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好久未见性专栏之三  |  首页  |  山中旅店  >>
       
      2010-04-11
      头两天  -  [ ]

      这次出门除了最后一天回程外,恰好十天。

      第一天:

      没买到就近时间的火车坐票,但无意耽误,只要在餐车随便点些东西,站票一样可以坐一路。

      餐车上明明空落落的,我却故意挑被占了一边的对座,主动问道“有人吗”,女人回答“没有”,我就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大概是宅久了,有些畏惧陌生人的心理,才刻意尝试这样对平常人来说简单的小事,果然一路心神不宁,如芒刺面,简直手足无措,自己都觉得自己蠢不可及。

      坐下来几乎不敢直视对方,放下行李又跑开几次,扮作有事的样子,回坐时跨步过大,几乎要失去平衡差点没坐到椅子上。车开了人满了才安稳下来,打量过去。对面的女人有些显老,方脸,皮肤粗糙五官松弛,带上墨镜对手机嘟嘴扮可爱,居然可以冒充略有姿色的样子。随后就是拿手机和姐妹们大讲,语言乏味,笑点很低,但欢快和熟稔的气度倒是真实的。有时感染到我的嘴角也要翘起来,赶紧收住。

      回到南京后和桑桑谈到此事,说我自我意识过剩,对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太在意,心态停留在青春期。这个心理投射甚至扩展到了他人,我不仅自己常觉得尴尬,对别人的尴尬(可能实际不存在)也常感同身受。

      从火车上下来,睡眠不足的关系,脚步虚浮,阳光炙人般的明亮,烤下来有充能的错觉,周身漾起暖意。手背晒过太阳后,有股淡淡的甜腥味。我辨认出,这味道大概类似常年在田间耕种的农民,只是后者浓烈得多。

      下午走街串巷,好玩的是路边安了许多隐蔽的音箱,制造出街头巷尾隐约评弹声,走近却无人的恍惚效果,如果半夜这般肯定有见鬼了的惊觉。随行吃了些糕饼之类不当饱的东西,傍晚就刮起了大风,早早回到旅店休息。床铺不知是什么棕绳绷起来的,横着一条一条,正好卡着肋骨。本着在外旅行就不讲究了吧的心思,直到天亮才睡着,没几小时又醒了。夜间一阵胡思乱想,似乎得出什么结论,醒来又悉数推翻了。

      第二天:

      上午出门又是一个好天,去苏博的莲花池边看水观鱼,水面开阔敞亮,波光散成均匀的碎屑,简单却让人看得入神,池边是规格整齐的现代建筑,连竹子都老老实实的占着一方。

      新馆连着忠王府的旧宅,高高低低的檐角,框起层层进进的错落庭院,卵石和泥地相间,散漫阳光笼着树峰竹影,活石死水布在墙荫,不由不仰慕古人的清幽识趣。只是始终有各种难看的现代设备刺目扎眼,仿古的游览标牌表面融入,却无时不在提示,这古宅早已是一具标本。偌大的宅院里,到处干干净净,再无半点生活痕迹。只有一处游人止步的小院,远远晾着几件衣服,地面似有未经装修严整的斑驳水迹,半敞的黑色侧门内,有吴侬软语的聊天声,可能是馆内人员的一小处住宿,反倒令我遥想古代的忠王府,或许有一星半点是这个样子的吧。

      看到文徵明栽下的紫藤,如今攀爬到两层高的整个铁架(想必是后支起的),这么个景点味十足的地方,古藤上虽有绿意,我却想象不出生机,就好像抚摸一尊木雕,愣了一会儿神,怎么也想象不出当年这个院落,文徵明栽下它的时候,是如何护理施肥,在春夏之际,又是如何坐在藤边喝茶望天的。院角大约少不了花具,墙外还该有大树和虫鸣。

      又想起大学时建筑系的集体偶像安藤忠雄,想起日本电影里人文和自然贴近的诗意。

      午饭后到园林走了走,阳光正好,在假山高处坐了下来,临着不大的一方池水,绿汪汪不动的水面。脚下一株自假山斜伸出去的玉兰花树,树干有铁架半支着,大丛树冠的玉兰花就盛开在我头顶的斜上方。不少游客在远处朝这边拍照取景,说不定我只好随着这玉兰花,入了不少人的相册呢。捻起几片洒落在地面的花瓣,指尖好像隔了一层皮肤,凉凉润润,撕开嗅,有种感觉可以入食的清洌粉甜的香味。就几乎待了大半个下午,直到太阳渐沉,风有了微微凉意。

      余下的时间,跟朋友找地方吃饭喝茶,然后就坐车去了杭州,只2小时的路程,比火车要快得多了。因为市区的青旅无房,索性上山,住到了灵隐寺旁的白乐人家。的士司机不认得,问人才找到白乐桥。下车就听到桥下的潺潺水声,过桥步行到旅社,晚上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路悦耳的水声。




      发表于 20:21 引用(0) | 编辑



      评论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