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洗头  |  首页  |  访谈:图与文之间的暧昧  >>
       
      2006-09-26
      赵丽华  -  [ ]

      关于赵丽华诗歌的两个发言:

      1,这个区别在于个人,虽然大家都可以模仿她的诗,但赵丽华只有一个(假设真的只有一个)。就如同你不能在杜尚之后把小便器送进艺术馆(这个比喻用滥了但易于理解)。

      这样的作品我认为是应该把受众考虑进去的,其中也包括了戏仿,无论你是否轻慢,加入这个游戏就构成了这个作品的一部分。赵丽华需要承受她将要承受的,因此她的诗有重量,戏仿者止于起哄,因此没有重量,这个是区别。

      回到这个诗本身是否有价值,我觉得这样的东西具有可替代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角度和思路,而意义并不见得在单个的诗歌本身,它本身可以是游戏。如果有很多观者因为这些诗歌产生廉价的优越感,或者群起而攻之,那么只能说明这些观者太傻而且不自知。

      虽然我几乎还不了解这个事件,但我基本可以认为赵丽华的诗,也是一块不错的试金石,大约有不少网络蠢民又要在上面栽倒了。

      2,查了一下,戏仿成风啊。然而网友们的作品大多做作又无趣,显出思维的寡淡。这样一比较,网友们觉得是反讽么,我看是它们自取其辱。反倒凸现出赵丽华这些诗本身的价值,节奏和韵味我现在是有些喜欢了。

      其它艺术比如绘画也有类似的创作,其实说它们是糊弄人,比如大师其实是哗众取宠的废人,这个说法很可能不妥。因为现在自以为是的傻叉儿童远比缝制皇帝新装的裁缝多,太多猥琐的家伙抱团起哄伪装成廉价的真话勇者们,整天幻想着什么复杂的东西后面是简单的花巧,对权威或专业人士可以一蹴而就的轻易戳破。

      但要说这类创作都是天才臻化境界的杰作,也不妥。因为类似的东西很多,甚至观念上可以相互替代,很多随意而生的变化是增加了艺术的可能性,但并不需要尊崇和膜拜。如果带来趣味,可能性和多样的角度,不足以带来变革,那么毕竟是游戏之作。只要创作者和推广者表述自己有恰当的诚意(有别于投机),那么作品本身至少是有趣的。

      无论赵丽华是什么(因为我还没怎么去了解),它充当了触发愚蠢的开关,再次证明网友是傻叉那是一定的。




      发表于 02:04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牛奶  [ ] @ 2006-12-26 12:28:44  at   2006-12-26 12:28:44
      这个。
      话语。
      好听。

      写诗的中国人。
      怎么。
      没有了。
      五言七言的。
      多了。
      装叉的。



      Posted by  赵丽华  [ ] @ 2006-11-23 09:35:53  at   2006-11-23 09:35:53
      来拜会!
      并感谢!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1-03 19:52:10  at   2006-11-03 19:52:10
      要更正一下。

      我昨天说,我要把你说的“我们很多因为忧患产生的智慧,也许是不必要的”,改成“我们很多因为忧患产生的智慧,也许是很有价值的。”

      我不该这么给你改。我这么给你改,是因为没明白你说的“我们很多因为忧患产生的智慧”的意思。

      你的意思其实是指我所不感兴趣的那种世故的智慧,那种关于技巧和得体和智慧,所以你说这种智慧也许是不必要的,是在另一个层次上被抛弃了的,你这和我的意思是一致的。我也觉得这是没有价值的。有了阿沙阿娇,我们的这些智慧就显得“不必要”,“在另一个层次被抛弃了”的。

      我觉得“也许有价值的”智慧,其实是指,我们在用我们的办法应对种种境遇,历经尴尬与痛苦及等等苦难的过程中,生长出来的那种超越这种应对本身的智慧。比方说,在这里能出作家,艺术家。就算成不了家,那些挣扎着,努力着,上进着的灵魂,也显现一种魅力,作为一组信息,存在于宇宙中,似乎是一个价值。

