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虚拟2009  |  首页  |  六六六  >>
       
      2009-01-02
      007,梅兰芳,叶问  -  [ ]

      007量子危机:

      应该是我第一次完整看007的电影,而007给我的记忆接近空白,大概是从小对军事政治及热兵器不感兴趣的缘故,间谍或者枪战片对我没什么吸引力。不过这部007居然是个后传,没看过前部,当然很多情节有点不明所以。留下印象有几点:一是怀旧海报风格的片头,非常好看。二,当那位小家碧玉型的工作人员来接007回国,两人就势一夜情,胸怀世界的职业果然不同,抛开男女冗杂的纠葛,小职员也有轻描淡写即时行乐的智慧。

      再一处有趣的地方,007将他朋友的遗体丢弃在垃圾桶。我开始想,他这么做一定(在剧情上)别有用意吧,比如混淆别人的视线之类,随后又想,007这么对不住朋友,事后得上坟道歉请求谅解吧。我为产生这两个想法感到惭愧,亏得自己还口口声声对“死者为大”之类的观念如何厌恶,原来骨子里也是一样俗蠢。人死后就不复存在了,尸体丢不丢到垃圾桶有何重要呢,这份豁达应该是为人智慧的底线。

      梅兰芳:

      据说是梅家的子孙,要求删除了阿娇的戏份,这当然合理,但从电影看,梅先生的人格不至于此(不排除电影的美化),本人若有知,大概不会提这种立意卑下的要求。无论如何,我差点因此不愿去影院观赏这部电影,但最终还是出于对陈凯歌的支持,去看过了。缺乏对京剧的关注,没有太多感言,但电影本身,其实提供了许多主线以外的微妙之处,值回票价。

      我去观看的时间是周一午后,不属于上班族的休闲时段,意外的是大约有5成的座,大都是老年人。片头字幕每出一个名字,我身边一个老太太就跟着念一遍,和周围几个一并发出感叹,显出是知道这些名字的,在她们那里,陈凯歌和章子怡显然拜传统媒体所赐,知名度最高,这些人名让他们发出赞叹,更增添了对电影的信心。这让我意识到,这些老年人中至少一部分,谁演的,谁导的,事先不知道,原来就是冲着京剧,或冲着“梅兰芳”三个字入场的。

      叶问:

      逢甄子丹主演必看,看了两遍。我这样四肢不勤的人喜欢功夫片,要么出自叶公好龙的虚伪,要么就是符合电影的造梦本质吧,通过电影仿佛获得自身不能的体验。太好看了,必须写点什么,但以我对自己的了解,知道攒一篇结构完整的影评对我有多难,发散型的千头万绪,要把枝节修建到可供赏玩的地步,太疲累,这是我不愿意作文写字的重要原因。唯有跟贴轻松,因为紧跟别人的意思,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只抽取相关的一缕,自然轻松很多。因此这里还是用自己较擅长的糖葫芦方式,将一些发散的感受罗列一下,不费心整合了。

      大家都赞叹的文戏,就不多说了,那个顷刻乌云满天,轰炸机掠过的场景,转眼战乱纷起,倾国之际叶问在自家练拳的镜头迭入迭出,先是隔绝在似能自成一统的小家,却渐渐不能置身事外,扶着木桩陷入沉默,最终木桩前不见人影,原来是家已不复。这一组交待时代背景飞速变化的镜头,结合叶问十人斩之后的自白,“才知道这个世界(自己在家练拳的世界)多么小”,微妙动人。

      大家都赞叹的武戏,也不多说了,印象最深是几处精巧的交错呼应,开始一场和廖师傅切磋,制服对手后一顿虚拳,怎么看怎么不过瘾,想来叶问心中也会有苦无对手的不畅快,这顿虚拳,没法当真演练啊。即使金山找上门挑衅,叶问也处处收手。而直到十人斩,这套制敌之后的快拳才终于落到实处,观众也终于得以一睹其实战威力,然而叶问心中,恐怕再也无“一偿切磋时不能得到的畅快”的想法。为何,武痴林已死,仿佛一个触发点,叶问心中的武痴也不再纯粹,难以重拾了。影片结束时和三浦将军的一战,叶问在活人身上找回久违的击打木人桩的记忆,然而,在承载了这么多伤痛和苦难后,武术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乐事,或个人的修行,这种苦涩不知有多少人能体会。

      其实叶问多少和梅兰芳有相似之处,他们对功夫或艺术的执念,最终被时代冲击,干扰,甚至最终断送。而李连杰塑造的霍元甲,实际和梅兰芳中的邱如白相近,“被德国占领,难道法国人就不演莎士比亚了吗”,霍元甲的选择就是捍卫功夫的纯粹,理想主义的尊严,即使遭到民众的误解。其实这两种,是不同的选择。

      大约我们的时代过于浮躁和功利,对不切实际的个人选择以为怪物,缺乏基本的理解和包容。人们可能以梅兰芳之不演为正道,最多同情邱如白却觉得他不近人情,而意识不到这是足以形成抗衡的两面。可能欣赏叶问面对时代的承担,却不太愿理会他失去自我的彷徨,而对李连杰表现霍元甲的理想主义,则更多以纷纷嘲笑。实际上我反问自己,也倾向于那些“更近人情”的选项,这也许是因为我的信念尚不够强大。然而人并非为时代活着,如果个人的选择,理想主义的纯粹得不到起码的尊重和理解,世界就邪恶到难以生存。这实际也是为什么叶问被删除段落中,翻译官李钊被民众打死的内因。而我觉得我们仍然生活在这种集体吞没个人的邪恶中。

