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of 的博客,联系(msn):storyofo@hotmail.com
       TAG     返回首页  
     

        访问统计  
     
    日历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历史存档
     
         
      相关链接
       

         
       
       



      Blogbus.com



      <<  山中旅店  |  首页  |  4月21日  >>
       
      2010-04-16
      不知在哪里  -  [ ]

      原先以为旅行是抛下一切,这时觉得更似被一切抛下。

      第三晚:

      下午就搬去了稍便宜的房间,在三楼层顶,有些像阁楼,天花板不高,颇明朗的橘色墙面,窗户开在半墙,猫腰往外探头,伸手就能摸着仿瓦片状的黑色屋顶斜面。随后意达坚持要带我下山吃晚饭,于是经历了一系列的堵车,排队,最后打车上山竟然在路边足足等了两小时。

      回到住处,想起顺道要办的公事,打电话过去却没能顺利约到人,莫名的陷入惶恐。几天来默默遭袭的安全感,忽然大方位塌陷。究其原因,似乎都是极细微的理由,甚至自己都难以归纳,出门在外的不安定,难与人言的心结,对旅店氛围的不适,和朋友相处的些许尴尬。加上此行本无目的,却忽然因公事被抽空而陷入茫然。

      第四天:

      依然阳光明艳,独自一人骑着意达留下的小车闲逛,沿路骑到白乐桥,拽着小车到桥下,这是昨天就惦记要来的地方。在岸边坐着,隐没在灌木和杂树的荫处,阳光只在远处的水面灼灼发亮,脚下是顺流而下的山溪,哗哗作响,有台阶一样凹凸起伏的溪石,被冲刷得平整温润,泛青色表面盖着一层水膜,在石与石的棱角间隙处,则拗出小小的涡流,我想再过亿万年,流水能不能把这里冲刷侵蚀成一片光溜溜的斜坡呢。

      气氛不如想象中好,有不少看似无害的飞虫在身边打转,想到夏天衣服穿少时,就该不好受了,少不了有些大束的枯枝,凝聚在溪水滞流之处,略觉残败。这样独自坐了半晌,始终有另一个我在鉴赏此刻的自己,使得此行流于做作。往溪石的光滑表面上丢一些小石子,看它们撞破水膜,在石面上稍作停留,就踉踉跄跄的被溪水冲走。又摘几片叶子或小枝,丢在不远处,看它们缓缓飘来,忽然在水面的落差处被加速推动,急速卷走。

      动了骑车下山的念头,悠悠转转,随路下坡,经过一个大院,里面有大块经过修剪的苗圃,和只剩单边的简陋篮球场,居民在钢制的栏杆上晾晒衣物,看到不少年轻脸孔的消防官兵,身着迷彩,在建筑之间的木质长廊内坐着看书,让我想起大学时军训的样子。

      拿出手机骚扰朋友们,说“山上真悠闲啊”,收到一些类似于“靠,我也想休假”或者“羡慕啊,多吸收点地气”之类的回复,欣慰于自己虽茫然,此行对他们却不失意义。

      后来就不知骑到了哪里,没有遭遇意达那样的回头率,虽然我骑这辆小车更不协调,但可能始终不如女孩骑着来得乖巧吧,突兀有余,可爱不足,行人的眼光自然就不屑停留。

      拐上田间土路,经过几个正在拍婚纱照外景的人,穿过几围林荫,眼前展开一大坡往高处蔓延的茶园,顺着窄窄的小道,在半人高的茶树间推车前行,到土坡的顶部,有石碑上写着西湖龙井四个字,往坡下就看到湖面了。阳光正盛,不着急去湖边,就在高处的石凳坐下来。身旁立着一个金属外壳的太阳能灭虫器,有点古怪的未来感,四四方方,通往内部的凹槽处干干净净,不像有什么虫子掉进去过的样子,眯眼看,底部黑乎乎的,但似乎也没什么虫尸。侧面敲击空空作响,从均匀排列的圆孔望进去,里面还有网膜覆盖,也看不出所以然。

      一家人经过,下坡去湖边,我也推车子远远跟了上去,小女孩不断回头看我,不晓得是不是胆怯,女人跟她说了好几遍“人家不是在追我们”。估计这家人就住在不远,并不是来游玩,而是在湖边找了块空地,打起羽毛球来。

      这只是一小块山间湖面,能看到对岸马路上的公车,和熙熙攘攘感觉燥热的人流,好在这边只有零零散散一些游人。湖边的一块厚实草丛中,两只土狗打闹得正欢,我在适当的距离看它们亲昵,互相拨弄和啃咬对方的脑袋,犬牙开合交错,看似吓人,实际却很有节制,好像人在接吻时不停吞吐试探的舌头,又轮流占着上风。一会儿有人经过,它们两只就窜起来,快得好像迸射出去,却不是被惊走的,而是一路继续追逐扑咬,显然兴致并未被打扰。 

      到湖边的一处亭廊休息,几柱深的空间,因此内部幽暗,廊外阳光就极明艳。亭廊周围绕着小片竹子,略略贴着屋檐的地方,漏出几线阳光撒在竹干上。在木质的廊凳上仰躺,阳光下储存的暖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要睡着了,却觉得有些冷。坐起来,到几小块岸边延入水中的小土坡走了走,看沉入水中一截的树木和铁链锁起的小舟。下午才3点多,早春的太阳就有些淡了。

      沿湖边的山路走进树林,开始还骑了一小段,铺满枯枝败叶的路面太颠簸,于是下车推行,几步就有被淹没的感觉。身边都是高高低低的大丛树木,头顶天光遥遥,被切割得有些惨淡,时而山中悠长鸟鸣。推车走了大约半小时,还没有尽头,树隙深处望不见人迹,不知这一路通向哪里,太阳大约也快西沉了,忽然有些着慌,恐怕林间有蛇,捡起一根趁手的枯枝,搁下车子跑步去探路,不一会就远远看到个抱狗老人,回头推车再赶上来问路,得知马路就在不远。又觉得无聊,暗想这不就是中山陵一带的野路吗。

      想起前一晚在市内,感觉中国的城市建设处处雷同乏味,更不消说南京和杭州同属江南,伺弄游人的景点我是不想去,而自然风貌,大概山也差不多少,水也差不多少,树种花种也类似,连我的心境都是一样烦乱陈杂,无从脱困,我怎么感觉自己还没离开南京呢。




      发表于 19:47 引用(0) | 编辑



      评论



      书写评论
       

      © 2002-2005 Some rights reserved: www.blogbus.com