      有了这个价值,他们和阿娇阿沙比,也许就可以不输了。

      我在这里说了太多的话了,累人累己,以后再讨论吧。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1-02 17:58:53  at   2006-11-02 17:58:53
      只是我好象比你更注意、热衷一件事,就是:世界上有阿沙阿娇存在。他们在面对一些境遇的时候,不需要技巧,得体,不需要什么反应不反应。在不知不觉中就对了。我热衷于欣赏这种美。然后同时研究我们怎么来做我们的技巧或者反应的事业。以及统计哪些人毫无建树,笨拙不堪,不求上进,哪些人冲劲十足(如黄圣依),天生神力(如李亚鹏),经验丰富(如很多人。这种纯靠世故的经验和平庸的智慧使自己炼成得体之身的情况我基本不感兴趣)。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1-02 17:47:27  at   2006-11-02 17:47:27
      yeah.
      我必须告诉你,在我们的爱好中还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你可能不知道它们是相同的。
      比如这个:“我始终希望人性中脆弱的部分以及不得不面对的境遇,可以用智慧经验之类的东西去超越或化解,我的观察点是不同的人,遇到不同境遇的时候,会如何反应以及应该如何反应,还有反应产生的后果,包括那些最尴尬,最坏,最痛苦的时候,应该怎样超越,自我保持和矫正,以及对抗,通过观察这些,达到理解,原谅,也许自救。”
      这太相同了。
      我的爱好就是这个。

      我观察到了有一种人,他们不需要这种努力,以阿沙阿娇为例,她们使我仰望。我也知道,我,以及很多人,我们天生不是阿沙阿娇,所以可怜,苦难,我们需要做这种事业,也就是你在上面文字中说的那个事业。你完全准确了表达了我的爱好。

      我们常常做得不好,所以很丑,有的做得好了,就能很了不起,也许比阿沙阿娇更有价值。这正好就是你说的“我也不知道这是幸或者不幸,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上的忧虑,我们很多因为忧患产生的智慧”。只是你接着说“也许是不必要的”,我想改成“也许是很有价值的。”

      所以这些忧患的,扭曲的孩子,有的很丑,有的就搞出价值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农民,纪敏佳,王啸坤,黄圣依,章子怡,这些人,我有的赞美有的讨厌的原因。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1-02 00:19:26  at   2006-11-02 00:19:26
      另外,这里的生存状况要比香港台湾的复杂很多,我们见到的多数人都是忧心忡忡,性格被很多东西扭曲,没有无忧无虑的成长空间,很难产生心理强壮健康的好孩子,我也不知道这是幸或者不幸,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上的忧虑,我们很多因为忧患所产生的智慧,也许是不必要的,或者在另一个层次被超越抛弃了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1-02 00:05:24  at   2006-11-02 00:05:24
      是的,我大致能理解你说的,虽然我看莱卡很少,也没有看舞林那个,但我觉得你描绘准确,这些微妙的部分,我在看电视或者八卦的时候也经常可以感受到,但是我很少试图归纳或描绘这一方面,因为很吃力。如果说我们的爱好有何不同,我想可能是我还不能从自己性格中比较软弱的地方开始,我的观察是基于防御心理的。

