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赵丽华  |  首页  |  人偶  >>
       
      2006-10-02
      访谈:图与文之间的暧昧  -  [ ]

      和绘画更多需要面对自己不同,插画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文字,理应在默契中呈现不同范畴的美,具有装饰性,却不仅仅是花边,游离在文字延伸的想象边缘,却又保持紧密的联系。实际上插图是一门传统手艺,祖先是那些宗教壁画上不留名字却影响深远的匠人。(--STORYOF《红拂夜奔插图后记》)


      CA:请介绍一下您的学习、工作经历。做这个行业多长时间了,怎样进入这个行业的呢?

      STORYOF:我的本专业是建筑,毕业后有短期工作经历,自2002年6月开始自由职业做插画,至今4年零3个月。以插画为生必须有足够的稿约,最初我曾到北京的十几家杂志,带着作品挨家登门推销自己,可能编辑较少见到插画作者这么做,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好奇和耐心,这次北京之行差不多铺成了我进入行业的基础。自荐加上朋友的引荐,是我进入行业的方式。


      CA:虽然在商业插画中,书籍插画与其他商业插画相比,自由创作的空间更大,但这种类似命题式的创作和自由发挥的绘画还是有不同的,“和绘画更多需要面对自己不同,插画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文字,……”您为何选择面对文字?您在此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STORYOF:总的来说,出版物插图大多因商业价值较低有更大的自由空间,而且因为国内的市场没有成型,所以可以享有更多自由,我喜欢这一点。再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我同时具有对文字和画面的敏感和悟性,因此面对文字,也就是结合图文的插画很适合发挥我的长处。实际上我甚至更加偏重和信赖自己的文字。我从书籍插图中得到的最大收获是“借用别人的体验”。因为一个人自己经历有限,以别人的体验为母本拓展自己的创作,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比如我没有经历过战争,却可以通过“间接体验”为一本描写战争的书插图。


      CA:在创作中,您如何理解和把握不同的语言风格?您倾向于为哪种风格的文字做插图?

      STORYOF:杂志约稿时需要插图的大多是快餐文字,所以通常我会选择其中较有张力的部分衍伸想象,图文间保持暧昧就足够了。书籍插图则不同,因为需要整体的协调和配合,首先我需要确定这是我喜欢的文字,或者至少有我喜欢的一面,然后再由此入手去理解和把握它。实际上我觉得这不困难,就如同水注入容器一样自然。通常我会找出文字(原作)的轴线,然后再设计出插画(创作)的轴线,让这两条轴线相互作用。我倾向于为有想象力和荒诞自觉,同世界有距离感的文字做插图。


      CA:虽然文字不同插画的风格也不相同,但其中会有作者的审美贯穿其中,请描述一下自己的作品的风格及特点。

      STORYOF:我会在不同作品中表现自己的不同侧面。我偏向较阴郁,充满想象,具有象征和寓意,冷峻而有荒诞感的作品,并且期待有约稿可以让我把这个风格做得更为极至和歇斯底里。但我在面对较轻快的文字,比如妖怪培养计划,或者是荞麦的塔荆普尔彗星,我会集中体现自己较为轻松想象的一面,仍然在我的审美趣味范围,只是侧重不同。我认为好的文字对插画创作的激发很大,甚至会拓展插画的审美和风格。


      CA:您的创作流程是怎样的?哪个过程是你最享受的?在创作的过程中,您的状态是怎样的?

      STORYOF:书籍插画委托我都会要求绝对的自由,不接受风格或内容的限制,因为我只对自己和文字本身负责。一般来说我会在一到两天内完成所有的草图,找到文字和画面结合的最佳节奏,这个过程我最为享受,因为一切都不确定而具有无限可能。书的插图类似对文字的二度创作,我需要通盘考虑各段落的轻重,理出文字的轴线,选取插画必须表现的要点,结合自己的趣味进行取舍。和很多人从一张较详尽的样稿开始不同,我习惯铺设完所有的框架之后,再依次深入到每一张。因为我觉得理清整体创作的脉络前,是无法对画面风格氛围做出确定设计的。创作的前半段我会就画面风格和一些可信赖的朋友探讨,到创作的中间阶段,则不再需要意见。我习惯在一幅画遇到障碍或想表现的内容受挫时坚持到底,因为绕行会影响信心,推土机一样的执行力是信心保障。创作过程中一幅图上做出的修改,往往会影响到所有未完成已完成的图进行配合修改,这是基于整体风格的考虑。


