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春节  |  首页  |  窥探  >>
       
      2007-02-26
      梦境和记录之其三,聊斋  -  [ ]

      前几天和L的通话中,谈到了梦境系列,他说,看起来我更追求还原某种真实,而就离艺术远了一些,他随后更正了“艺术”这个用词,说意思是离“作品”远了一些。然后又具体谈到真实,他委婉的问我是否更强调真实,因而作品中有过多没有修剪过的支蔓,但我领会成了直接对“是否绝对真实”的诘问,因此回答是“否”。实际上,我的确没有完全忠于自己的梦境,其中涉及隐私的部分以及更深的意念,我有所选择的回避了,但同时也出于对还原真实的追求,我的确尽力保留那些没有修剪过枝蔓的原貌。实际上我也为记录和真实之间的相互策应担忧。

      我对梦境的记录有所选择,大致出于两种考虑,一是我最近喜欢使用的词语“普适性”,希望它和尽可能多的人产生共鸣,这是它作为公开作品必须的一面。二是“有控制的猎奇”,关于这点,我想谈到最近一直在看的全本聊斋(文言文版),我觉得蒲松龄作为一个半创作半记录的大师(记录也可看作创作的素材),遵循的相关规律正是我一直尽力的方向,一面是“志异”,一面也是出自“聊斋”。

      所谓猎奇(志异),就是不愿意放过一切有拓展的可能性,丰富记录的层次。极简者如“瓜异:康熙二十六年六月,邑西村民圃中,黄瓜上复生蔓,结西瓜一枚,大如碗”,无稽者如“抽肠”,“藏蚤”等等,也有机诮者,言志者,有所指,但重点决不在“异史氏”几句微言大意的总结,后世对聊斋所谓借鬼怪故事讽喻现实,恐怕是蒲松龄看到了故事中与现实相映成趣的脉络,而加以有控制的整理,虽有选择,却绝不愿意为控制而牺牲其中的无稽者,对素材的真实还原(借叙述技巧加以侧重),对保留可能性和各篇错落之层次感的看重,和我记录梦境希望达成的意趣,我猜想是有共通处的。

      实际上聊斋中许多真实异事,表面不是写梦,却很可能即是来自恍惚的梦境体验,尤其古人,对梦的信息半真半假的传为生活体验,也是可能的,当然这两句对民间素材来源的推测,是与前后文无关的思量。

      比如为何要记录“瓜异”这样没头没脑的短篇,这种可能性中藏有的意味仍然需要尊重,海量中这几个信息的并列仍然有独特的意趣和启发,要是愿意附会,那么黄瓜复生蔓,结出西瓜,大如碗,完全可以是超现实的隐喻。我之前一篇洗手的梦境片断,有喜欢的编辑想摘用,是因为其中的讽刺意味(对哈日哈韩族),但不是我如此设计,而是梦中原有可以附会的意向隐喻,叙述中我既为其梳理脉络又极力避免落入讽刺的俗臼。意图过于明确会破坏可能性间原有的趣味,保持暧昧,具有开放性才是好的。

      因此聊斋不仅是几个狐鬼故事,其中风景民俗癔思狂想,包罗万象。而且蒲松龄落笔毫不陈腐粘滞,甚至从那些被看作微言大意,明写鬼怪暗论现实的篇尾“异史氏云”中,也能感到其目的不在归纳总结,约束题材的可能性,而在于提示更开阔的启发。如果说聊斋是现实主义的,也不假,但那首先是因为创作和记录者不能回避自身生态的勇气和真诚。无产阶级看世界的历史观实在害人,所以才有阉割版的聊斋,把个意趣无穷的可能性探索,异样世界比照现实的层次大集,变成了揭露讽刺为主题的政治读本佐料。

      然而关于梦境记录还不止于此,L问到我为什么要记录梦境,一方面是对可能性的爱好,但这仍然是基于作品的考虑,并非我的初衷,谈到聊斋是旨在说明对记录之趣味,审美方面的考量。我还想说另一层意思,仍然要从一本书说起,就是大名鼎鼎却观者寥寥的追忆似水年华。




      发表于 16:22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筑巢  [ ] @ 2007-03-30 13:22:20  at   2007-03-30 13:22:20
      我好象都不记得了,你为什么能记得那么清楚.能在记忆里存留下来的就只有那些非常现实化的景象.只不过场景的转换及突然,不合理.
      你能有梦的记忆真幸福...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03-19 17:05:10  at   2007-03-19 17:05:10
      不冒昧,谢谢,互访:)

      to daofeng,暂时写不动了,但经常在续想,继续成形,过些时再写梦境和记录之四吧。

      to 杨不及,这两个词语我倒没有特别留意它的来源,但如果大家都在使用,我也很可能出于厌倦和可能发生的错误惯性理解而回避,但是这种即时性的“考量”仍然是我不能确定其价值的。



      Posted by  唐石女  [ ] @ 2007-03-18 01:40:49  at   2007-03-18 01:40:49
      恕我冒昧,我可否链接您的博客?对绘画和文字都这么敏感,实在令人钦佩。



      Posted by  荧光粉  [ ] @ 2007-03-13 14:43:32  at   2007-03-13 14:43:32
      梦确实是艺术家创作最好的形式之一



      Posted by  daofeng  [ ] @ 2007-03-12 00:40:42  at   2007-03-12 00:40:42
      说的另部分怎么还没奉献上来啊。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7-03-10 00:08:52  at   2007-03-10 00:08:52
      1,“考量”、“达成”是台弯词,storyof能用它们,说明心胸开阔,能接受异样事物,不象那些傻X;用台弯词的时候不是用“其实”、“然后”,“这边”,“这样子”,而是用其它一些台弯词,说明不庸俗,不象那些傻X。好。

      2,我好象一直没能掌握记录的趣味。我甚至没能掌握写小说的趣味。
      我的意图总是很明确。
      我可能就是象傻X们说的张艺谋那样的人。总是有所图,计划在别人的心灵里达到一个什么效果。
      什么都不为,只为记录,或者只为讲故事,讲成作品,或者自己讲得满足,我没上过这个轨道。



      Posted by  northwhale  [ ] @ 2007-03-02 21:37:56  at   2007-03-02 21:37:56
      谁能说清楚呢,哼哼



      Posted by    [ ] @ 2007-02-28 11:00:21  at   2007-02-28 11:00:21
      梦,是个系统工程。
      有趣得紧。



      Posted by  zuoma  [ ] @ 2007-02-27 23:42:14  at   2007-02-27 23:42:14
      我思维挺混乱的,也有选择地记录了梦境但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为了猎奇吧



      Posted by    [ ] @ 2007-02-26 22:12:20  at   2007-02-26 22:12:20
      我要记梦境,就会特别要求真实,用文字,结果罗索得不成话,也就记不成了~

      记得有回把一个梦境写成了诗,好像还记得挺清楚地
      要不以后也这么干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