      具体到春树,她确实和twins不一样,她没有很健康阳光的成长经历,事实上她是很狂躁感的人,我接触过但不了解她,但肯定也是有些病态的(无贬义)。为什么会说到技巧,得体,因为我始终希望人性中脆弱的部分以及不得不面对的境遇,可以用智慧经验之类的东西去超越或化解,我的观察点是不同的人,遇到不同境遇的时候,会如何反应以及应该如何反应,还有反应产生的后果,包括那些最尴尬,最坏,最痛苦的时候,应该怎样超越,自我保持和矫正,以及对抗,通过观察这些,达到理解,原谅,也许自救。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1-01 23:39:49  at   2006-11-01 23:39:49
      哦.
      1,春树是阿沙阿娇到底一样不一样,不是重要的,我注意到了世上有这样的人,你也注意到了,这是我表示高兴的.谁认对了人,谁认错了人,此时是次要的问题.
      2,但看了你在这里对你欣赏春树的解释,我才发现,你欣赏春树的方式,与我欣赏阿沙阿娇的方式,还真不一样,你所喜欢的那种人,与我喜欢的那种人还真不是一个东西.你欣赏春树的是"技巧","得体".不是"境界""天然",而我之前看到你说"浑然一体",就急着以为你说的是和我一样的东西了,看来我高兴得太早了.
      不知道是真因为春树真和阿沙阿娇不一样呢,还是你对我观察到的那种东西没观察到,你只能把属于"境界""天然"的东西,也理解成"技巧""得体"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1-01 22:44:31  at   2006-11-01 22:44:31
      to well:因为字数限制,我把对你的答复单独写了。

      to 杨不及:我觉得春树和twins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过这涉及对个人的观察,你新文章中说的,我大致理解而且能感受到,包括以前关于莱卡的一些,贵族,农民,聚会等等,这种微妙也是情绪上很大的负担。不过我提到春树主要是因为感到她技巧上可取,是相关的各种应对中比较得体的。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1-01 17:41:19  at   2006-11-01 17:41:19
      不要轻言告辞,天下的女傻X,那是千万个你,我见到一个亮X的,就见到了你。



      Posted by  well  [ ] @ 2006-11-01 13:46:23  at   2006-11-01 13:46:23
      哦哦,这位杨不及同学开始人身攻击了么。你确实应该仰慕twins,因为文明礼貌对你来说太高级。对人的尊重在你来说不过是“对同志像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吧,文明的底线不存在,嗯?
      告辞。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31 22:06:35  at   2006-10-31 22:06:35
      一激动,就忘了本来来这儿要说的事。
      storyof对春树的欣赏,跟我最近一个帖子里提到的对阿沙阿娇等人的欣赏,是类似的吧。我当时的用语是:这不如天然自在的阿沙阿娇那么好看。这些健康强壮的孩子,总有办法与不合理的外界和睦相处,没有尴尬,没有暗角,不见接缝,令人仰望,那是很美的。
      我认为这是城里人比乡下人的不同,或者富裕幸福的人家的孩子和穷人家孩子的不同。

      我看到storyof观察事物确实有着和我一样的爱好。
      我们好象爱好着同样的领域。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31 21:58:25  at   2006-10-31 21:58:25
      请女傻Xwell继续亮X。
      一见女傻X亮X,我就激动。
      一见女傻X亮X,我就想拿出锣来敲,拿出相机来拍啥的。



      Posted by  well  [ ] @ 2006-10-27 10:44:32  at   2006-10-27 10:44:32
      你不需要区别独立思考和不思考的结论,只要他们一致就够了。所以你的独立思考就一定要与众不同,而持相同的观点自然都是猪。这种话居然能出自一个有智力优越感的人之口,果然优越感都是靠不住的。
      皇帝的新装么,我的结论自然是皇帝早就被推翻了,这世界哪里还有世袭的天然的神圣的不可侵犯的权威?
      以诗而论,诗经本来就是用文字记录人民的语言创造(注意,我用了人民这个词,我不认为这个词因为“暴民“多了就丧失了它原本的意义),中间这段略去不论,到了今天,任何一个非文盲也对“面朝大海”“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些诗句耳熟能详。这种情况下又何来赵丽华诗句的韵味之说?这种糟糕的韵味在我看来可以自娱自乐,但是在文学上毫无价值。
      每个人眼中的美是不同的,《恋爱中的宝贝》在我看来就挺不错,不过把它当作恋爱电影放在情人节播出当然会犯众怒。然而近年的几部大片在艺术和商业上同时失败,这一点我和多数人的意见一致。
      我对你的意见就是你把大众看成猪,把创作者当成皇帝和国王。你说你不是国王,那你是谁?国王的卫兵?猪身上的跳蚤吗?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26 15:23:41  at   2006-10-26 15:23:41
      to well:在皇帝新装这个把戏中,国王有国王的荣耀,裁缝有裁缝的专业,说真话的儿童烂了街,传播的都是谎言,你替我得出的结论又是什么。

