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阿春  |  首页  |  春节  >>
       
      2007-02-02
      两本新书之偷  -  [ ]

      06年末完成两本书,上两周分别拿到了样书。一本是虹影的《我们时代的爱情》,我负责其中插画,容后再谈。另一本是小意的《》,十张插画年中就完成了,年末又做了装帧。严格来说,这是我第一次为自己担当插画的书做完整设计。虽然出版方编辑对我给予了较大信任和尊重,基本是方案一次通过,但其后工序细节之繁复还是让我消耗了大量心力。过程中我多次咨询友雅和吴宁,两位给了我不厌其烦的帮助,也让我体会到装帧之难。从设计的大量细节,到最终的选纸印刷,每一步偏差都有致命影响。

      上周拿到样书,又觉得百抓挠心,其中得失缘由的细节已经反复总结,就不拿来折磨人了。主要原因还在几大环节,一是我本身的经验不足,设计上对比例构图的控制产生了偏差,看似微小,在最终效果上却很明显。二是由于我不在印刷地北京,对选纸和印刷失去了控制,导致选纸不佳印刷偏色。其实这里面还是有国内书商出版社对装帧印刷细节的习惯性疏忽心态有关,无法一时改变的。比如我一再要求印刷前快递小样,未能实现。

      拿到样书的头24小时,我基本在一个极难堪的心态下,翻阅只能带来自虐式的痛苦。尤其是,书后装帧/插图的署名令我同时自得和羞愧,若是给这批插画署名,我只说自己太低调,把名字落得不够显眼,因为插画确实值得一提。而给装帧署名,我又羞惭到觉着太刺目应当隐去。两种心理交错,更觉踌躇痛苦。不过还是小麦说得好,这种苛刻与偏执,表面看和责任心有关,其实放宽了想,主要的意义是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需求而已。现在我也做了有十来本书,无论亲自操刀到何种程度,最大的感受还是遗憾,每每说起都喋喋不休,饮恨难平,这确乎是变态的,但不能自制。

      抛开这些,向大家推荐小意的小说本身,卓越已有售。

      封面:

      内封:

      目录:

      内文:




      发表于 05:42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11-06 03:42:52  at   2007-11-06 03:42:52
      谢谢:)

      Posted by  tanjun  [ ] @ 2007-11-03 22:16:05  at   2007-11-03 22:16:05
      非常喜歡你的插圖! 冒昧鏈接了~

      Posted by  tree  [ ] @ 2007-09-19 22:48:12  at   2007-09-19 22:48:12
      storyof 的自责我很有感受...不过,有1位境外朋友这样说起过,讲如果一个设计只会设计而不懂工艺,根本不能算得上是合格的设计..在设计的时候将工艺的偏差值一并考虑,样张封样也必不可少...话又将回来,设计和插图毕竟与所区别..所以,你也不必内疚自责...

      你的插图已经很完美了....

      Posted by    [ ] @ 2007-02-26 22:08:48  at   2007-02-26 22:08:48
      奇怪啊,为什么封面我没有看出个偷字,内封就很明显,这是你说的那个比例问题吗?

      偷系列是挺让人恶心的,但是我很喜欢这里的这幅,好像有种别样的安静与温暖在里头~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02-26 17:15:04  at   2007-02-26 17:15:04
      恩s+是动画人,等待你的长片和短片~~
      有机会会见到的!



      Posted by  northwhale  [ ] @ 2007-02-25 14:42:32  at   2007-02-25 14:42:32
      如此就是观点标准的差异了,错便错了,总之别搞的自己不愉快就好,简简单单,快快乐乐。

      rose,好象见过你。。。跟老孙做动画。。。



      Posted by  S+  [ ] @ 2007-02-21 21:53:19  at   2007-02-21 21:53:19
      喜欢你对"偷"字的设计!
      因为你的插图书也会多几成的读者吧~

      不在北京吗?
      什么样的人画着这样的画...好奇.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02-19 14:42:38  at   2007-02-19 14:42:38
      其实你说得不对,但我感到自己不能在这些问题上再纠缠了。

      如果我在北京,当然是会全程监督的。插画有一半的意义是在和文字的配合上,所以书几乎就是图文结合的唯一终极呈现品,怎么可能不计较呢,除非有机会另做不同版本。然后,我的画是cg制作,也就是说没有原稿,我的画不仅是画出来的,也是印出来的,印刷可以看作是作品的一部分,至少是无法弃之不理的。