      CA:在创作的过程中,您用电脑做什么?请谈谈对于软件的应用体会。

      STORYOF:最初我是手绘线稿电脑上色,现在用手写板,从草图到正稿基本是全电脑绘画了。我习惯于使用较低版本的photoshop,因为我不是很擅长钻研,所以用熟快捷键比较重要,我的作品很少用到软件技巧。电脑能否代替手绘的讨论很多,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手绘中的新材质绘画。


      CA:请以您的某个创作为例,谈谈创作经历。

      STORYOF:《》是我前段时间完成的插画本,文字来自我的朋友作家小意,她的文字冷峻,是我喜欢的气质。《偷》讲述人在生存处境中的异化,这恰恰是我关注的内容,最着意的趣味。因此图文的契合与化学反应,是继《红拂夜奔》后,最令我满意的一套。构思上我以异化为主题切入,将原作中的荒诞感图象化。于是小说人物不断变形为鸟人,鱼人,木偶人,机械人,甚至臭虫,螳螂,食人鬼,玩具兵,骷髅等等。这一套十张画我都保持了构思逻辑上的一致,超现实色彩的阴沉风格,用象征和隐喻交待表面情节下的内在真相,由画面完成对文字的深入解读。

      比如有一个场景中,小说主角在警卫处遭到阻截审问,在这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一方掌握权力变得畸形,权力施与受的游戏中,人异化成了玩具,场景变成了乐高的玩具屋,插画把貌似合理的压迫还原成荒诞戏谑,更契合文字的原意。又如小说中某人喝醉瘫倒,一群人搀扶她起身,写实远不足以传达出这个场景的潜在氛围,人群的躁乱盲动,记忆中的诡异阴霾。因此在主角的视线内,我将倒地的某人画成了臭虫(既要同情更需警惕的卑微和猥琐),个性模糊的人们象蚂蚁一样试图扳动它。再如小说中核心一幕关于偷的荒诞情节,爷爷为了保持家中失窃的现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下班回来的孙女(主角)也只好僵立在原地报警。人们对制度规则的畸形尊崇,令自己异化成无行动力的木偶,在这个场景中,我在祖孙两个截了腿的木偶之间加了象征血脉的联线。在另一张里,主角去见男友的父母,推门进去一家人正围着打麻将,有着无法被融入的默契,用陌生排斥的目光审视外来者(未来媳妇),这是生活中常见的一幕。为表达人在面对婚姻和家庭关系时的异化,我把这种个人存在感被支解贬值的敏感不安,转化成躺在桌上被食人鬼(男友的家人们)如砌牌一样分尸的荒诞场景。


      CA:您最希望与谁合作?

      STORYOF:我曾对王小波的《万寿寺》有这样的设想,因为它是基于同一个母本进行不同讲述的结构,所以可以和几个我欣赏的插画师合作,对不同趣味的段落进行不同风格的演绎,我想这会很有意思。基于绘画角度的合作我构想就是这样,彼此平行独立,但可以相互启发相互促进的合作,可惜这暂时仅止于想象。和文字作者的深度合作也很有吸引力,我希望象电影展现原著那样深度演绎足够出色的文字作品。得到王小波插图委托时我曾想,这就是我期望的“合作”了,却可惜不能和王小波本人探讨。但王小波如果还健在,他的作品又很难获得这样的畅销和关注,出版都困难不用说反复新版,更不会有书商筹划彩绘插图本了。


      CA:您最喜欢的文学家或文学作品有哪些?为什么?

      STORYOF:这个问题展开将非常庞大。简单说,目前在价值观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作品是《约翰克里斯多夫》(罗曼罗兰著,傅雷译,麦绥莱勒图)。喜欢的作家如卡夫卡,卡尔维诺,马尔克斯,尤瑟纳尔,乔治奥威尔,加缪,王小波等等。此外我也喜欢童话作家如阿林格伦,罗大里,米切尔恩德,安徒生等等。


      CA:您认为成为一个书籍插画师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质,哪个最重要?

