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格里高尔  |  首页  |  关于妒忌的梦境  >>
       
      2010-03-16
      火车上  -  [ ]

      上铺是个丰满少妇,带着淡青色口罩,不算顺滑的披肩黑发,大概一米七的样子,脱了外衣后肩膀宽平,显出骨架不小,胸部显眼的尖耸着,探身整理上铺时就有些夸张的悬在我面前,只是毛衣样式老旧,不怎么贴身,胸口就堆作一大团,看不出形状。腰腹明显有肉,厚而饱实的一层,但仍显柔软,并不胖,只是有些壮硕。大概走得急了,口罩里有粗重的气息起伏,不知怎么给我一种扑面而来的牲口气,或说是生命力旺盛的肉欲感,联想到女人的虎狼之年。后来她翻身上床的时候,整个上铺发出吃重不过的吱呀声,靠过道的床边明显向我塌陷下来。

      整个旅途中她只要站着和坐着,就很少摘下口罩,但打电话时还是让我看清了样貌,跟身形是相配的,有些粗糙的五官,高鼻子厚嘴唇,看得出骨骼棱角的面庞,也许年轻时不乏艳丽,现在五官却有些向四边松弛了,是一种被生活充分浸泡,显得放松,辛劳而顺服的变化,看上去不怎么有精神,被尘世的烟火味熏染得暗淡无光。

      对面下铺的中年男子有种精明世故,但不怎么得志的表情,警觉厌倦,挑剔而收敛。到睡觉的时侯,他两次调转头脚,似乎有意跟我错开方向,而且始终将卧铺房间的门留着一条缝,这透出的光亮令我睡得不怎么实在。此时他正在靠窗的内侧坐着,女人就一屁股坐到他的床位上给老公打电话,虽说只要没人躺着就可以共享下铺的床位,这在火车旅行中很常见,但女人对床主男人的拒人神色是完全失察的,就着这迟钝,她大咧咧的坐着,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机上。

      手机的声音很大,我甚至都能隐约听到那头的语速腔调。女人大概是出差,就着惯性仍心系家里的男人,打过去对方还在单位玩,女人半娇嗔的埋怨“我出门,你开心了吧”,男人回话特别慢,一听就很不专心,还问“什么?”,克制的心不在焉,估计心里暗念“出门了还烦老子”,但表面还得应付一下。女人说“你别老在单位玩游戏了啊”,语气带着训斥孩子般的嗔怪,那头诺诺的。对男人来说,不愿回家,应该是觉得待在外面比较有意思吧,女人怀着一厢情愿的自欺----我察觉到这种刻意,愿意想象男人是贪玩孩子气,其实呢,他就是觉得跟女人两个待着没意思吧,只是这真相双方都不愿承受。

      女人又说“别老玩了,回头又腰疼”,我听到电话那头的语调,忽然由涣散变得敏捷,男人抖擞精神,不知说了什么下流的亲热话,估计多半是“腰疼还不是日你的”之类,女人显出和年纪身形有些不符的小儿女情状,娇笑着说“讨厌,你怎么这么讨厌啊”,这幕很似旧文艺作品中的氛围,做作却有些落伍,让人觉得女人保守而笨拙,使用了一个借来的反应。

      男人由心不在焉变得注意力集中,或许是他本能意识到了截住女人话头的良机。他借机说的一句亲热下流话,成了对话的结束点,算是一个交待,一笔税款。没有这一句,就始终差了点什么,仿佛两个陌生人游离在彼此之外。提及曾有的肉与肉之间的联系,摩擦热气和体液的回忆让两人再次重叠为一,双方都被这暂时的重叠哄得安了心,男人如释重负,女人见好就收,再叮嘱了一句“你抓紧时间好好玩”,就心满意足的结束了对话。这句有些可笑的叮嘱,又是一个在双方关系中失势的自我哄骗,女人有些怏怏的故作大方,仿佛男人的玩耍真归她掌管。

      旅行的别离让女人拿起电话,试图温习彼此的联系,她想要征收的税款或许是关心和爱,以此来填补自己,但男人却可能倍感压力,无力给予,因为他同样放弃了自己,和女人共享一段庸俗关系,两个空虚灵魂的叠加可能更让他苦不堪言。不同的是,基于性别男人总是比女人对感情多一点游离,少一点专注,一旦他意识到自己并不相信,也就很难提供,他比女人多了言不由衷的压力。亲狎提示彼此的肉体占有,对男人来说,是可以承受的敷衍,对女人来说,是暂以止渴的代方。