      本来写了很多,但还是不继续了。过好新年,把注意力放在以后的创作上吧,和大家共勉。



      Posted by  northwhale  [ ] @ 2007-02-15 09:40:19  at   2007-02-15 09:40:19
      用词上,那种故弄玄虚哗众取宠做作标榜的态度就是令人感觉不适的,前提是我能看出来,人家演技好看不出来的就当没这回事吧,懒得给自己找烦恼。

      上次去北京第一次谈话你就说那套王小波的印刷失真,就隐约感觉你对作品的泱泱父爱,呵呵,不过,在我看来,你的孩子是画出来的,不是印出来的,印出来的那些不是你孩子。不过这次不同,既然你认领了印刷这个环节,当了印刷品的干爹,按照你的爱的方式,有必要跑趟京城全程监督的,或者象caoto说的,最起码签字确认下,不过,谁知道这个领域的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呢,是否有绝对的权利还是个问题呢。

      老胡,你咋还为自己署名显著的问题自我纠缠呢,这不象你啊,应该更果敢的,爱咋地咋地,多好。

      你缺乏活泼的心态,变着法儿玩儿吧,哈哈哈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02-11 01:57:44  at   2007-02-11 01:57:44
      那也没关系,这样试探的时候,我可以整理自己,不回避一些含糊的地方。我想区别偶然和必然。可能是一些想当然的考量,但我常常会想如果我是对方,有哪些东西是共通的。我还会设想我面对一些转机的时候,凭什么确信自己能回避盲点。

      关于那些词语,我们的感受不完全一样,显然就是语感局限于即时性的证明了。



      Posted by  crystal  [ ] @ 2007-02-10 23:44:05  at   2007-02-10 23:44:05
      他也不可能听你的,听了去想,去改变,不可能。
      -------------------------------------------------------------------------------
      这个我是有一定体会的,我前段时间就对一个朋友干过这样的事情,结果很失望懊恼。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7-02-10 22:36:50  at   2007-02-10 22:36:50
      1,
      “就好像自己也失去了一个机会”。
      是这样的。
      我对那些觉得张纪中武侠剧搞笑而不是觉得好看的人,也是这个感觉,就是着急。因为我了解他们的感觉。
      这被我称为“我得到的那组信息对我来说是个负担,我只能把它纠正或者曝出,而后快。这个义务使我痛苦。”
      但我很在意我个人在这当中的牺牲、吃亏。
      忍受不了傻X在我面前占便宜。
      所以不会给他们免费上课。

      他也不可能听你的,听了去想,去改变,不可能。
      他们的骄傲,有世俗幸福支撑着,他的朋友,他的粉丝,使他觉得人生价值在这里已经够了,他是温暖的,安稳的,骄傲的,他不觉得自己还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尽管他也许隐约觉得那里是有一些特别的、他所没得到的、更高级的东西。
      王朔也有点这样。
      有点浑蛋。
      北京人重圈子文化,重朋友。

      2,我说厌烦苛刻、偏执、变态这些词,意思不是我厌烦有人自称这些词,而是我厌烦有人用这些词批评别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7-02-10 16:15:24  at   2007-02-10 16:15:24
      博客不太正常,最近打开都很慢。

      你对词语的“偏执”,我有点理解,因为我也是如此,比如你说到“老罗”,我也是感觉有所抗拒,而且为了表达一定的尊重感觉可以这么称呼,实际上我更愿意直呼其名,我有这个思想斗争的过程,这种细微的地方我猜想一般人会很难理解。但是我还没有对偏执,变态之类的词产生厌烦,我只是不能接受这些词作为变相自夸的用法,我讨厌一些人沾沾自喜或者假装自己很特别的那种用法,我使用的意思就是它原先那个倾向于贬义的意思。

      但我也很怀疑这种语感的意义,因为如果某个时期一大堆人使用某个词产生的即时性,我观察和注意到了,并且在语感上对这个现象有所反馈,比如换一个比较生的词等等,这些考量和计较本身,是即时性的,因此我很注重语感,但又对语感有很多疑虑。