      叉开说梅兰芳,邱如白和梅兰芳结义,埋了一个不食周粟的暗线,大家是否都认为梅兰芳遵守了这一信念,不给日本人演戏,而邱如白老眼昏花用油灯照这张画的时候,实际是回顾自己忘却和背叛了的信念?我以为其实相反,周粟并不是日本人的饭这么表面,这个故事背后埋伏的,是理想主义的执念。梅兰芳实际是要吃饭的,这个周粟就是变化了的时代格局,梅兰芳对其顺应,因为时代大过了他个人的执念,真正绝食的人,是邱如白。这种理想主义也并非完全架空的,所以你看到邱如白也痛斥日本人欺骗他来利用梅兰芳,但即使如此他仍然知道自己没有做错,所以仍然去给梅兰芳送剧本。

      当然梅兰芳也没错,而且,用世事人情衡量他很高尚,很有气节,只是他不够强大,他是凡人,你明白吗?我们或许都不是真正内心强大的人,但试着从宽容异类出发吧,学会尊重内心有信念者的个人选择。如果梅兰芳在日据时期唱戏了,甚至如果梅兰芳给日本人唱戏了,希望你不是那个认为他该死,或往他窗户里扔石头的人。也希望你不是叶问结尾处,某个因为叶问顺应了你们的期待而甚满意,但却蜂拥而上打死李钊的人。

      回到叶问,想说说其中的一些留有印象的人物细节,我很喜欢甄子丹的作品,早期如电视剧精武门,不知道是他还是编剧导演的缘故(我猜终究也和他个人有关,因为从陈真到叶问有一脉相承的地方),我能看到其中对人的悲悯(或许是武道比其他方向离修行更近,所必然产生),即使那些无足轻重的角色。在精武门里面,我注意到一场艰苦的擂台搏杀,陈真拼尽全力打倒对手,本该high到高点的场面,竟然正面人物欢腾中,配合的是对手缓缓倒地的俯瞰慢镜,配乐抑郁哀伤。同样在叶问中,除去主角,仍然可以看到许多对众生俯瞰才有的悲悯和体谅。

      比如我最喜欢的配角金山找(樊少皇),当然不只是因为他功夫够悍,金山找是一个大嗓门的乡下人,难得的是对这个浑人的塑造十分细腻,可以看出本性的质朴一面,霸道之下是幼稚,笨拙和自卑。因此其人最终的堕落,更似一面世人的镜子。他初到佛山,从打赢到打输,几乎都没得到这帮城里人的尊重和好脸,上来被称为乡巴佬,百般讥讽。打赢后仍被饭铺老板毫无敬畏的嘲笑。换个真正的恶棍,早就掀桌子打人了,而金山找,竟然放下碗就去找叶问比试。用光明正大的实际行动来回击市井小人的侮辱,这不是堂堂君子吗。

      其人笨口拙舌,打赢也只会装出凶横的样子,说几句“你真想砍了我啊”“佛山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之类的实在话。有真功夫,却依然被人势利看待。后来金山找做强盗时有句自辩“我到佛山开武馆你们就处处排挤我”,此言非虚也,其实就算他打遍佛山,不体面的外在,加上不通世故的作派,又怎么可能在武馆街立足呢。正如叶问说的“你要开武馆就开好了,找我打什么”,可惜金山找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却强调开武馆我得拿点真功夫,言下之意非得打赢所有人才能开武馆,这一根筋闹的,把所有人都赶进了死胡同,怪不得佛山不容你,但也足见一片赤诚,怎么比得了廖师傅那种懂得闭门切磋,相互关照的世故生存之道呢。

      有趣的是在叶问家,金山找竟然意外的伶牙俐齿起来,一直被别人言语上贬损嘲笑,面对谦和君子,终于得着一个奚落对方的机会,我觉得这一段可以看作本质纯朴的金山找,对市井小人们呈口舌之利的模仿秀。其言语的杀伤力当然是乏善可陈,激将法的用意太过明显,“怕老婆”不过是妇人式的揶揄(因此也只能激怒妇人),还是个实在人。随后的打斗中,那两句率直诚恳的“我赔”,以及毫无城府的吃痛表情,揉屁股等小动作,憨厚可爱,都让人忍俊不止。然而输急了一言不发就动刀的一段,可以看出凶顽任性的一面了,可惜,这单纯质朴的浑人终究输给了一念之恶,越堕越深。

      这段切磋中值得称道的处理还有,金山找输了以后在众人奚落下,一言不发的离开,连一个粗暴的推开众人的手部动作都没有。口头不利落,脑袋不灵光,更没有廖师傅那样混圈子必备的圆滑虚伪,只剩下一个武力作为自信的资本,一旦受挫自然回归全然的自卑,连回嘴和推看客一把的勇气都不剩了。而从后面推测,咏春和叶问留给他的创伤不小,而他光明正大的一面,似乎也因输给叶问,连带一起羞于见人了,我们看到这似乎是许多心理积弱者无法面对自己的通病,转而更信赖强力,失去为人的基本信念。