      我显然不是国王,我没有高高在上到可以被网友倍感安全的意淫,反而尝试着要你们付出点代价,为什么不把你们面对国王都富裕的优越感,展露一点给我呢,假如真那么货真价实。

      在我的另一个比喻里,你的一些见解让我看到你嘴边来自食槽的残渣,因此你是否猪不重要,只是在这几段对话中,我并不需要把你们细致区别。

      然后关于与众不同有没有故意的成分,当然有,正如一个人向善要经历虚伪,求智慧就要践踏过自己的愚蠢。但是不同只是一个参考坐标,你在这篇博客中仅看到不同,我们交流的基础已经不足。

      关于卑贱者最聪明,最大的误读就是以为卑贱等于聪明,所以这里卑贱非但不是贬义,相反是人手一份的荣耀兑换券呢。



      Posted by  well  [ ] @ 2006-10-26 10:32:57  at   2006-10-26 10:32:57
      算了,我也不是来吵架的。你怎么判断我与我无关,我怎么判断作品大概也与作者无关。我只是惊讶于你的品位如此与众不同因此疑心你是故意(或者潜意识的)与众不同罢了。
      既然人人都是傻子,我当然也不会觉得你一定错误我一定对,反之也是如此。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真理又不掌握在命定的人手里。
      不同之处在于我认为谁都是卑贱者,或者没有卑贱者这个概念。不知道你是根据什么得出大众是卑贱者,你、赵丽华、陈凯歌等人是国王的想法的。也许是尼采的超人意志论么。



      Posted by  well  [ ] @ 2006-10-26 10:21:08  at   2006-10-26 10:21:08
      恩,你是国王,我是猪。你都下了结论了,我还有啥可说的?你有这种打滚的特权,国王么。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25 18:58:14  at   2006-10-25 18:58:14
      to well:蠢话可以在别处横行,在这里不行。

      先说你的第一段结论,是错误的,因为我喜欢批评,也认可批评的价值,网友对赵丽华或者无极那不是批评,是撒意症。关于大众,则有不同的定义,我们这里主要讨论的是网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是拿自己还当作群众的时候(尤其是“一个”群众),卑贱者最聪明,这是当他们知道自己是卑贱者,而不是兴奋于可以在国王面前做秀的时候。因此正确的定位,包含必要的自我认知。

      再说你的第二段结论,我的发言很清楚,我觉得赵丽华语感很好,也有韵味,另外还阐述了我对类似作品的观点,对自己负责的一些价值判断,有褒有贬,然而你竟看到的是:赵丽华确属大诗人。可见你和网友们的目力,都是何其糟糕。你们观察一样东西,大概是以能不能一同滚到泥水里为限。

      我对诗歌不太感兴趣,只知道这是又一块网友开拓的新乐园,这样下去,猪们迟早在所有能吃的东西上面打滚。

      关于无极,我对你说的对不起不感兴趣,我不知道你代表了谁,多半是群众和专家的混合身份,卑贱者同时又是跃跃欲试的儿童,还把审美跟政治搅成一团,因此我建议你先弄清楚自己是谁,你不是暑期不是电影不是大众不是票钱,当然你是网友。



      Posted by  well  [ ] @ 2006-10-25 17:23:38  at   2006-10-25 17:23:38
      敌视到觉得赵丽华确属大诗人,无极对得起它清空同期暑期档电影对得起大众的电影票钱这种地步倒也罕见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23 20:43:03  at   2006-10-23 20:43:03
      其实是对不地道的批评者和傻X的大众的敌视.
      请勿草菅我们的敌视.