      然后说这些图可能是因为它们的意思还是很明确的,而且比较文学性,比较接近绘画中的超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绘画本身就是具有相当文学性的。

      我对和菜头有一定的兴趣,比如我为什么没有成为和菜头,我去那里也是为了观察,看看,有时候还尝试和他沟通。最近他和老罗的矛盾,其实我认为是一个转机,如果他就此可以面对自己软弱的部分呢?因为如果不提前识破自己的自欺,卸下伪装自己的盔甲,是无法面对罗的直接攻击的,借此可以反思的地方很多。

      但他没有抓住,还是把力量全部用在自我心理建设,继续维持自己的形象上了,在我看来这是怯懦,我看到一个人的外壳遭遇危机,然后他眼睛只能看到外壳,不曾想干脆脱下来走走。虽然我这么想也许并不对也太自以为是,但我看着觉得很可惜,就好像自己也失去了一个机会。



      Posted by  caoto  [ ] @ 2007-02-10 15:53:52  at   2007-02-10 15:53:52
      我对小s最佩服的地方就是觉得你对自己清醒而严格的要求。

      对《偷》这本书的这几页设计,我在小意的blog上是见过的。她太有个性,我是很难得到与她沟通的机会了。
      我个人对这本书设计上的看法是:
      1、我还没买到这本书,不能对你说的材料和工艺发表什么评论。但我觉得如果你对印刷有监控的责任和授权,那你就尽到自己的职责,必须提供打样稿,得到你的签字才可以;如果没有可能管到印刷,你也就不必太放在心上,因为不是你所能掌握的。
      2、对里面的插图,我是非常喜欢。虽然只看到一页。希望能在网上看到多几页(包括清楚的文字),决定是否立即购买。
      3、书籍设计总体感觉不够精致。
      a、插图图形的元素很好,但是组织得不好,尤其是封面,元素很杂乱,没有明确的目的性。影响了主要图形“偷”的完整性
      b、字体和细节比较粗糙,还有一些线条等装饰性的东西往往起破坏作用。比如内封上的方框,角上的线条
      c、色彩感觉不舒服。看了有点痛苦和恶心的感觉。我想你们想表达个性一点的色彩,甚至有点“苦”的感觉。但是,我相信应该有更好的方法……

      不能再说了,我知道这些不是你的专业,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击你。我只是想提出几点“设计”上的意见,表打我……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7-02-06 22:56:48  at   2007-02-06 22:56:48
      这几副图,我就有能看懂的感觉,有好看的感觉。

      小意的书我在看到你这篇日志前就在书店里看到了,拎出来赏玩了一下。

      你还经常去和菜头的博客讲两句?那里没有太多咱们需要的听众,他们沉浸在他们层面上的那个趣味里。他们关心的东西没有多少持久价值,但是他们那帮小子嗓门大,弄得好象很重要。他们不会关心咱们讲的东西。你那样讲是不是有点不够节能。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7-02-04 00:14:15  at   2007-02-04 00:14:15
      我也有累似的心理需求。
      每买一件东西,每和生人对一次话,等等,都力求圆满,每一件事对我来说好象都是一个作品,要把它做好,要从中看到我自己的模样,对自己得出满意不满意的评价。

      所以我才会说,当我面对阿春,发现难以自然而然地完美时,我就会考虑自虐。这种想像,少数时候会付诸实施,例如我真的扔过一些刚买的衣服,因为觉得此次购买行为属于失败,属于丑陋或者耻辱记录,我抹不掉,但要做出一些举动,在此做个记号。我在学校图书馆因为提供一次义务劳动而被奖赏允许免费挑两本书拿走,我走遍所有书架,发现我确定不了哪两本是最该挑的,额头冒汗,给我这个奖赏的人催我快点,我象一般人想到了随便拿两本也比不拿强,但我最后自虐地摒弃了这个想法,让自己一本都没拿。

      我觉得这种自虐行为的功能可能在于惩罚自己,标记错误,促进进步。

      它属于我的人生任务所被赋予的一种程序。是正当的。

      另外的功能可能还是我想向上帝展示我的意识,我配合他,我不想被动地承受自虐,例如犹豫、遗憾,我还想把它弄破,主动自虐。

      苛刻、偏执、变态一类词,我有点厌烦。
      完美主义一类词,我也有点厌烦。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