      金山找做了强盗,只是依旧是浑人,依旧没有坏的那么彻底,因此我们看到他仍然自欺欺人的自称是个“讲理的人”,或小孩一样满怀委屈的对叶问翻旧帐抱怨。我猜也许有不少人和我一样,直到影片最后,还怀有他兴许能被点化回归正途的侥幸吧。然而和叶问最后的对话中,此人完美的体现了何为愚顽,浑浑噩噩到这种程度,幼稚到只懂本能驱使。即使从叶问平举的杆子中钻出来,茫然四顾却依然不知反省,平白又错过一个禅机。在影片被删去的段落中,金山找的下场是向日本人告密,然后和许多类型片一样,被怀有莫名正义感的坏人给解决了。着墨如此之多,这样一个因自我意识不足,输给世间恶念的浑人,令人扼腕。

      影片对配角的塑造几乎每个都饱满精彩。廖师傅大概也不乏人深究,虽有几下真功夫,但在别人家饱食以及一副高大而看似笨拙的身躯,不合现代审美的短脖子油头方脸 ,都免不了给人留一个吃货的印象。到偶尔豪情要回敬日本人一个1对3,却落得被踢中下体的狼狈不堪,欲拾米走人却惨遭一枪爆头。这一个平庸人物,为生计挣扎折腰,武馆只是他谋生的饭碗,以吃亮相,退场则血染米袋。既无叶问那样的天份,也无武痴林那样的热血,尴尬之间,尊严就成了奢谈,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俗到眼热的人物,遭遇就分外触目惊心。

      翻译官李钊更抢眼,估计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少不了被引做经典样板,反倒不想赘述了,只说这个人后期的义举其实并非偶然,不能简单说被叶问感染而产生觉悟(虽然他只服叶问一人),而是这个人物自身就有的骄傲和骨骼,自命不凡,最终不会允许他苟且活下去。

      武痴林着墨不多,最出彩的地方倒不在他以命相搏的一幕,而在他到叶问家讨教,以及隔着大门给叶问传信的场面,厚着脸皮两句嫂子,虽然不及周清泉那样识趣,倒还没有廖师傅和金山找那样全不知趣,但配合叶太太不屑与之正面对话的态度,反而更显尴尬。武痴林和叶问同是武痴,虽然境界差很远,意趣着实相投,每每聚头,都好象贪图玩耍的小朋友,不得不同时顾忌家中大人的脸色,好玩得很。

      武痴林的弟弟沙胆源虽不出彩,在影片结构上颇具作用。开端是风和日丽的大晴天,爬上墙头取风筝的清秀少年,转眼国破家亡,出走的公子哥落魄成强盗,竟早已无家可归。打开哥哥的遗物,是不再鲜艳,残破陈旧的风筝。远景中沉默哭泣的沙胆源,松手任风筝落地,被风卷走,在一片萧瑟的地面翻滚扬尘出画。只是一段时光和记忆的残片,什么都没能留下。

      后半段唯一的亮色大概就是纺织工人们集体练拳的场面,颇具喜感,到强盗们再次上门,居然已经可以学以致用,未免夸张,难得是不失分寸,比方实战中根本找不到机会出手的老师傅,打出两招咏春即演变成乱舞王八拳的胖姑娘。这样的细节处理,戏剧化之余兼顾了可信度。而临结尾处,沙胆源恢复明朗的年轻脸庞,出现在这样朝气勃发仿佛身处乱世桃源的工人群中,也算是影片交待给观众的一抹希望。

      其余诸人的戏分更轻一些,两个模式化但十分有型的反派日本人就不说了。叶家母子,周氏父子也不说了,至少各具特点。写得够冗长了,就这样吧:)




      发表于 00:12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小三。  [ ] @ 2009-02-09 13:12:35  at   2009-02-09 13:12:35
      作为类型片,《叶问》很好看。美术动作设计都很美,人物较以往有突破。不过,博主只要一写文章都会很热闹。哈哈。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2-05 13:13:15  at   2009-02-05 13:13:15
      在我看来,seeme的发言还是有趣味成分,可能是我把对生活中的她的了解带了进来。

      storyof这人,发飙不发飙,也就那么回事,音域不算太宽。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2-04 22:21:33  at   2009-02-04 22:21:33
      seeme,我不认识你,也没什么看法,不清楚你为何要谈对我的看法,或者你觉得对我是一种回敬?这很泼辣,躺到地上陪你撕打这我没法做到,你对杨不及发自内心的维护让我有点感动,但我希望你不要怀着这种心态,来骚扰正常的交流。

      我已经说过了,望你自重,请回吧。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2-04 21:55:20  at   2009-02-04 21:55:20
      你可能误会了,杨不及开始是夸赞我,我哪里来的意气,那些发言的动机,基本就是出于热心,也是我们交流的默契,目的是将一些常识说清楚,令他有所得,换一个人来,我大概没有耐心逐一解释。

      你觉得我跟外行较劲,能获得什么特别的满足?根本对我没好处,这个热心你非但不能理解,还觉得是意气,而以意气对之,这很滑稽。

      Posted by  seeme  [ ] @ 2009-02-04 20:55:18  at   2009-02-04 20:55:18
      我当然是为意气才开口发言。我没有必要向你奉献价值。你说得不太对,就是有了错,我看到了便说了。绘画艺术,我没什么太多研究,我说了,你在谈文艺理论,所以我只从文艺理论的角度批判一下。是你要进而挑拨意气,我才奉献了一些对你的看法。你喜欢摆那副门神脸,我也一样觉得你是个木讷犯。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2-04 18:14:18  at   2009-02-04 18:14:18
      seeme,你的两个发言除了意气之外没有价值,我的画存在很多问题,不过你还没证明自己有可以妄论的资质,最好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能说什么。

      有所知自然有所限,无知可以无限吗,看来不行,以杨不及为例,以他在别处的敏锐天分,也不能弥补对画感知和理解方面的缺失。

      我不太了解你,很好奇你哪来的底气在这儿扮高人,不过不觉得你可以拿我对自己的要求来说事儿,你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缺乏自知之明的是哪个?

