟人的搭配,强调鸟人的精神性。

      比如失语症就是人语言能力的失去,也就是可以正常视听,却无法理解语言的含义,所以我画大脑中被束缚的鸟人。谎言是医患事故中的隐瞒和欺报。生命画的是苍老的鸟人,所谓的久病无孝子,高昂的费用和明知无效的医治,在我们这个福利没有保障的国家,尤为残酷的现状。膜拜讲的是气功,对我而言插画不止于文字的互动,还包含了我想传达的信息,因为涉及过于庞杂和暧昧,气功究竟是科学(统治肉体),宗教(统治灵魂),还是政治(统治精神),所以用了带点趣谑的画法回避褒贬。

      塔楼其实是鸟事系列中的一幅,着陆的鸟人也是一个另外无关的命题,出于爱好我把鸟人拉扯进来了。庸医是个用意曲折的故事,趣味点在于医生为孕妇测试男女,我选择了一个古代西方的巫医造型(鸟人),用卜牌的方式验胎。心魔是跟多重人格有关,所以镜子里的自己是最直接的表现方式,当然,镜子里是鸟人,本来我想画从镜子里伸手出来,抓住高仓健(不知为什么有点像他)的胳膊,后来觉得这样太类型片了。

      目前来看用意和造型还有些狭窄,其实象征是无限的,鸟人可以是一切,这个主题还有待来年继续深入,个人最为满意的之前是生命,现在是心魔,生命那种手法基本我已经很熟练,心魔的技法风格待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在时间序列上,鸟人的造型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最初的趣味更卡通,三折腿,鸟嘴和翅膀,基本上是一种人鸟(变种成人的鸟),后面的塔楼和着陆,则更像鸟人,除了翅膀代替了胳膊,跟人类并无区别,着陆里面我画了卸下的鸟嘴,以致朋友说,翅膀也是cos上去的吧。

      到庸医我参考了西方的巫医造型,这个鸟嘴到底是干啥的我不太清楚。也许跟预防传染和宗教意味有关,从前者的意义上说,跟SARS时期我们的口罩功能相似。心魔是庸医的延续,鸟头人形,更接近邪魔,当然这并非新颖的创意,古已有之,不过我很喜欢,有朋友说到Enki Bilal的诸神混乱,其实画的时候我想到的是煤图一雄的鸡人。我很想在这个基础上发展下去,更黑暗和压抑一点,不过估计医生专栏不可能总有异色的稿子,所以这个发展可能要留给我的私人创作了。

      鸟事(点击)

      跟鸟有关的事系列,时间为序,当然是性专栏插画,同一主题分男说女说,这个系列在用色上很有规律,女都是黄绿色调,男都是红蓝色调,无一例外,这个是我整理发现的,画的过程或偶有察觉,却从未特别留意,所以几乎是无意的。朋友说在鸟人鸟事中,以时间为序看到了进步,谢谢。这个系列比较直观,标题和画面的对应关系很明确,其中假如有趣味,也不需要煞风景一一解释了。

      趣味上我最满意的是拥抱和三国,拥抱相对晦涩一点,我当时想表达的意思也比较书面语:自己的手,对自己需要的安抚却无能为力,相互需要,彼此渗透,伴随着惨痛和无力感,进入内部了,却还在外部抚摸,都是错开的相隔的,又是惨烈的彼此吞噬的。

      三国也就是3p,跟鸟人中的生命是同一期,当时我有画面控制力提高的感觉。话题是3p自然比较敏感,所以我觉得构思算有急智,除了用神话人物冲淡主题,以便我光明正大的描绘两王一后和一王两后,其他器物和场景我也加了一点性暗示,比如船只船桨塔楼什么的。此外推油的波普效果尝试我自己也挺喜欢,睡觉(女)参考了卢梭的睡眠中的吉普赛人,把狮子换成了男人。鸟人和鸟事系列都是专栏配图,虽然是商业插图,给我自由的空间不小,很感谢我能遇到这么好的编辑。

      鸟作(点击)