      在男人的敷衍中,这维系就若有若无,女人的不安始终无法得到真正缓解,两人之间的陌生本质慢慢揭开,也许用足够久的时间,女人会在无所依附中坠入虚无,被恐惧淹没,也许她本该意识到狭隘残缺封闭的自我,自我意识的浮现将是自救的开端。但溺水的本能会让人胡乱捞起什么,以逃避虚无的恐惧----尤其是一直不面对它的惩罚,凡俗中有太多纠缠能提供给人虚假的存在感,即使那些失意到自杀的女人中,也很少能看到出于虚无的自觉,多半仍然沉溺在对他人情感的依附和勒索中不能自拔。

      男人敷衍女人,女人对着敷衍满意,这就是通俗意义下的男女常情吧。

      补充:

      荞麦麦 说:
       嗯,我看看
       我怎么觉得她是打给……情人的……

      格里高尔 说:
       那应该也差不多少

      荞麦麦 说:
       跟老公肯定不是这么讲话的

      格里高尔 说:
       。。。。
       有道理,婚姻应该连肉欲都灭完了才对
       现在肉欲还在,虽然估计也有厌烦心理了,但愿意说,那多半是情人

      荞麦麦 说:
       对啊,婚姻的话肯定开口问的是孩子的情况或者家里衣服有没有收之类的!

      格里高尔 说:
       靠
       还是你懂得多啊,真是错判

      荞麦麦 说:
       …………这是常识唉……我看她开口第一句就知道不可能是夫妻嘛!

      格里高尔 说:
       我见的人还是太少了

      荞麦麦 说:
       嗯,间接经验总是比直接经验反应慢

      格里高尔 说:
       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个女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荞麦麦 说:
       是啊,从他们的对话里,真是栩栩如生啊……
       再叮嘱了一句“你抓紧时间好好玩”……老婆绝对不可能这么跟老公讲话嘛……肯定是对情人讲的!

      格里高尔 说:
       不过情人在单位玩不是挺好吗

      荞麦麦 说:
       她表示关心,怕他腰疼

      格里高尔 说:
       反正可以看出来一点就是了,这是段相互还愿意付出的关系,所以还是活的关系,当时我是觉得这点最可悲
       但意思的方向就不是老公了,我再补充一段吧

      荞麦麦 说:
       嗯是啊……




      发表于 06:36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 ] @ 2010-05-01 21:45:47  at   2010-05-01 21:45:47
      两个未婚青年的讨论。。。
      这是完全可以发生在夫妻之是的对话,如果没有孩子的话

      当然估计这关系里是有厌倦的~

      Posted by  storyof  [ ] @ 2010-04-11 20:31:38  at   2010-04-11 20:31:38
      谢谢,谈不上洞察,只是观察和思虑过多吧,哈哈

      Posted by  楠木  [ ] @ 2010-03-24 12:14:01  at   2010-03-24 12:14:01
      看新周刊好几年了 看你的插图也好几年了 等看这篇文章才知道你是个如此细腻的人 喜欢你的想象力~~~外加过人的洞察力!

      Posted by  storyof  [ ] @ 2010-03-20 15:34:36  at   2010-03-20 15:34:36
      哦你好麦子!

      Posted by  灰色木马  [ ] @ 2010-03-20 00:02:31  at   2010-03-20 00:02:31
      真细腻,看得身临其境的

      Posted by  麦子  [ http://hi.baidu.com/maizi7 ] @ 2010-03-19 13:01:10  at   2010-03-19 13:01:10
      像场电影的片段,除了色调,还有气味儿~
      链接好多年了,头次冒泡留言,呵呵~~

      Posted by  storyof  [ ] @ 2010-03-16 18:57:57  at   2010-03-16 18:57:57
      大概是吧,不过反正无论男女还是男女关系我都已经一股脑儿低估了~~

      Posted by    [ ] @ 2010-03-16 18:29:58  at   2010-03-16 18:29:58
      “不同的是,基于性别男人总是比女人对感情多一点游离,少一点专注,一旦他意识到自己并不相信,也就很难提供,他比女人多了言不由衷的压力。”以我的经验,你可能过于高估男人了。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