      好了,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给你脸,望自重。

      Posted by  seeme  [ ] @ 2009-02-04 17:21:27  at   2009-02-04 17:21:27
      你就是太有那种所谓的“界限感”,所以你的画才那么硬邦邦的。还悲悯、虚无、超然?你正是要在技艺上并进而奢望在境界上取得进步才有可能呢。你要说我超过了欣赏范围,我这段话才基本进入了边界呢。谁不会控制了。我烦好多你们这些艺人我才懒得控制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2-04 14:27:10  at   2009-02-04 14:27:10
      因为我这篇就是站在爱好者角度的赏析,所以确实不太愿意跟意见不合者讨论,因为主观性明摆着嘛,没必要花时间彼此说服。电影很重要的功能在于造梦,也就是体验,编剧导演分镜当然有很多硬技巧。但我认为表演这部分取决于技巧的,相对较少,专业的门槛远远不如绘画,音乐之类那么高。文戏一说,气质很重要,技术含量就很模糊,每个人从体验的角度出发,看法也自然很主观,因此不好讨论。

      杨不及的相提并论肯定是错误的,理由上一段应该已经说清楚了,比如区别就在于我认为杨不及对绘画的理解出现了硬伤,而seeme的自以为是超过了欣赏范围,外行是很可笑的。我说了,画作为触媒,只要你够敏感,自然能解读出有价值的东西,但关联有限,重心不稳,借题发挥,就跟懂画无关。

      叶问的尴尬我很理解,不过我跟贴中有个连接提到过一段访谈:大意是导演曾怀着怒气说如果你就冲着最后一段(打日本人)来,你就根本不该来看叶问。这已经说明了问题,仅仅是旧功夫片的瓶子还在而已。

      Posted by    [ ] @ 2009-02-04 12:09:08  at   2009-02-04 12:09:08
      嘿嘿,我们来看看,你把你之于绘画和甄子丹之于文戏相提并论,小S会不会发飙~

      不许本来想发故意不发哦~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2-04 11:12:04  at   2009-02-04 11:12:04
      storyof肯定甄子丹的文戏,只是说,这个人是对的,所以虽然主攻武戏,但在文戏方面也不会错。就象seeme认为,杨不及这个人是对的,所以虽然只通文学,不通绘画,但在对绘画的领会上也不会错,也会合理。
      而现在林丫表扬甄子丹的文戏,就好比是在表扬杨不及的绘画,那是很危险的,所以storyof着急,不要再扯文戏,使坏。
      虽然他认为甄子丹往那儿一站就比艺术片的全体人员都有文戏,就好象在seeme的眼里,杨不及往那儿一站,就比所有搞艺术的都更理解绘画,但仅止于往那儿一站而已,不能表扬得更具体,更庸俗。

      回storyof,
      虽然叶问在业务范围内有名,著名咏春拳师。但我觉得很明显,把他拎出来,那个创意就很卑下。黄飞鸿、霍元甲、陈真……叶问(李小龙的师父),就是这样。对叶问是无妄之灾。就象我出名了,把我小学班主任王老师拎出来,编个故事。咏春拳不假,但和日本人比武,等等,是真的吗?我觉得香港功夫片制作者还在和我上中学的表弟们(而且是他们数年前的趣味)狼狈为奸,熵增消耗。虽然拍得好,但我心想它的出发点也就那样。

      Posted by    [ ] @ 2009-02-04 09:41:00  at   2009-02-04 09:41:00
      我的确不是爱好者,你只跟爱好者讨论的?或者你只跟意见一致的讨论的?

      我看甄子丹的东西的确不多,但是最近的两部,画皮,叶问倒是让我渐渐把他归入我喜欢的演员了,虽然这两部片子我都不算喜欢,当然叶问比画皮要更喜欢点

      看电影之前的确有看评论,但都是好话,我也不觉得我故意找碴非要说出不好来

      我觉得说是功夫片就不谈文戏才是对甄子丹的侮辱呢
      我说像拼图(当然每一副都非常精致),因为我感觉不到那股一气呵成的气,一直牵着你,忘了在看电影,而进入那个世界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我在<梅兰芳>黎明出来之前有----我记得我看叶问的时候中间没被打断,不过我也有点怀疑,是不是受了零零散散的叫好评论的影响,而在看的过程被分割成零零散散的感觉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2-02 05:58:06  at   2009-02-02 05:58:06
      看来我应该在这个贴外面挂一个:非甄子丹爱好者免入,以及非功夫片爱好者免入。