      STORYOF:实际上我对书籍插画师的概念并不明了,因为国内这个领域还比较空白,很多规则也许会慢慢形成。如果要我给出一些定义,我想书籍插画师最为重要的素质是悟性和控制力,悟性取决于素养,积累和眼界,包括你对文字的理解力,绘画风格的弹性。控制力则是对整本书的驾驭能力,保持水准和风格的统一,因为书籍插图也往往是一套完整的设计。


      CA:请谈谈您对国内的出版物插画行业发展状况和现状的看法。

      STORYOF:我对插画行业的发展不太关心,因为吸引我的正是它足够空白这一点。说到现状,据我在书市的有限观察,童书绘本方面,国内的前辈新人都不乏佳作,虽然也大量充斥枪手炮制的粗劣读物,但基本上优秀的作品可以生存,这个行业看上去也留住了部分优秀人才。更面向成人的出版物方面,则不容乐观,可能是因为文史哲这些书籍以文字为主,插画的地位不高报酬更萎缩,因此很少看到出色的作品。用我的一段插画后记来描述:

      “我首先要谈到自己绘制中所持的一贯理念,即插画是绘者对作者的解读,某种意义上说,是陪同你阅读的伙伴,这个伙伴是否被需要,是否讨人喜欢,而据我所知,她在阅读中甚至时常没有自己的位置,这些除去读者的积习,更首先取决于绘者单方面的智慧和诚意。

      我看到市面上很有一些歪瓜裂枣,她们丑陋的依附在文字身边,举止浅薄,言语寡淡,实在不宜充当阅读的良伴。作为画她们面目可憎,作为插她们呆板无趣,是作一个添头都让人觉得累赘和碍眼的东西。

      她们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文字说过的,好像一场拙劣的模仿秀,不看也没什么损失。她们在举重若轻的严谨文字旁边恣意轻薄,或者在已经显出愚蠢的文字上叠加愚蠢。也有一些面容较好的画,却好像京剧名伶在歌剧院客串,被强行请到了文字的身边,扮演风马牛不相及各说各的尴尬。”


      CA:对于想进入出版物插画行业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建议?

      STORYOF:基于现状的建议:你可以同时争取杂志和书籍的约稿,杂志插画是短线可以用来为维持生计和保持手感,书籍的稿费周期比较长,但作为创作更完整。无论杂志,书商或者出版社,稳定的合作关系都非常重要,信赖感是逐步建立的。因为插画市场不规范,注意保护自己的利益,防止被利用热情,多数情况下稿酬等于尊重。但也要明白,有些给你创作动力的机会不应错过,利益受损,获得的进步却是自己的。基于我个人的建议:不要为了接活儿做插画,这个行业报酬不高,单纯为了挣钱的插画不值得做。市场不成型并不都是坏事,如果你希望自己保持边缘感,插画是很不错的选择。


      CA:请问您的灵感来源? 通过什么方式收集这些灵感?

      STORYOF:有一段时间我曾试图在生活中记录一些灵感的点滴,但后来发现这样的方式不适合我。我不是个很生活化的人,主要的启发来自于阅读,观察,和冥想。关于书籍插图,实际考验的是积累,这个角度说平时给杂志的零散插图可以是感觉的练习,做书的时候就不能依靠一时灵感了,需要找到合适的切入点,然后推土机一样排除困难的前进。总的来说,我觉得个人的素养和积累是一个水平面,决定了你没有任何灵感和发挥时所能保持的水准,也决定了灵感来临时你把握它的能力,这个比较重要。灵感从来是偶然出现的,把握它的能力却需要长期磨练,《约翰克里斯多夫》里曾这样描述:“凡是由直觉感应的作品必须靠智力完成”,这是对灵感和创作关系的最好诠释。


      CA:您平时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STORYOF:我大概没有特别的爱好,或者是自己没有感受到,可能有些东西本身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不能够有距离的称之为“爱好”。我习惯于阅读,观察,冥想。阅读包括书籍,画册,影视。观察包括和不同朋友的交流,以及浏览各种新闻八卦。冥想包括发呆和记录梦境。也许“有梦的睡眠”是我的爱好?实际上我在观察和冥想上用的时间太多,有些趋于浪费了,而阅读则不够系统和全面。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很多有待建设的部分,我想更了解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自己爱好什么。


