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数据化小结,四又二分之一乳  |  首页  |  险坡- -  >>
       
      2004-12-18
      爬行- -  -  [ ]

      下午睡到傍晚,醒来已经天黑了。

      梦到和推着自行车的M在马路上相遇,(关于是M这点我也是醒来之后确认的,在大脑中过了一串名单,想到M的时候一下子就和梦中的模糊影像重合起来),M奇怪的发胖,好像充了气的气球,旁边跟着我从未见过的瘦弱女友,我们寒暄了几句,M已经不画画了,他的女友却跟我一样是画插图的,谈话间不免取笑M的身材和斗志:人不进步要落后阿。

      此时过渡到一段含混的梦境,我似乎在住所醒来了,室内可见度很低,我从卧房走到书房,伸手想拉开窗帘透一透外面的光线,不知怎么的这个动作迟缓无比,重复了多次没有完成,我被这种奇异的情况吸引住了,发现自己并未醒来,也许来回行走的是脱离肉身的灵魂,想到这点我就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好像一个龟壳,灵魂被锁在其中,从里面四面八方的伸出黑色的手脚。

      我感到自己随时可以醒来,却不急于此,而是饶有兴致的探索,我尝试了一下伸出躯壳的手足,不能自由的挥舞,就试着前后摆动,谁知这个动作一下子令我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向前爬去,室内十分昏暗,或者是暂时失去视觉,我在漆黑一片中爬行,很快抵达了坚实的墙壁,爬上了窗台。我感到这个身体虽然轻盈,可以令我轻松的附着在垂直的窗框上,却也不是全无重量,所以无法倒挂着爬上天花板,于是我开始用力撞击窗户,试图突破出去,玻璃触感冰凉真实,但似乎跟墙壁一样坚实,又或者是我的手脚好像裹着层层叠叠棉花的锤子,发不出力,撞击在玻璃上只是徒劳的发出钝响。最终我放弃了努力,想还是醒来吧,就缓缓自然的醒来了。

      已经是傍晚,室内台灯亮着,我保持了一会儿向右侧卧睡的躺姿,等仰过身来,心脏被压迫久了一样猛烈的跳动,回想刚才的体验,感到迟来的恐慌。仔细推想了一下,虽然每一点触感都异样的真实,但我没感觉到窗帘,向天花板上攀爬的时候也没有摸到挂窗帘的横杆,由此分析这番体验是幻觉无疑了。但我还是不禁想,如果睡前留一扇窗户,我,真能爬出去吗?

      这令我想起了绿校关于盲人梦境的想象调查,ann说她的想象中,恐怖在于盲人如何区别梦境和醒来。我想起在梦中,自己的意识成了具象的黑色形体,脱出肉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摸索爬行,如果这是盲人的梦境,那么醒来跟做梦有何区别呢,看不到的躯体和脱离躯体的意识又该如何区分呢。如果世界成了一片黑暗,我们会有多希望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然后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温柔的呼唤。如果不是那样,我们该如何确信自己存在,如何不被这个庞大黑暗不可知的世界吞没。我听到窗外汽车经过的声音,以及偶尔喧哗的人声,又想起来关于聋和瞎哪个更让人同情的谈论,据说聋比瞎更不幸,因为这世界从此无声,比黑暗更令人恐惧,熙熙攘攘人群在眼前无声的涌动,张开嘴却听不到自己和他们存在的证明。那么更巨大的荒谬感是,如果又聋又瞎,视觉和听觉的大门同时关闭,世界将会变成怎样。




      发表于 00: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kela  [ ] @ 2004-12-19 17:53:08  at   2004-12-19 17:53:08
      <BR>我有半年的时间,每周大概2次以上的梦魇<img src=/jsp/images/emot/em42.gif border=0 align=middle><BR>每次醒来,都觉得是打了场胜战一般。<P>身体不好的时候容易酱紫,建议多多锻炼,吃胖胖的壮壮的<img src=/jsp/images/emot/em44.gif border=0 align=middle><br> <br>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4-12-19 11:52:55  at   2004-12-19 11:52:55
      是啊,描述起来很像变形记,本来就想叫:格里高尔的爬行。呵呵,其实感觉倒是不怎么像,以前有一种立体画,一直瞪着双眼的焦点会错位看到画面隐藏的完整图形,这种错位感就有些象我在分离当中感到的,仍然感觉有两个躯体,一个躺着,一个在爬行。<br> <br>

      Posted by  nna  [ ] @ 2004-12-19 08:12:51  at   2004-12-19 08:12:51
      你这梦,就如变形记的气氛一般啊。梦境是和睡姿有关的,我有次梦到熊坐在我身上,醒来发现是自己压迫心脏了。我也有和你一样的毛病,每天做梦,早上还都记得,总搞得很累,睡觉时比白天折腾得还厉害,让我担心大脑总是没有休息。对健康不是很好的,精神紧张的表现吧。最近开始睡前做20分钟的冥想或者瑜伽,保证身体和大脑都放松了再入睡,真的很有效果哦!建议你试试。不过话说回来,作为梦境插画家,你如果不做梦了,会不会有不敬业之嫌啊嗬嗬。<img src=/jsp/images/emot/em35.gif border=0 align=middle><br> <br>

      Posted by  林丫  [ ] @ 2004-12-19 01:21:59  at   2004-12-19 01:21:59
      不会怎么样,海伦凯勒不就是又聋又瞎的吗~~<BR>不过有个前提,她生活大人群中<BR>她可以接触到人~~~<br> <br>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