      林丫,杨不及没看过叶问,你这是误导他。希望不要再有人跟我扯什么文戏,其一,功夫片你非得跟紧我谈文戏,没必要。其二,甄子丹从来都有文戏,是你们自己眼拙看不到,其实在我眼里他就是往那儿随便一站,也比一部傻比文艺片的所有演职人员加一起都有文戏。

      所以,林丫你喜欢不起来,很正常,还这问题那问题的分析,你怎么不想想是你自己的问题。

      “某某生平光荣事迹”,作为对叶问的批评,我好像看到不只一次了,当然,爱唱反调是一种好品质,但用在这儿绝对是病态。

      其一,这个片子哪儿打了一个纪实片的招牌,我是既没看到也不关心,其二,我假设你真的看到某宣传提到纪实片了,但看电影的时候你自己没长眼睛没带脑袋吗,这个电影哪有纪实片的样子?其三,谁看出叶问是被塑造成了功夫范围以外,比如人格特别高尚的一代宗师,而因此自以为发现了一个伟光正谎言需要揭穿的,病得不清。

      在我眼里,叶问就胜在朴实诚恳,我看到的就是个平常人,不就是业务水平特别高吗,功夫片必须的,要说觉悟,根本没脱出一个善良人的标准,到底有什么地方特别完美,或特别高尚碍你眼了,林丫同学。是不是觉得这样人性不够丰满,刻画不够深入,对暗面不够关注啊,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文艺片呢?

      其四,我也可以假设你们不是有病,而仅仅是出于对主角过于平面的不满足,那只能说,甄子丹的动作场面本来就包含了对人物的理解,你们眼拙看不到。你们需要的,不是一部只有30~40分钟非动作场面的电影所需要承载的,还是那句,去看文艺片吧,别添乱了。

      再者,如果你想看点儿人性弱点什么的,廖师傅你看不到吗,叶问这儿没有的,你不会跟廖师傅要吗。没法跟你讨论这部影片,每句话都不投机。

      杨不及说的这个尴尬,我是考虑过的,所以我不知道叶问2能拍什么,李小龙怎么往里加,这有难度。但叶问看宣传资料里面说,在业务范围内,应该还算有名的,咏春拳宗师嘛,要比黄飞鸿霍元甲之类的传说型人物实在点,有人知道迷踪拳是什么东西吗,无影腿则根本是当年扮演黄飞鸿他爹的时候,演员甄子丹开发的花巧。所以我更欣赏甄子丹这次在咏春本身上面下的功夫。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30 15:06:54  at   2009-01-30 15:06:54
      在一个地方遇到了看了几分钟。叶问象打木人桩一样打那个穿白色练功服的日本武术家。甄子单确实很文戏。

      Posted by    [ ] @ 2009-01-27 01:01:33  at   2009-01-27 01:01:33
      真不真人的无所谓,电影嘛,但明明是电影偏要往纪实片上靠,这比较要命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24 19:44:44  at   2009-01-24 19:44:44
      某某生平光荣事迹。好词儿。
      叶问嘛,就是李小龙的师父,其它还有啥,可能也没啥。就着他是李小龙的师父这个卖点,把他当黄飞鸿或者霍元甲或者哪位大侠使了一回,这样搞还有点对真人不尊重。就算活过来,活的也不是那个真人。人家如果是名人,你演义,还算他是冤大头,人家又不是名人,你也拎出来演义,趁其是李小龙师父之危,叶师父泉下不觉得憋屈吗。

      Posted by    [ ] @ 2009-01-24 17:10:01  at   2009-01-24 17:10:01
      相比以前的樊少皇,金山找算是相当有惊喜了,一开始我没认出来,他的虚竹,的确相当令人生厌,及其大多数的角色,金山找这样只剩力与本能的角色,他那空虚的大眼,及洗去过去稍显文弱的粗蛮扮相,我觉得还是相当成功了

      叶问算是精致了,但是喜欢不起来,也许就是杨不及说的生软的原因.这当然不是甄子丹的问题,我总感觉整部影片像拼图,摆脱不了某某生平光荣事迹的味道.
      可惜了甄子丹的文戏,就我看过的他的片片,的确是相当文了,他脸上的笑容,的确是,导演要的,叶问的笑容,和以前无论如何都有甄子丹的调调不同
      可惜"生软"的基调,让这个本来可以活过来的叶问,又死了过去

      Posted by  上九  [ ] @ 2009-01-24 00:23:20  at   2009-01-24 00:23:20
      首先,评论中的讨论也很精彩。
      《叶问》很喜欢,看过之后搜了叶问生平的来看,自然,有些失望。电影始终是传奇,相较之下叶先生的生平要平淡一些。杨同学所说的生软大约也是这个意思吧。
      不过软出来的那部分还是天朝人骨子里的东西。那种美妻娇儿的小康理想。不敢称为侠的,武之大者的境界需要大约达到了。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22 23:25:35  at   2009-01-22 23:25:35
      另外转给杨不及看这样一个段子:

      导演叶伟信和甄子丹第一次的合作是2005年的《杀破狼》,片末甄子丹和洪金宝的打斗可谓是华语动作片近年少有的经典场面。但此后的《龙虎门》和《导火线》却遭到了外界“武戏满分,文戏零分”的评价,叶伟信曾经拍出过《梁山伯与茱丽叶》这样的文艺片,但他当时驾驭不了甄子丹这匹烈马,尤其是面对着《杀破狼》突如其来的成功时。叶伟信说,“《导火线》里一个踢腿的镜头,他要拍一天,因为他不仅给观众看,还要给行家看。他每次都希望这一次的动作戏能超过以前,每晚都要想新动作 ... ...