      Posted by  well  [ ] @ 2006-10-19 14:58:25  at   2006-10-19 14:58:25
      你对创作者的褒奖是一贯的,对批评者和大众的敌视也是一贯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10-09 23:14:53  at   2006-10-09 23:14:53
      形势多变啊,最开始诗人们群起而攻之的时候,我以为他们再次成全和挽救了韩寒(类比白陆高),发展到现在,却不然。我看了些诗人和相关闲杂人的博客,目前我以为韩寒是完败了。当然形势也未必不能扭转。

      他不及春树(虽然两人无正面交锋),因为内心有计较,不真诚,患得失,因而露怯。有限的反击都是小机巧,少见智慧,而这次明显有取悦求助于众傻叉的言语,确是极大的堕落。诗人方,尹丽川也不及春树,因为仍然有故做的架势,强出的气焰,也就有破绽。春树浑然坦荡,虽然没什么出挑的言语,但表现不错。沈杨为首的一干人的确老辣,杨黎半守半攻,置于不败,沈胜在勇猛,虽有破绽但以攻代守,这二人组合很完美。目前来看韩寒反击乏力,托词不恋战,我猜他佯笑之余,应该觉出失落才对。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10-04 11:59:41  at   2006-10-04 11:59:41
      我觉得他没这么清醒.没人有这么清醒.这个小孩,我不愿意把他说成这么清醒,成熟,好,不然更增嫉妒.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9-29 19:31:43  at   2006-09-29 19:31:43
      韩寒的位置大概也决定了它的态度,比如它会感受到来自传统文坛的压力,因此它写了这些,叛逆的快感可能还是主流,鬼混的事实则被故意忽略了。

      因此傻叉们的矛头指向其实和它一致,他大概还是愿意有一场革命,比如文化领域的改朝换代,就算未必利用群众,至少不会去主动违逆它们。因此这些老人家被打倒,或者诗歌被嘲笑,虽然它也许能看到是愚蠢的力量作祟,也会窃笑而不是喝止吧。

      可能它不在意这种愚蠢其实是失控的,所以未想过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去约束和引导它们。或者它还以为自己可以驾驭这种愚蠢,或者至少不会被这些愚蠢左右。



      Posted by  杨不及  [ ] @ 2006-09-29 01:28:43  at   2006-09-29 01:28:43
      都不用试金石了,只要听他们爆发出一阵声音,就知道他们又犯傻了.

      我在这里看到了韩寒的这个态度,这和我对韩寒的印象是一致的,他越来越不负责任了,越来越将就自己与广大傻X一起鬼混的生活了.
      他表达的这个态度,"对写诗的人充满了不屑",这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是我所欣赏的韩寒的部分,而且刚好我也对诗从来欣赏不了.但我觉得韩寒在这里说这个话是为了和傻X们谋求立场的一致.凭他的智慧,他本来可以在对赵丽华表态时发表其它看法,例如,他可以说,大多数批评赵丽华的人,都属放屁,这是符合他的智慧也是符合他的脾气的,但他不这么说,他说了一个"我对写诗的人充满不屑",这种既没说谎又跟傻X们谋求了一致,既跟傻X们谋求了一致又跟本案无关的话.



      Posted by  梦游无踪  [ ] @ 2006-09-28 15:47:41  at   2006-09-28 15:47:41
      有火药味的言论呢。赵这人,我刚从网上看到韩寒对她的话。他的态度是,对写诗的人充满了不屑。其实看到这种对不同立场持不尊重态度的人,我们也可以不屑的态度相对待。



      Posted by  人猫  [ ] @ 2006-09-26 05:03:23  at   2006-09-26 05:03:23
      啊,不玩了



      Posted by  storyof  [ ] @ 2006-09-26 04:55:48  at   2006-09-26 04:55:48
      打比方从来不是很准确的表达方式,我选择一个比方,旨在说明问题的一面,不要以为其它的意思也可以从这里引申。在比喻上延续思考通常是有害的,因为试图建立牵强的一一对应关系。



      Posted by  人猫  [ ] @ 2006-09-26 03:36:25  at   2006-09-26 03:36:25
      假如杜尚对小便器玩上瘾了那是什么呢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