      CA:将来的计划或打算。

      STORYOF:如果是具体的计划或者打算,很容易回答,我的下几本书是变形记或者动物农庄,以及作家朋友小意和荞麦的新作,我还想出一系列关于梦的书,因为我觉得自己用图文方式记录的梦境,是我目前最好的作品。也许我还会改变自己的自由职业状态,应朋友的邀请,去做一段时间大学教师。也许我会换个城市,也许我会去旅行。如果是个人的方向或者目标,则很难回答,不是生存必须的问题,却是真正重要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比多数人对此考虑更多,却仍然会陷于迷惑。我需要进一步认识和拓展自己。


      CA:如果可以让你重新选择,你想做什么职业?

      STORYOF:我想重新选择对我来说不是很有诱惑力。我要做的事情,应该合乎自己生活阅读表述的综合体验和需要。我想知道自己因何而来,如何自救,在认识自己的道路上,对我来说插画并不是特意的选择,它更多是类似一个工具,比如拐杖,能让我走得更远。


      详见数码艺术杂志2006第10期




      发表于 21:32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8-06-04 13:40:00  at   2008-06-04 13:40:00
      谢谢封零~~期待你的新作~~

      Posted by  封零  [ ] @ 2008-05-26 18:39:52  at   2008-05-26 18:39:52
      “卡夫卡,卡尔维诺,马尔克斯,乔治奥威尔,加缪”心有戚戚

      Posted by  封零  [ http://tuxingxiaoren.blogbus.com/ ] @ 2008-05-26 18:35:56  at   2008-05-26 18:35:56
      非常受益
      之前没有看到这篇访谈,向您发了邮件咨询兼职插画师的事,现在看来实在是多余了
      一直觉得文学是画师最好的灵感来源,不仅插画,很多纯绘画作品也是吧
      以前喜欢写诗,不过自认底子薄,写了几年暂时放弃了,于是退一步希望能为诗集作插画,还为此在诗生活申请博客发作品,寻找机会,结果发现博友多数也是业余爱好者,没人出诗集
      看了您的经验,我想我也有必要去登几个门了
      谢谢格里高尔!

      Posted by  赵丽华  [ ] @ 2006-11-23 09:42:02  at   2006-11-23 09:42:02
      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访谈!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12 18:59:12  at   2006-10-12 18:59:12
      嗯。谢谢。关于小意我其实只是对他胡乱猜疑。我不想我觉得自己礼貌。礼貌是我对面的那些人的品质。
      我只在乎自己表达,不在乎攻击着了对方或者攻击错了对方,我借攻击小意又把自己表达了一遍而已。
      关于傻X的潜质问题,你说的什么泛政治化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我们国家是有那什么问题的,这我早就知道,我年轻的时候还经常以自己知道此点为荣来着,年劲的时候有傻X潜质。现在我讨厌傻X们,但还是知道傻X们反对的东西是有它的问题的。但我认为自己能量有限,选准一个没有回旋的方向全力发射,并不会误伤或者过头,我就跟傻X干到底了,对他们对面那个东西的问题则完全不究。这样有助于发挥更大的生命潜能,更充分的实现人生价值。

      关于你在访谈中的态度和风格,你说的两点我都十分理解、赞同和佩服。另外我再补充一点,希望你跟我一样,有这样的愿望:不要让对面的喜欢说“我们是在玩”的轻佻的人看了你的较真的访谈后,觉得很优越,觉得你的轻真很可笑,很不牛逼,很没他们有魅力,等等,也就是说,在说话时,咱们除了要自己较真,还要对那些不较真的人,出招,做表情,咱们除了自己要谦虚谨慎,还要对那些轻佻的人出招,做表情,也就是说,除了要立咱们自己的,也要破那些我们的敌人的,或者说我们讨厌的人的,跟我们的风格相左并且意欲凌架于我们的人的东西。这是我这个人的特点,一般说,“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对那些攻击自己的人的最好回击”,而我不是这样,我非常渴望直接回击敌人。

      有了这个愿望,咱们的讲话,就有了轻松随意的余地。



      Posted by  蜂窝煤  [ ] @ 2006-10-11 17:37:07  at   2006-10-11 17:37:07
      严肃地搞笑,理智地荒诞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09 16:41:17  at   2006-10-09 16:41:17
      谢谢大家:D