      全文在这里,甄子丹:冷漠也是演技:http://www.yipman.cn/?p=80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22 23:12:39  at   2009-01-22 23:12:39
      找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叶问评论,与我有一些暗合,又构成补充,冠盖满京华 斯人独憔悴——关于《叶问》的杂感:http://www.yipman.cn/?p=73#more-73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22 18:07:58  at   2009-01-22 18:07:58
      我是不是把孟小冬记成陆小曼了。当时因为存疑,只是说名字带曼的杰出女性。没想到还是没把那个联系两个名字的字蒙对。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17 02:39:28  at   2009-01-17 02:39:28
      恩,同样是成功人士,李连杰等,就比那些产业巨头之类更显精神修为,成龙也行。
      除了从练武能修身上考虑,也可以从大陆人的文化天赋考虑,演员职业经常露脸经常和千万人互动所以更有自我意识,等等。
      我觉得李连杰这种,好象不能算练武的,他是个武术套路项目运动员,该身份使他幸运有了演员职业。甚至还不如甄子丹之类有个情结在那里,不管甄的武艺有没有李小龙那么真。

      我说甄子丹没文戏,跟对黎明印象接近,黎明有点气质,但没成什么气候,比较被动,比较虚,有些角色还真能用上黎明,他真能充得上,甚至文戏至尊电影里的主角梅兰芳也能用他来,真不可思议。

      但我对甄子丹确实看得少,有待进一步领教。
      原来他还干过给杨佳写信这样的事。

      樊少皇,当然一直都这样,他这样的,算五官端正"浓眉大眼",演个武打男N号也就可以了,还老演前三号,在港版电视剧天龙八部里还拿他来演虚竹,就因为和憨傻沾边。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象他们港台用徐锦江演谢逊,就因为徐老在喜剧片里装凶。这不是儿戏吗,制作者就不能有羞耻一点吗。

      Posted by  crystal  [ ] @ 2009-01-16 21:46:18  at   2009-01-16 21:46:18
      我看过甄子丹给杨佳写的信,我觉得他是有修为的。李连杰在做访谈中表现,我觉得他也是有修为的。可能是练武对身心的修炼的结果。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16 21:11:06  at   2009-01-16 21:11:06
      我在海报上看到甄子丹穿着长衫相妻教子的仁者大宗师脸谱模样,确实觉得有点装,不叫生硬,叫生软吧。心想这个执着有余智力不足的孩子又被那些庸俗的创作者给涮了,有些惋惜这种尴尬。

      我有待更多接触他,从那执着稍带孤僻的眼神中看出更多的内容来。

      讲点高兴的吧。很庆贺你也喜欢甄子丹。共同祝愿他将来在更多机会下展现自己的演员魅力,也许他会用跟你类似的扎实挠进的方式修成一些正果。

      你说的这种靠气质的演员,不就是所谓的演员类型中的“本色演员”吗。我也表达过对之的欣赏,觉得它才是王道,写过帖子表示反对那些就知道夸汤姆汉克斯演技好的人。

      甄子丹可能是很爱武术,以前看过杂志说其母在加拿大教武术为业,自幼偶像为李连杰。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15 19:07:11  at   2009-01-15 19:07:11
      再说甄子丹的文戏,怎么叫没有文戏呢,我估计你看了叶问应该会象许多人那样后知后觉:原来甄子丹会演文戏啊。而我从来不觉得他没有文戏。

      他也许是那种一旦做主角,剧本导演都需要围绕他设计的演员,个人特质太抢眼,由于最早的精武门到现在的叶问,有明显一脉相承的东西,我觉得你将功劳完全推给他的幕后团队,并不是很合理。他本身已经有这样的气场。

      实际上我觉得甄子丹作为演员非常出色。你能看出他的敏感和纯粹,这就已经说明问题了,而即使你感觉不到他文戏的存在,但你也并没有觉得他表演生硬吧?这就更说明问题了。他一定是个好演员,也许到他不再怎么打的时候,如果有机会能更好的证明这点。

      我始终认为演员最讲究气质,有先天也有后天积淀,演什么象什么的标准比较适合衡量专业配角,做主角的人,未必需要这个来证明自己,气场更重要。甚至我会认为,演员到头来就是拼气质。为什么不动都让你觉得有戏,觉得被吸引?演技是一方面,而一旦有了好的气质,或许随着机遇,发挥,努力,能得到不同的催化,但基本可以说:想不会演戏都不行。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15 18:49:12  at   2009-01-15 18:49:12
      甄子丹你大概看低他了,我认为他属于对电影有决定作用的类型,周星驰早期也不导演,但他参与什么电影,什么电影就必然留下他的烙印。甄子丹肯定到不了支使别人,以影响整个电影气质的程度,但他有很强大的个人气场,能完整的管好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东西。

      如果是纯打戏,我感觉他在动作中实际加进了对人物的理解,这本来就是导演也管不了的部分,我对动作不在行,但我觉得甄子丹的打戏有情绪的内在设计,每一次都在探索和完成他自己的东西,可以单独拿出来琢磨。这非常有趣。

