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河流的梦境片断  |  首页  |  小茶包  >>
       
      2007-04-28
      杨丽娟  -  [ ]

      一段时间以来,因为上头的封口令,视线内的杨丽娟事件逐渐平息,然而我仍然觉得不能原谅,媒体和大众再次对个体施暴的丑态和恶行。 私下我和朋友交流了很多,但由于这段时间过于忙碌,始终没来得及写完整的文字。我只是在msn上挂了些短句,以敦促相识们应有的良知,鞭打相识们可能的恶行。这些短句依次是:

      “疯狗一样迫害杨丽娟的人们”(这也是我的第一感受,曾多次疯狗一样的人们,再次疯狗了);

      “凡用笃定口吻谈论杨丽娟的都是傻叉”(人们在看到个体特殊命运时的反应速度真令我惊讶,他们迅速归档,迅速消化,以便把这件事情带来的负压排出体内,疯狂追星,逼死父亲,你们用笃定口吻谈论这件事情的表情真让我恶心。);

      “杨丽娟在为一些人们自己‘不懂事’时曾遭遇的无情和冷漠买单”(这一个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我看到孟静博客时想到的,对不懂事还妨碍到他人这么厌恶,是怎样的一种心理投射呢。我看到她说杨丽娟不值得可怜时,我想会有这么一些本性敏感善良的人,需要将自己遇到的那些挫折和伤害消化成理所当然,渐渐认可在世上生存必须的法则和代价,谁也不该幸免,因此做不到同情这样一个杨丽娟吧。虽然我完全不了解孟静。);

      “凡从追星角度阐述杨丽娟的都是傻叉”(我厌烦了这个角度,宁可用这个粗暴而远不够精确的判断表明我的态度,至少能抽打那些只要提到杨丽娟,势必用大段动情或明理的文字,讲述刘德华如何无辜的傻货)。

      这些msn签名也许有一些效果,因为大多交流都是因为相识们看到我的签名,主动询问引起的,而那些也许被刺痛了的沉默者,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期间曾经有媒体的朋友大概是看我关心这个,甚至约我写篇关于杨丽娟的稿子,我直接推荐了杨不及的文字(个别措辞略有删改),不过终究因为封口令没能正式刊出来。

      却缘分未尽。又收到一篇文章(提到杨丽娟)的插图稿约,朱大可的论流氓复兴(新周刊)。理论有,却高高在上,并无对异己的关怀,兴趣是剑指某处,用意不在杨丽娟。于是个体的特殊命运还是忽略不计了,真切的痛苦被抽象为现象的一环。看明白我就画了,只取他一点意思,这是插图有限的权力。

      结果不是好画,用心不够,时间不够,画完有歉意。没有传达出那些面目的狰狞,表情的无稽,没有传达出对杨丽娟的相对理解和认同,没有传达出这个事件里面的深切创痛和悲哀。金质的偶像还是受了朱大可理论文字的影响,不过我画的时候,想得更多的是杨不及那句“我们不是要说杨丽娟对,也不是要说杨丽娟错,而是要说,你的嘴巴慢一点;我们不是要让刘德华见杨丽娟,也不是要让刘德华不见杨丽娟,而是要说,你先看看,你的脚步慢一点,先不要上去维持秩序,保持刘德华西装整洁,等等。”

      不能用来献给谁,对自己也不是一个交待,大致是一个停留在表面的应景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