      节日后好。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09 16:39:06  at   2006-10-09 16:39:06
      关于小意,这里面有我表述的问题,把意思说得过于直白和简单了,影响了小说的气质。我可以肯定小意没有讽刺什么的意思,在我看来讽刺是一种没有以美学为基础,所以创作应该尽量避免的俗手。(以下我没有完全想透,存疑)我以为荒诞首先是一种美,其次才是它要映射的意义(这意义当然也绝不能是讽刺),在小意的这篇小说里也是如此。

      另外我还想说一下关于傻叉的潜质,虽然和这篇小说无关,当然我和小意都有傻叉的潜质,关键在于是否保持警觉,和自己傻叉的那部分作斗争吧。

      再有关于反权力讽刺政府的冲动,实际上我还是常有的,因为我们是个泛政治化的国家,不受影响几乎不可能,有时候很难避免,我以前有这样一篇贴子描述这个:
      http://storyof.blogdriver.com/storyof/492216.html

      因此最初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网友反对央视,叫骂春晚,只是我现在认为这是愚蠢的,必须与之抗争。很多聪明些的人在这方面都缺乏自觉,我以为是邪火烧昏了头脑吧。泛政治化的糟糕氛围不是堕落的理由,我是这样想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09 16:10:55  at   2006-10-09 16:10:55
      to 杨不及:确实是有点认真了,自己也觉得涩,但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自己有很多不足,若想举重若轻容易变成轻佻,所以宁可认真一点,不藏拙也不露怯。这一点是主因。(大概也有性格所限)

      二是我不喜欢很多人在言谈中强调随意,动不动说我们是在“玩”,这种轻逸来得太便宜了,我就是要刻意和沉重一点。我不喜欢无信仰无目标反倒生出特别的自信,不入境界就圆满了,没什么它不明白的,这种务实的无赖姿态,所以特别注意有别,也是对自己的要求。我并不反对随意轻松点,也未尝没有这一方面的心得,只是我判断现在缺少的品质是“较真”,因此访谈中侧重。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09 15:36:06  at   2006-10-09 15:36:06
      to caoto:这个采访是msn交流后,采用邮件形式进行的,对方提出问题,然后我根据问题回答并组织文字的顺序。



      Posted by  northwhale  [ ] @ 2006-10-08 16:41:16  at   2006-10-08 16:41:16
      当老师去吧,值得一去。



      Posted by  红笺小字  [ ] @ 2006-10-07 13:21:56  at   2006-10-07 13:21:56
      看惯了抖小聪明耍小“幽默”的访谈,今天看这样的访谈录,仿若是一缕清风拂面。

      久没来了,问节日好。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06 16:55:20  at   2006-10-06 16:55:20
      另外那什么小意,为什么要写那么一段关于保护案发现场的情节,他是不是在讽刺什么,疯刺公安部门的办事方式或者对人民群众的僵化教育?我觉得要是为了描写人们对制度规则的畸型尊崇什么的,应该可以选择其它一些更愚蠢的情节来描写,小意这么写是不是也跟傻X青年们一样表现出对疯刺政府疯刺权力阶层(我不知道怎么概括他们讽刺的对象)的爱好?小意是不是也有傻X青年的潜质?



      Posted by  曼特莱斯  [ ] @ 2006-10-06 09:23:19  at   2006-10-06 09:23:19
      真是认真的人,你这样的态度去大学做教师一定比大多数做艺术设计教育的大学老师都做的好,学生的福音。很喜欢你的插画,特别喜欢“偷”。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04 12:02:06  at   2006-10-04 12:02:06
      文很对题.没有答非所问.不象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些人物接受采访时那么文不对题,自说自话.
      你这既是对采访者的尊重,也是自己头脑清醒,象"治学般"的秉性使然.
      但是不是答得太认真了,太尊重了,玩世太恭了,不够荒诞.



      Posted by  caoto  [ ] @ 2006-10-03 10:25:04  at   2006-10-03 10:25:04
      这个专访是怎么做的?当面采访还是回复邮件的形式?
      多读书的人文笔就是不一样!赞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