      叶问里面的许多武戏,每一场传达的东西都不一样,都有特别的存在感,实际上我看过的甄子丹的打戏,几乎没有雷同感。这点我感觉只有他做到了,即使同等级的明星中,李连杰电影打戏的主观创作感,就差很多,我能感到他在许多场面中的被动和空虚,而成龙固然是很有个人风格,但风格很接近,表面新颖,实际在取悦观众方面,相当的模式化。因此我认为真正将每个打戏的肢体语言当成创作,贯彻自己的理念,甚至做出艺术感的,唯有甄子丹。

      当然我猜测,武术指导可能也同样功不可没,遇到甄子丹这样的好材料,武术指导的创作力被激发也是可能的,但毕竟是通过甄子丹来实现,所以我愿意将较多的功劳记在甄子丹头上。

      当然我是看热闹的外行,如果说的不对,行家可以批评。据一些较内行的说,甄子丹的许多打戏中很有门道,结合了什么什么什么武功的,那就更好了,说明这些电影在硬指标上同样具有不菲价值。这也有点象你说对张纪中“要拍个珍珑棋局就真的弄一个象样棋局出来”的信任感,即使没人看得懂也要往专业较劲就是这么可贵。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15 18:34:31  at   2009-01-15 18:34:31
      然后说梅兰芳,因为你没看,所以我说得太细致也没有意义,但你对陈凯歌的信心应该没错。我倾向于认为,陈凯歌阴险的遵循了梅家人的意愿,他塑造了一个“童稚状态”的成年梅兰芳(如果说阉过一样可能太难听),无论在爱情还是艺术方面,都几乎没有什么见解,当然更谈不到锋芒,当然也就不会犯错。不只是黎明稍显木讷的表演问题,我觉得从剧本到运镜,就已经是这样的感觉。温吞,虚弱,没什么存在感。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15 18:23:49  at   2009-01-15 18:23:49
      在叶问里,确实仍然可以这么形容樊少皇:嘟着嘴直着眼装憨傻。他一贯如此吗?我以前没怎么看过,没留下什么印象。对金山找的塑造基本就是浑人,没有太多内心戏,我喜欢这个人物的朴拙,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很喜欢看他屡次错过上天安排的点拨的场面,虽然这未必是电影的本意。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9-01-12 12:52:01  at   2009-01-12 12:52:01
      我看到把尸体放到垃圾桶上,倒是明白它的意思,我自己达到那个境界没有,是另一回事,但我一看就明白这个情节的意思,它是要显摆邦德们的生活状态及境界。
      尖端职业者,江湖儿女们的质朴的情欲观,也是我注意到了和予以了学习的一幕。
      我另外一个注意到的东西是,这个邦德的演员太嫩,基本上演什么不象什么,简直每一秒都不在角色里,有点怯生生地跟在角色后面跑,我还看到他想表现邦德的风流潇洒,把手插在裤兜里,还没插稳,对面来了个端着酒的服务人员,他又忙着把手拿出来,去取酒给自己和旁边的女伴,好象是突然想起这时该拿手取酒才是风流潇洒。没想到一个长得这么遒劲的人,还如此幼弱,是不是以前没演过电影,只演过电视剧或者别的,所以有些怯生生。不知道制作方有没有后悔找这个演员,在我看来这是个大难堪给摆在桌面上,看起来你们并没有注意到,这还挺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邦德的弱,制作者弄这部电影,放弃了在他身上出魅力,临时发展其它的魅力,就是动作的魅力,上一部已经在凶猛地弄动作了,这一部还能怎么办才不失它的名牌气概呢,动作上增加了某种新意,就是摄影机似乎一直跟着人走而不是变换角度然后剪辑的那种那种反映激烈动作的拍法,在我看来这部电影就这么点东西,保持住了它的名牌气概,名牌魅力,名牌尊严。我能看到牛人之所以成为牛人的那种东西。它的动作拍得并不出色,有了那点新意,并不成功,并不优美和丰富,但立起来了,没撑起一片,也立起了一柱,就有了尊严。那动作表现,没谍影重重好,影片魅力值更没谍影重重好。但我看到了它悍然立起的那个名牌或者牛人的气概。也想起我写文章,能写得信息丰富,语句精彩,但没这个气概,没这个尊严,没有那个悍然立起的东西把自己领起来,有的人写文章,写一大篇,信息不丰富,语文平庸和粗糙,思想也不浩大和深刻,但从容地有一点光,悍然的发扬自己的存在,把自己领了起来,因此人家是专栏作家,人家成了。

      我看这电影,基本没有看电影的乐趣,只有看一个叫作007名牌的生命体兑变翻滚延续自己命运的那个场面的魅力的乐趣。就象我看张艺谋拍商业片,看那个叫作张艺谋的生命体,它作一些实现自己命运的动作时的那个场面的动人之处,看张纪中,看这个大腕“从武”这一命运事件的奇异场面的魅力,当然这不是说同时也象看这部007一样没有看片本身的魅力。

