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头两天  |  首页  |  不知在哪里  >>
       
      2010-04-12
      山中旅店  -  [ ]

      旅行并非如我想象。

      第二晚:

      到朋友帮忙预定的山中旅店已经快10点,旅店有某种似曾相识的暧昧,和一些特色咖啡馆茶馆类似,局促空间里特意做出来的浓缩格调,谈不上整体风格,却有来自各地的小摆设混搭点缀,似是对旅行或漂泊的提示,正如留言小册子上写的:“老板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没错,难怪有那么多人的终极目标就是开一间这样的小店,压缩与存载自己的私人记忆和趣味,仿佛一件纪念品,仿佛余生已结。

      小门厅无人,我趴在柜台望向过道的尽头,楼梯间的地板上放着几盘扁烛,暖光摇曳,空气里有某种精油或香料的味道,可能有安神的作用,却不能让我感觉适应,闯入这样一个氛围,总觉得墓气,有种懒洋洋的放逐和沉沦,很难描述。

      旅店养了两条白色的大狗,一只远远卧着,一只就近踱过来,这是我喜欢的,俯下来摸了好一会儿,毛有些脏,许久没洗澡了。半天老板从里间走出来,办了登记,意外的是不要押金,我有些小人的暗咐,这是拿准了生人难跑,还是基于信任的卖好呢。又觉得住店的本质是流水过客,无论起名叫宜居或如家。西式管理的连锁店倒还好了,这类家庭式的小旅社,刻意营造出舒适随意的人情感,却有因掩饰而更深的无情。

      思量原因,还是归咎于自己软弱和中国人变态,中式经营的假人情味儿是为了令客人放松,我却忘不了萍水相逢的本质,反倒绷得更紧。西式服务中没有什么宾至如归这套,人和人之间始终有适度的距离,中国人强调人情,可人情哪是水龙头一样随意开放的,强行作态至麻木的背后,反而更冷漠。

      因为周末人太多,结果定的是最豪华的大房间,进门被满屋的墙纸唬了一眼,四面墙都伪装成西式书架的样子,其实只是等比例的图片。最里面是半透明的浴室,装修粗放,玻璃门大约有点变形,每次打开到某个角度就发出一声巨大的裂响,提示我这毕竟还是在山里,总有因陋就简之处。进门的侧柜里有几本杂志和闲书,房间正中是一张过了两米的大床,正对着电视,电视架上还有dvd机以及一些音乐的散碟,大约是旅店颇文艺,多处迎合住客的小情调。

      有点饿得狠了,出门找到唯一还开着的一家土菜馆,点了番茄炒蛋和葱烧鳊鱼,陆续还有不知是否附近做工的人群来吃夜宵,旁边一桌两个男人,还有女人抱着孩子,不论老板怎么撺掇,四个人只点了很少的几样小菜和啤酒,有种理直气壮的窘迫。直到我那条颇有斤两的鳊鱼上来,一个人吃都有些不好意思,其中一个男人大概看眼热了,也跟老板加菜,要同样一条鱼。

      吃完回住处。一个人睡在旅馆我常会烦恼于可能的梦魇,需要开灯与电视才能入睡,其实在家也一样,外出就越发明显,有时夜晚好像受刑,因想到白天还得消耗体力,会感觉焦躁。于是磨蹭到午夜,借着几天没休息好的困意,直接关灯睡觉,一鼓作气,对面的dvd机却散出幽蓝耀眼的光晕,起身关了电源,侧身睡发现门底溜出一线恰到好处的暖光,这间房就在靠门厅不远的过道,想到两条大狗就在门外,一觉香甜。

      第三天:

      醒来就快中午了,洗了个澡。约好大早就骑车上山来看我的意达,中午才到,叫苦连连,说透支了一个月的运动量,而且沿途被人嘲笑。等看到她那辆小车才明白,轮子大约就相当于十寸披萨,难怪了。

      朋友到了之后,一天的行程就变得不必费心,感官稍钝,神经稍缓,但好久没见的朋友还是会令我紧张。好在意达也是散漫的人,而且恐怕也在暗暗忧心冷场,竟然随身带了几本书,说是喝茶时无聊可以给我看的。

      出门看到昨晚没看清的环境,临山建的小村子,都是白墙黑瓦的三层小楼,数道顺山而下的溪流从村中横过,沿路桃红柳绿,水声潺潺。两人推着小车摇摇晃晃,到附近的咖啡馆吃午饭,点了正当季的油闷春笋。又端了桌椅到门口晒太阳喝茶。咖啡店老板是个长相和打扮都很清爽的男人,气质沉稳,系着围裙屋前屋后的伺弄花草,往来邻居走动,有时调笑打趣几声,最好玩的是老板对一个女人说教:怎么那么懒,你就是躺在床上做爱也要花力气吧。那女人委屈的回到:所以我也不做了啊。

      阳光太明亮,午后困倦。意达带着墨镜,我就只好用手微微遮着,闭上眼睛红茫茫一片,有时回应她几句,耳边一直有一簇簇分不清远近的鸟叫声,斜靠着把脚架到桌子上,一会儿就昏昏欲睡。




      发表于 23:00 引用(0) | 编辑



      评论
      Posted by    [ ] @ 2010-04-14 20:22:36  at   2010-04-14 20:22:36
      琐事也写得好看。厉害!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