      本年相对而言,较成熟和完整的插画,所以冠以鸟作。其中欢宴我最喜欢,是故事接龙游戏中的一环,画完这个我就爱上了这个游戏以及几位主角,当时前一张是翅膀所画,内容是海盗船遇上了冰山,但我不想让船撞冰山,所以事故就变成了欢宴前的抒怀:热泪盈眶的霍克船长:“冰山,多么壮丽,让我想起当年在泰坦尼克,把我的兰姆酒抬上来,还有我的露丝!”“报告船长,露丝已经不太新鲜了。”“那就把今天抓来的几个小崽子宰了吧。”

      虽然这一段是表现了吃人肉,但在一个童话故事里,残酷是可以美化的,所以我的设定,被吃的一块块的露丝,不止没有死,还分裂成了两个,有了双倍的智慧,分别由脑子和屁股主导思考,不止分裂成两个,她还是船长的寂寞情人,并且在之后的鲸鱼肚子里,她对主角马克提出了要求:寻找失散的杰克,至此这个接龙就像真正的民间故事那样,主角们的冒险有了一个任务(按我的想法之后可以是露丝认不出杰克,但是露丝的屁股认出了杰克的几吧,故事发展到这里就很恶搞了,不过我让露丝的屁股分离出来单独作为一个角色,本来的用意就是恶搞,紧接其后的小髅心领神会,蜂窝煤更加把寻找杰克的主线发展到了荒诞小说的高度)。遗憾的是这个接龙没有继续很久,等一行人离开了鲸鱼的肚子,因为参与接龙者各有各事,就没有下文了。

      名为周处的插画,画的就是民间传说中除三害的周处,所谓的上下半截,意思是周处除三害走上正途之后,下场却是为奸人所害,弃恶从善却不得善终,因此流传的故事只是半截。其实这个立意我毫无兴趣,不过不影响我以此来画画,这个脸谱,就是我查找来的若干周处京剧脸谱之一,基本上是脸谱的感觉带动了我整张画,近朱者赤大概就是这样,传统脸谱艺术真的很好。

      之后是巴比塔,这一张在制作上讨巧,简单上色加网点,所以我把它选出来作为我满意的一种手法,这张画对应原文是关于违章的建筑,我画了巴比塔是因为它就是史上最大的违章建筑,把上帝都得罪了,这张画的构图平衡感不算好,实际在杂志上的印刷效果很好。仿作就是仿作了,按编辑要求模仿某伊甸园油画,区别是把亚当夏娃的眼睛蒙上了,这张画我不是很喜欢,不过鉴于它四平八稳,也放在里面了。

      然后就是功夫,这一张其实也算四平八稳之作,好在创意有趣,另外这几乎是我画插画以来最为大型的一张,这个最让我有些惭愧,其余关于功夫的释义,见2005猪笼城寨,这里不复述了。最后忽然想起来补充2005年初的两张画,当时我在赶稿中度过新年的第一天,岁末还是值得拿出来看看的,画的内容不多说了,女王,仙人,显然都是我自己起的名字,对这两张画而言,文章主题不算重要,比较可说的是,这两张画的风格参考了王翰尼,基本上王翰尼也是第一个我有意模仿并持续学习的对象。

      鸟人,鸟事,鸟作,三鸟歧义,以上算是我2005年杂志插画(有时间再书籍插图及其他),针对作品本身的一个大致小结,当然不止做了这么些,如果还需要补充,名字应该是“不鸟”,即使敝帚自珍也不好意思鸟也:)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1-06 13:25:52  at   2006-01-06 13:25:52
      我也通过这个方式整理思路,谢谢你:)<br> <br>

      Posted by  红笺小字  [ ] @ 2006-01-05 18:52:56  at   2006-01-05 18:52:56
      刚才写了一个别字:是“画”不是“话”。<br> <br>

      Posted by  红笺小字  [ ] @ 2006-01-05 18:49:51  at   2006-01-05 18:49:51
      storyof,新年好!这个小结当真有必要,至少能让我更好地理解你的话。:)<br> <br>

      Posted by  zxbdd  [ ] @ 2005-12-23 13:36:18  at   2005-12-23 13:36:18
      :)<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