      还有一个演技很雷人的人,就是樊少皇,此人身上无文戏,文戏是典型的港片龙套水平,嘟着嘴直着眼装憨傻之类,连最近的电视剧李小龙中的李小龙,也是这个路子。如果是我,我可能不能从樊少皇演的角色身上解读出这么多东西来,我净去看他那双大眼睛了。难道他随着年龄增长演技也有所进境吗,就象刘德华的唱歌一样练上来了。叶问我没看,从我的看片日程上退下来了。
      甄子丹身上也没什么文戏,不过我从英雄之后也没接触他的演出了。但他比较敏感纯粹一些,所以还能充一些角色。
      叶问中的人文关怀,是甄子单弄出来的吗,我还没看出来他有这种智力和情怀,也许关系式是:甄子单是个干净、诚恳、执着的人——他搞他的功夫片会和好的创作人员合作——好的创作人员会弄出质量过关或者上乘的剧本或者其它——质量过关或者上乘就意味着他们会弄出人文关怀这些先进的东西。

      你能辩析出梅兰芳是顺应时代的要饭吃的人,给日本人唱戏的邱近白,才是追求纯粹的艺术的人,为艺术绝食的人,说明你还有点基本功。

      不知道这部电影对给日本人唱戏的邱近白是什么态度,如何处理他和梅兰芳的正反关系。陈凯歌拍的霸王别姬,就赞美了给日本人唱戏的程蝶衣,程蝶衣并且喜欢日本人,说日本人懂戏。不懂戏的是抗日官兵,只懂用手电筒往台上照他取乐。在那里赞美了程蝶衣,难道到了这里,陈凯歌又专事赞美不给日本人唱戏的梅兰芳吗。想来这部电影虽然名叫梅兰芳,主要关注梅兰芳,但不会是一部以赞美梅兰芳为目的的电影。

      梅兰芳此人我不了解。但看过中央电视台讲他家的故事,当时是讲一个名字带曼的杰出女人,名字带曼的杰出女人一开始是跟梅兰芳好,但梅兰芳在家族大节面前无法太倾向该曼,无法保护她,无法仗义,无法忠诚于比较纯粹的情感之类。后来该曼心碎放弃梅兰芳,投奔了黑社会头子杜月生。
      我太愤了。关于我们书生阵营,或者叫细腻之辈阵营,与野蛮阵营的对阵关系,一直在我观察人群的主线之一,你梅兰芳把女人输给黑社会头子,这是我的大忌。我一辈子都想当书生而把女人从黑社会猛人那赢来,这是我的情结,我的理想,想当清高者而把名利从和菜头那里赢来,我认为我们应该赢他们,我们跟他们不是所谓各赢一头的关系,我们得理想,他们得名利之类,而应该是我们比他们好的关系,比他们好就包括,更被女人青睐,更多得收入,等等,更被奖励,没奖励,就说明你实际上不好,有问题,要改变。

      鉴于梅兰芳是上述那样一个让我失望的人,再来想他的蓄须明志不给日本人唱戏,我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他这不是逆流而是顺流,不是冒险而是求全,他是对民族大节妥协,就象他对家族大节妥协一样。不是日本把刺刀顶着他要他唱,他不唱,不是这么回事,不是他不唱就没饭吃,但他不唱,饿死,不是这么回事,而是中国父老用道德顶着他,要他不唱,所以他不唱,是他不唱才能从中国父老那里要饭吃,所以他不唱,是顺流不是逆流。

      就象傻青,表面上是跟政府反着,就象梅兰芳跟日本人反着,其实这是虚的,傻青是安全的,就象梅兰芳是安全的,梅兰芳不是在日本人的迫害下挺身而存在,傻青也不是在政府的迫害下挺身而存在。梅兰芳是在中国父老的道德洪流中,明智的和光同尘而存在,傻青是在民间蠢动的话语洪流中,机灵的争先恐后而存在。

      这是根据我对梅兰芳的印象,揉合你对梅兰芳和邱近白的辩析,而得出的对梅兰芳蓄须明志的判断。

      梅家人要求删除了阿娇的戏分?梅兰芳或者不会这么要求,但既然他保护不了某曼,他可能也保护不了阿娇。别人要删就删了呗。

      梅家人删阿娇明志,跟梅兰芳删白净下巴明志,还是一个路子。他们这一家,就是一家大俗人,我看就是靠卖艺起家的农绅守财奴之属。梅兰芳的风采全靠当年外国人给他的无比尊重涵养出来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9-01-07 21:51:27  at   2009-01-07 21:51:27
      补充一点没写到的,关于金山找,从始至终还是有种乡下人(?)的精明狡诈在,好像还不似我写的憨厚质朴到这程度,不知怎样能说清楚。比如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踢馆,还是有明显的自私恶念在里面。

      虽然动机也这样理解,借沙胆源的口说出来的“我不要被人欺负,所以宁可欺负人,我要人人都怕我”。但于金山找,也许里面确有扮弱的狡诈和精明在,毕竟活了一把岁数,更能带领一帮兄弟,用沙胆源这种过于单纯的动机,应该还是不足以解释的。

      再有国难当头,金山找为什么做强盗也知道选中国人呢?显然有欺软怕硬的精明,不能完全用自欺解释。找日本人告密的删节我没看到,不知道电影是如何处理的,但可能也不能简单归类于浑和懵懂。总之现在回想,我忽然又多想了一层这个人物比较不应原谅的恶。

      Posted by  雅雅岛美女  [ http://www.yydao.net ] @ 2009-01-05 10:10:44  at   2009-01-05 10:10:44
      都看过了,还很不错的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